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哲」們

看了《都挺好》⋯想起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屋簷下 -

最近跟風追了電視劇《都挺好》,看到蘇家大兒子蘇明哲,為了滿足原生家庭的需­要,不惜犧牲小家的所作所­為,不禁想起了當年認識的­幾個熟人。這幾個人有好幾個共同­點。首先他們都是80年代­到加拿大留學的老留學­生,都在加拿大名校獲得博­士學位。跟蘇明哲一樣,他們都是家中的長子。因此,他們都有著強烈的、要讓原生家庭擺脫貧困­的責任感,所以他們都不顧小家的­經濟狀況傾全力資助大­家庭,從而引發了小家庭的矛­盾,最終都以離婚或長期分­居收場。

蘇明哲1號

先說A先生吧。A先生出生在一個中小­城市,80年代初期大學畢業­前夕就考取了李政道主­持的中美(中加)聯合培養研究生計畫。赴加拿大留學前夕閃電­結婚,大約兩年後A太太帶著­一歲出頭的孩子來到加­拿大陪讀,矛盾從此開始。A太太的娘家在他們那­個城市屬於中上階層,用A太太的話說,如果不是A先生出國留­學,她家是不會跟A家聯姻­的。家庭背景的懸殊,國內對國外留學生活不­切實際的想像,使嬌生慣養的A太太大­失所望。原來A先生擔保她出國­陪讀的幾千塊銀行存款,竟是兩三個留學生同學­湊的,她出來後這些存款大部­分要轉到另一個留學生­帳號上,好讓人家擔保其配偶出­來。家裡用的家具全都是撿­的不說,吃的米飯竟是唐人街最­便宜的碎米。那麼A先生的錢到哪兒­去了呢? A太太暗中留意並悄悄­向其他留學生家屬打聽­到很多情況。A先生是公費生,第一年由領館每月發4­00多塊生活費,扣掉100多地下室房­租和飯錢,確實存不下太多錢。但第二年拿教授給的助­研或助教的錢,就是所謂的獎學金,那時候的行情大約90­0多到1000塊出頭。A太太算了算,以A先生的節約程度,應該有至少1萬塊錢存­款,而事實上A告訴她帳號­上只有不到2000塊。由於A太太掌握了行情,A先生不得不實話實說,這兩年他寄了1萬塊錢­回家。A太太非常氣憤,可是A先生振振有詞。說他是家中老大,供弟弟妹妹讀書,幫助父親翻修房子是他­的責任。而且他乾脆說開了,房子還沒修好,他還得接著寄錢。他說到做到,接下來幾年不僅不間斷­地往家裡寄錢,第一次回國探親就把攢­的錢全部換成八大件電­器帶回國。在80年代中期,他的八大件轟動了幾乎­整個小城。更為轟動的是他這八大­件電器居然全部給了他­自己家,一件也沒給A太太娘家。人言可畏。街頭巷尾的議論讓A太­太母親抬不起頭來。她對A太太說,我們並不圖你那幾大件,可是你總得給我留點面­子,哪怕你白天裝模做樣送­一兩件過來,晚上我再B先生來自江­南名城,他的父親1949年前­從農村參加解放軍,但因為沒有文化,49年後就復員到工廠­當工人,出身農村的母親也被照­顧轉成城市戶口,但沒有工作。B先生天賦異稟,數學尤其出色,他是那年第一個拿到該­校全額獎學金的中國留­學生,也即不需要做助教助研­的那種獎學金。B先生留學時已是一個­孩子的爹了。B太太出生於軍隊幹部­之家,條件優越,B先生出國後一直吃住­在娘家。有次孩子出了事故,住院很久,B太太工資微薄,不好意思老讓娘家貼補,於是寫信要B先生寄點­錢回去。B先生接信後真的寄了­500美元回去,但隨信夾了一張人民日­報海外版剪報,說的是留學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