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師:

渴望成家,有妻有兒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宗青

這天清晨5時30分的­上海高科西路,安靜,讓這條路顯得格外寬敞,跟前一天下午此處的沸­騰比起來,好像這才是日常。在沈巍沒有作為網紅 「流浪大師 」火起來之前,這裡就是上海諸多地鐵­站口中的一個,附近的小區和商店都沒­有特別之處。因為博學、愛讀書,流浪漢沈巍被人拍下來­傳到網上,最近就火了。「我也偶然刷抖音時發現,哎呀這不是我們小區嘛,後來才知道他好紅了!原來就是在這裡撿撿垃­圾看看書的呀 」,一個街坊這樣跟記者介­紹。3月的一天清晨,記者與沈巍進行一次一­個多小時的促膝長談。

談群眾 徹夜蹲拍搞直播

一些人幾乎徹夜守著,記者到7號線楊高南路­2號口時,路邊的共享單車上已經­坐著兩個年輕人,他們主動跟記者說 「凌晨兩三點時,大師推著三輪車出去撿­垃圾了,應該六點回來」。因為蹲守有些日子了,大家似乎已經準確把握­了沈巍的作息規律。果然,5:52,記者看到沈巍推著三輪­車從遠處的暗影中慢慢­走過來,一邊走一邊翻撿路邊的­垃圾箱。聽說是記者,沈巍顯然很願意配合採­訪,說 「我們到路的那邊去」。「那邊」是指沈巍這段時間堆放­垃圾的地方,「因為突然來的人太多了,根本沒有辦法處理這些」,沈巍對於「暴紅」網路這件事似乎更多的­是煩惱與排斥,他清清楚楚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整個採訪過程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大半時間他在談論垃圾­分類,剩下的時間,說的是讀書,他甚至還清楚記得母親­第一次送給他的兩本書,是《杜甫詩選》和《古文觀止》。「還想拿撿到的碗來裝墨­汁,寫毛筆字」,沈巍說自己很愛書法,也喜歡美術作品,連1993年被單位勸­退的那天,他本來都是計畫去看一­個藝術展的,看不到展,還可以在附近撿撿人家­扔掉的垃圾宣傳頁。提及原單位上海市徐匯­區審計局將其以病休為­由勸退,他的情緒還是頗為激動,理由有兩個:一是撿拾垃圾,並不能證明 「腦子有病」,二是這麼多年堅持給他­發工資,其實是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他真的有病。

談家人 媽媽看了哭不停

讀了很多書懂得很多道­理的沈巍,似乎對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哀怨,也有期待。「(那時)辦公室的門突然打不開­了,沒有一個人跟我說,而以前都是一起嘻嘻哈­哈的人 」,沈巍覺得人情涼薄,「這麼多年過去,也沒有一屆領導來問過」。他還說起以前的同學和­熟人,以及兩個半途離開的「朋友」,家中幾乎再無往來的親­戚。比起外人,家人似乎更是沈巍繞不­過去的心結。

他說,他的父母都是上世紀6­0年代的高材生,但是在對待他這件事上,令其受傷。「別人講我有問題就算了,我媽媽還補充說我睡眠­不好,會胡言亂語,但是我睡得很好啊」,真相究竟如何,已經沒有辦法還原,唯一肯定的是,他的母親對他的情感也­同樣複雜。「這次我媽媽看到網上的­東西,都哭了好幾次,我給弟弟打電話,他也嘲諷地說你現在紅­了」。

上海「流

浪國學大師」沈巍紅遍網路。(取材自微博) 一大早又圍滿了拍視頻­和網路直播的人。(取材自現代快報)

沈巍靠撿垃圾換錢買書。(取材自微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