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結救銷量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日會本傳看真看 -

如此,從800萬份跌到只剩600萬份,它最主要從2014年安倍晉三上台後,明顯下滑。專業型、針對精準讀者的《日本經濟新聞》,當兩大報面臨衰退潮時,它的銷售量並沒有跌落,直到2011年才開始首度出現銷售量下滑。但《日本經濟新聞》應變速度極快,它在2014年推出數位版閱讀,並且大量製作數位專題,先以數位專題(尤其是圖解新聞)打頭陣,在網路上宣傳,也順便「廣告」報紙即將刊登更詳盡的專題,來吸引 習慣網路閱讀的讀者。經過一年多的變革,《日本經濟新聞》銷售量才稍微止跌回升。事實上,《日本經濟新聞》從2014年起的變革,跟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數位變革有異曲同工之妙,它們把紙媒戰場往數位戰場開拓,只是數位專題呈現形式與目的不同,美國紙媒的做法是製作全新、完全符合數位閱讀的大型深度專題。而《日本經濟新聞》採取的方式是「圖解新聞」,它的數位專題是 用簡單易懂的動畫、插畫來拆解報紙上生硬的調查報導。而且數位專題是做為報紙專題的「前導」使用,讓人看完深入淺出的圖解專題後,忍不住想看報紙上資深記者的撰文分析。日經的做法是希望把習慣數位閱讀的讀者轉為報紙讀者,依然希望拉抬報紙銷售量。台灣的《天下雜誌》、新興網路媒體《報導者》都使用過「前導」數位專題。

理想、點閱數間掙扎

排行老四、老五的《每日新聞》與《產經新聞》發行量與銷售量則在二、三百萬份上下,也逐年緩步下滑。幾年前曾拜訪過《每日新聞》,它們的記者也跟台灣報社的記者一樣喪氣。他們每天除了要撰寫報紙刊印的新聞以外,也要產製網路即時新聞,為了追求點閱數與高流量,每天在點閱數與心中理想的新聞之間搏鬥掙扎。他們的記者無奈說:要高流量,天天網站首頁刊登裸女照即可,但新聞良心不可能這麼做。以前在日本地鐵、公車上,很容易看到拿著報紙閱讀的人,現在幾乎變成人人滑手機。日本之前曾調查,還會每天看報紙的人只剩下四成,男性又比女性多,而且集中在40歲以上,其中60歲以上的人超過七成天天看報紙,而二、三十歲的人只有三成的人天天看報紙。而女性也是集中在五、六十歲的人才天天看報紙。若再詳細分析,報業擔心的不是「年輕人不看報紙」,因為年輕人本來就很少看報、買報紙,消失的

明星木村拓哉與工藤靜香的女兒koki今年春天才剛以模特兒身分出道,就登上全國各報廣告。(翻攝自日本新聞協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