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吳兆南同台飆戲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城市傳真 - 林東

北美洛杉磯作家協會會長彭南林博士轉來楊強大哥大作---「永遠的人間國寶吳兆南」,驚悉京劇表演藝術家兼相聲大師吳兆南去世的噩耗。我和吳叔相知相交超越半個世紀,他在我心目中是位德高望重的良師益友,遺憾得很,我沒有去送這位心目中敬重的長者最後一程。這個月以來,似乎對影劇界流年不利,摯友「大俠岳華」走了,香港影視大亨鄒文懷也走了,回想當年我和邵氏電影公司簽約,又無條件讓我提前解約的是鄒文懷和何冠昌,如今他們都不在了。80年代香港影視紅星藍潔瑛死在家中多日也無人知曉,就如「娃娃影后」李菁的悲慘結局一樣。如今吳叔也離我們遠去,嘆人生聚散無常。

為善至樂 敬業樂業

我剛來洛杉機,盧燕大姐邀請我去京劇票房玩,認識了吳叔,往後有幸多次和吳叔同台演出京劇和話劇,從吳叔身上學到許多東西。他的確稱得上是徳藝雙馨,他的戲好不在話下,生動自然,只要他一出場,一舉手一投足,都會吸引觀眾,絕無冷場。記得有一次和吳叔合演「鳳還巢」,他演朱千歲,我演雪雁,兩個人都是冒牌頂替去相親,在洞房時穿了幫,吵將起來,我大叫大跳,大耍潑賴,一不小心,整個頭套掉下來,引得哄堂大笑。我一面撿起頭套,乾脆打歪戴上,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扮醜扮到底,豁出去了,就對他說:「你看你把我氣得怒髮衝冠」,他就接著說:「哎呀我的媽呀,這樣的貨色,我可不要,退貨。」我馬上回他一句,「你以為老娘是K-Mart的貨色嗎,俺是貨物出門,概不退貨。」觀眾們當場樂翻天了,以為戲原本是這樣安排的,其實是我倆臨機應 變,才不致尷尬和冷場,這就叫默契,香港人管這個叫「執生」,與吳叔同台演戲可以說是過足戲癮。有一次為洛杉機老人中心籌款,我請吳叔來助演,他當時不在加州,我打電話去台灣邀請他,他二話不說,馬上趕回來,因為是慈善演出,他自己掏腰包買來回機票,演出完他又馬上趕回台灣去辦事。吳叔為善至樂的精神,令我非常感動。還有吳叔的敬業精神,也值得後輩們學習,即使是排練,他也從不遲到和早退。

扶掖後輩 不遺餘力

我初來洛杉磯時,此地只有一個京劇票房,後來出現了許多個票房,可說百花爭鳴,百家齊放。眾多票房都邀請吳叔合演,可見他人緣之佳,面面俱到,很少聽到吳叔口中批評別人的不是。我來美數十年,工作和生活接觸多是洋人,平時用中文的機會不多,有時有些中文字忘了,發音有錯誤,吳叔會熱心地糾正。他演話劇同台有些是業餘演員,入戲比較慢,他會很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和他們排練,扶掖後輩,不遺餘力,所以我說他是位徳高望重,受人尊敬的慈藹長者。吳叔很照顧國內來的演藝界的朋友,特別是京劇界。著名京劇演員李寶春來洛杉機時,就是在吳叔的牛肉乾工廠工作,幫他辦戲。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童芷苓來洛杉磯住在吳叔家,幫她辦過兩台戲。要知道,在洛杉磯辦一台商演京戲可不大容易,主要是售票問題。因為在美國看京劇的觀眾,多數是中老年,許多是退了休的,或是移民來美和兒女團聚的,數十元一張票子對某些沒有收入的老人家來說,可能是吃力些;再說好些老人家不開車,要等兒女有空接送才能來 看戲。所以商演的戲售票比較吃力。不同票友們票戲,通常是票友自己掏腰包辦戲,自己包票子請親友們來捧場,讓自己過戲癮。所以說票友玩票是在玩鈔票。

記得1989年6月,吳叔請了一批國內非常有名的昆劇表演藝術家來洛杉磯演出,當天剛好此地一些華人團體舉辦聲援「六四」的活動,有聚會,又有遊行,沸沸揚揚的,當天許多華人都去參加,結果演出時劇場冷清清的,似乎台上演員加上音樂場面(樂隊)比台下的觀眾還多。如此慘澹的票房,吳叔除了在金錢上虧損一大筆之外,更令吳叔尷尬的是,演出完畢第二天,演員有一半腳底抹油,開溜了。他是主辦人,不知該如何向上海昆劇院和中國文化部交代。吳叔本 人很少對人提起那次尷尬的事。好在中國大陸仍然對吳叔很尊重,一直稱他為國寶,在台灣,吳叔同樣有崇高的地位。他在海峽兩岸和美國有許多弟子,桃李滿天下。在他90歲時,他的弟子為他賀壽,非常熱鬧。當時的歡樂情景,歷歷猶在眼前,可惜如今已天人永隔。吳叔您一路走好,我們會永遠懷念您。後記:今年陸陸續續寫了好幾篇悼文,悼念影劇界的好友們,計有悼念:徐玉蘭、傅全香、李菁、岳華、吳兆南。本來還想寫一篇悼念鄒文懷先生,在邵氏公司,除了邵逸夫先生是大老闆,他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但今年寫悼文已經寫得有些麻木,回憶起前塵往事,感慨萬千,實在寫不下去了,希望這是今年最後一篇悼文。

吳兆南是個博學多才的相聲大師。 (中央社、本報系資料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