瑞典失竊

和警察打交道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會傳真 -

近來,三個中國遊客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以下簡稱瑞京)受到冷遇一事在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孰是孰非,一時怕難定論。不過,中國使館以日接兩至三起華人遭竊案為據,指責瑞京治安欠佳,似非誇張。我是過來人,不由得回憶起三年前在瑞京這個傷心地遇竊蒙難的落魄經歷。

事實上,2015年的歐洲之旅是我與妻有生以來第一次踏上歐羅巴土地,瑞京又是我們的第一站,可謂興致勃勃,充滿期望。2月14日(星期六)中午落地,大巴進城,很順利找到離老城區不遠的民宿房,放下拉桿箱,背起雙肩包,就與妻子去逛街尋幽。傍晚時分我們到一家麥當勞就餐,與妻子分坐火車座兩側。偏巧此刻內急,我把雙肩包放座位上,就去小解,心想反正妻子就在正對面,應能有所照應。

離開幾分鐘 背包被偷

不料等我幾分鐘後返回,雙肩包已不翼而飛,而妻子則彎腰弓身,幾乎把頭埋在她小小的手機上全神貫注搜索資訊,對失竊竟毫無知覺。雙肩包裡有我的護照、駕照、剃鬚刀、手機、信用卡與近200美元現鈔,可謂一家一當全在裡面,一下子如泥牛入海,端的如何是好?我趕緊追出店外,自然已不見任何可疑影蹤。又在店堂內四處查看,也一無所獲,只好向店堂經理報告。他能有什麼高招?無非是拿起電話報警,又給我們指路,要我們親自去警局立案。

好在警局不是很遠,步行約20多 分鐘便到。此時近晚8時,警局已鐵將軍把門。我們打門鈴,一位中年女警官開門把我們引進她的值班室,和藹可親地詢問案情,又迅速地在電腦上打字備案。我問她,麥當勞店堂內應有監控錄影,能不能要求電視台像美國一樣把在電視上播放錄影,求助公眾一起來識別竊賊?她回答,錄影是有的,但瑞典不允許電視台這麼做,失物者至多只能打電話到失物招領處去查問。她讓我們使用她的電腦設備列印出我儲存在電郵中的護照影印件等檔,又親自幫我們打電話到美國大使館詢問護照處辦公時間,然後友善地提醒我們,星期一是美國的總統日(Presidents Day),大使館不辦公。她交給我們一份警局開具的書面失竊報告,連同一紙失竊物品 清單,這些都是到大使館補辦護照必需的。最後她一直把我們送到樓下,揮手道別。至少就我們自己與瑞典警察打交道的經歷來看,他們的表現是很專業的,無可挑剔,並且不像僅因我們持的是美國護照而特殊對待。

女兒貼心 安排好住處

幸虧妻子多了個心眼,堅持把她的護照、電話和錢包分開監管,所以才能當夜立馬用她的手機與已在倫敦等候我們次日去會合的女兒掛上鉤,讓她把原訂次日飛倫敦的機票趕緊退了。同理,依仗妻子尚存的小金庫,我們才能打車回到住處。民宿的女主人是一位白髮猶太人老太太,她聽完我們的遭遇後,一面忙不迭地講述她年前被上門盜竊 的經歷,也算安慰我們不要太懊喪,一面又主動表示,她可讓我們在她這裡免費再住兩天。我們感謝她的同情,但謝絕她的好意,因為我們的女兒還算有點神通,已安排我們次日住到她在瑞京的一個朋友處,那朋友次日正好出差去外地,房間可騰出來。女兒又幫我們連續打電話取消了我遺失的幾張信用卡。原計畫只在瑞京待一晚的,這下可好,星期二才能去大使館,看來得準備三到四天的持久抗戰。好在瑞京高大古老的皇宮、老城區整潔的石板路和兩旁別具一格的各式專賣小店,新城區熱鬧的商場和別致的歐式樓房,還有大名鼎鼎的諾貝爾博物館與市政府大樓等都是值得一去之所。市政府大樓可自由出入,但參觀大樓內每年一度舉辦諾貝

斯德哥爾摩美國大使館。 (Getty Images)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