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安澤談未來:

建立由下而上經濟體系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時會代傳故真事 -

問自己,我看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我看到的最大問題是那麼多的金錢、精力及才華都走向了東西兩岸,並沒有到像愛荷華這樣的地方。即使是生長在愛荷華的人,許多時候他們覺得必須離開,去尋找較好的機會。這是我當時看到的問題,我想我們可以做一些事。我捐了12萬元,並開始打電話給我有錢的朋友們。我問他們,「你愛美國嗎?」精明的朋友問,「如果我說是,這意味著什麼?」我說,「至少1萬元。」足夠多的朋友說他們愛美國,我們湊足了25萬元的經費。今天「為美國創業」(Venture for America)有至少25倍於此的經費。成千的年輕人申請了VFA,上百的人到了全國各地的城市,幫助成 立了公司或幫助新創公司成長,這是我過去七年所做的事。

「川普為什麼贏?」

我是個企業家和解決問題的人。我很喜歡數學。我這麼說是因為有人告訴我:和唐納.川普相反的人是一個喜愛數學的亞洲人。今晚我將用數字來告訴大家所有的故事。我將回答過去兩年困擾大家的問題,也許是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唐納.川普在2016年贏得愛荷華將近十個百分點?同樣的,為什麼他可以贏得密西根?俄亥俄?賓夕法尼亞?密蘇里?為甚麼他甚至贏了威斯康辛?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答案在數字。再一次,我愛數字,我從 數字中挖掘。我找出最直接、最相關的是:在越多工廠因自動化而喪失了工作的選區,越多人從藍色(民主黨)轉為紅色(共和黨)。唐納.川普今天成了我們總統的主要原因很清楚,是因為我們在密西根、俄亥俄、密蘇里、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自動化了400萬個製造業工作,其中包括在愛荷華的近4萬個工作。你們當中有多少人認得過去幾年在製造業中失去工作的人?我相信許多人認得幾個。在工廠關門後,我看到了這些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一個支持者)米奇告訴我他的城鎮愛荷華州東北部的奧爾韋因發生了什麼事。當工作機會消失時–轉為絕望的人很快地讓藍色(民主黨)變成了紅色(共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