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說吳伯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思淵堂語 -

元。從布拉加回到里斯本後,火車站離原住宿的旅館幾個街口,吳伯開往機場,車資為8.04歐元。其中的差別,不就是「誠實」(或許應該說「不誠實」)的價碼嗎?但吳伯的「道德」一定比出租車司機高?未必且不相關。在葡萄牙的幾個地方,出租車行業都在和吳伯扭打,有的街道遊客多,法律只允許出租車通過。我想紐約也是如此吧,吳伯對出租車行業形成巨大的壓力。紐約很不幸地發生了幾次司機自殺事件。這,既是現代數位電子時代改變傳統行業的一種表現,也關乎出租車業本身的經營之道。後者服務品質有偶然性,變數大,和司機溝通困 難;外來客陌生客遭遇更不如。總之,乘客在知情權、服務品質、行車路線、車資上,完全處於被動。出租車司機對於一個特定乘客,基本上做一次性生意,既無法追蹤,亦無信譽紀錄予以參照制約,則司機個人的職業責任權重不成比例地增加,此運作機制實不合理,為司機帶來了同樣不合理的個人道德壓力。而這些不足,在於吳伯,似乎都翻了個身,個人的商業信譽,在制度和科技的制約中,被最大可能地正面發揮。出租車業面臨藉科技轉型的挑戰和機遇。

凌晨5點即起,離開布拉加.奧古斯塔旅館前往火車站。街頭無人,更無車輛,但吳伯依舊靠譜,三分鐘就到了,五分鐘抵達火車站。若以吳伯為例,比較人治和法治孰優孰劣,話題也許在「閒話」之外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