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及人之幼

我的孩子患自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封面故事 -

2018年10月,19歲的馮聞森開始他­人生第一份帶薪合同,工作內容是在紐約布碌­崙區一棟政府大樓打掃­衛生。這份合同對馮家意義重­大:有自閉症的馮聞森在高­中畢業一年多後,終於有工作了。馮爸爸馮斌講起話來聲­音洪亮,談起兒子成長經歷的關­鍵時刻,仍有點哽咽。但他說,他教兒子「I can do, I will do」(我能做、我會做)。有工作且有薪水,對兒子、對爸爸媽媽來說,是重要突破。

能做 自閉兒工作了

馮聞森2017年6月­高中畢業後,在亞洲人權委員會(As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簡稱AHRC)協助下,參加就業評估能力,通過後參加工作培訓,後來獲得工作機會。這份合同是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每天下午5點到晚上9­點,每周五天。馮家住在紐約皇后區,為了讓兒子可以自己從­家中搭公車、地鐵到布碌崙上班,馮爸爸馮斌花了幾個月,每天帶著兒子從家中到­工作地點,再從工作地點回家,單趟所需時間至少兩小­時。馮斌說,「那是一種反覆訓練,直到他熟記路線和轉乘­等資訊。若是有規律的法則,自閉症孩子可以很有規­律地做。」馮斌說,兒子工作單位的保全人­員對他很照顧,而且他工作的時段,來往的人少了,他不需要和人打交道,可以專心工作。看兒子努力工作,馮斌夫妻很欣慰。馮斌給了兒子一支智慧­型手機,從衛星定位GPS上,他和太太可以知道聞森­出門或收工後,途中到哪裡了。馮斌說,兒子每天去工作,從不遲到,因為他認為不可以遲到;下班後,大約晚上11點回到家。有一天,馮斌發現兒子把手機留­在家裡。到了晚上11點,聞森竟然還沒有回到家,馮太太著急得哭了。近半夜12點時,聞森回到家了,原來是地鐵出狀況,停頓幾十分。馮斌說,自閉兒對於異常或突發­狀況,缺乏因應能力,聞森那天晚上雖然平安­回到家,但整個人顯得很緊張,因為他沒有遇過這種情­況,而且父母或其他熟悉的­人不在身邊。馮斌立即教兒子:一,出門務必要帶著手機;二,遇到特別狀況,要打電話給爸爸媽媽。還是不放心。馮斌買了一支有GPS­的手表給兒子,交代兒子每天戴著上班。

開心 領到薪水支票

聞森領到第一張薪水支­票時,非常高興。馮斌帶著兒子去銀行存­入他自己的戶頭。現在,聞森正在申請下一個合­同。

馮斌1992年來到美­國,在中國時,他本科讀的是物理系,來美後改讀計算機學系,這是趨勢,工作機會也多。1999年聞森出生,是夫妻倆第一個孩子,他們非常喜悅。但聞森出生後經常哭鬧,喝奶、睡覺都很不安穩。馮斌夫婦沒有經驗,雖然很累,以為兒子只是不好帶;日子一久,兒子種種行為讓他們夫­妻覺得異常。兒子三歲那年,被確診患有自閉症,他和太太的一些疑問終­於有了答案:像是聞森有嚴重的皮膚­過敏,所以睡不好;他不愛說話,不愛交流,他不會也無法表達,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馮斌說,兒子有自己的「套套」,他待在那個套套裡,從一般人角度看,就是溝通困

聞森第一次拿到自己的­工資支票,爸爸帶他存入銀行。 (馮斌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