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書俱老俞爾科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思淵堂語 -

來,得稱為書法家者,其實並不多。「書法是小道,但有大學問。」書法既講用筆,也重風格。前者是基礎,是法度。例如顏真卿書寫「祭侄稿」,正處於悲痛欲絕心情,一氣呵成,哪裡顧得上考究技法,卻字字精正。他回顧學書時前輩的教導:童子功很要緊,陸儼少、沈尹默稱之為「第一口奶」。起始學歪了,就很難教好了,學書時間長也改不過來。草書最難,龍飛鳳舞的時候,就看基本功。但草書也是一個書家之個人風格最能表達的方式。書法是心畫,好的書法,是花費了極大的精力、掌握了技巧之後,在不經意狀態下寫出的,「書中無假」。 俞老師的草書,堪稱當代一絕,如他以「懷旭」為字所標舉的,繼承了懷素、張旭的風格,最重中鋒運筆,筆墨厚重而結字飄逸,「用筆千古不移,但型態可變」。正是在此認識中,他認為所謂「海派」精神即容納四方各種流派和風格,陶鑄萬象。他舉例說,米南公之「集古字」,到後來自己面目見矣;沈尹老臨百貼,形成獨特風格。俞老師之稱「書法是道,不僅是法」,包含了書道的休養、人品、見識。而他是一位實踐此道的謙謙君子。數年前,我和北美書法家協會會長新德兄與老師交談,得知,以他的輩分和成就,竟然沒有開過一次個人展覽,頗為感慨。如今海 內外書畫圈風氣,可正相反呢!我們說服老師,以「正大氣象,海外傳承」為題,舉辦一次書法展。雖然老師說,書法是小道,但有大學問。其實這個「道」並不小,學問更大。以我的理解,除了書藝和人品修養之學問外,也是把「雲淡風清,得大自在」(新德語)的風骨傳播於社會人群,推動文明的舉措。我們的社會太急躁了,需要「修」和「養」。

乃作詩為賀曰:金風何適意?俞翁望更孚。正脈遵道行,卓識納海圖。從心始發軔,五體俱妙書。積點乃成線,致功法不孤。晉唐向追慕,神會臻太無。厚重中鋒貫,飄逸氣韻足。得字緣懷旭,風骨尚墨竹。柔謙真君子,雅醇實鴻儒。歧黃起靈秀,桃李映真如。群賢二室聚,德藝四海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