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賀卡 日本人懶得寫了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日會本傳看真看 -

誰來陪伴日本2019年的新年?答案是傑尼斯偶像團體「嵐」。日本郵局前陣子公布2019年年賀狀啟動儀式,象徵大家可以開始郵寄年賀狀,祝賀元旦新喜了。由當紅偶像「嵐」的二宮和也擔任代言人,「這是平成最後一年的年賀狀了」,二宮和也把年賀狀明信片投入郵筒中。每年元旦期間,日本人的郵筒大多會躺著一疊拜年的明信片,而且多到必須用橡皮筋綑綁起來。但這幾年還會郵寄拜年的明信片的人越來越少,年輕人開始透過LINE或是其他社交軟體拜年,已經不做「親筆寫上對方姓名與地址」的事情 了。

整個30年的平成年間,拜年明信片件數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二,只剩29億張,也就是說平均一年不到1億張的拜年明信片,等於日本人平均一個人還收不到一張明信片。比起昭和時代,平均一人會收到三、四張以上的拜年明信片少了許多。

明信片拜年 二戰後風行

日本人透過年賀狀拜年,大概可以追溯到奈良時代,貴族之間會透過書信拜年,他們會親筆寫下思念與祝福的詩句,然後請奴僕送到對方家中祝賀。而日本郵局正式推出「年賀狀」-拜年專用的明信片, 則是從1949年二戰後開始,當時高峰期平均一人的寄送量達500張。郵局推出的制式「年賀狀」有兩、三款,可寄送給不同輩分的親友,且逐年發展到「幾乎不需要寫賀詞」,年賀狀上的賀詞與圖案,豐富得足以表達自己心意,只要填上對方姓名與地址就可以寄出了。有段很長的時間裡,「年賀狀」還可以兌獎,每張年賀狀上都有編號,元旦時收到一綑親朋好友寄來的年賀狀,一邊看著朋友捎來的祝福賀詞,一邊對獎,是挺有趣的日本元旦風景。為了讓親朋好友可以如期在元旦當天收到年賀狀,每年10月開始, 日本的書店、文具行以及郵局就會擺出各式各樣的年賀狀,制式化的年賀狀多了,便出現「客製化」的年賀狀,出版商推出利用電腦或智慧型手機製作年賀狀的書籍與光碟,民眾可在家自己編輯列印,還能因此帶動歲末印表機的銷售量呢。其實,日本人寫年賀狀其實非常麻煩,圖案與祝賀詞都不能馬虎,尤其日本是一個必須說「敬語」的國家,不同輩分使用的語言不同以外,年賀狀書寫有許多規矩,包括要記得寫日本年號,不能寫西元,每個段落要空格或隔行之類的規矩,多如牛毛,因此寫年賀狀苦不堪言。

30年的平成年間,拜年明信片的件數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二。(新華社)

日本當紅偶像「嵐」代言平成最後一年的年賀狀啟動儀式。(取材自微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