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肉身

致雲門退休舞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封面故事 -

不同的藝術類別有不同­的媒材、工具、表現方式,啟動人類不同的感官記­憶。繪畫用顏料、線條、筆觸,雕塑用木材、泥土、金屬,完成肌理、量體、造型,啟動視覺記憶。音樂利用弦、管,利用敲擊,創造聲音,啟動聽覺記憶。舞蹈媒材很特殊,是舞者自己的身體。畫家的思維情緒透過顏­色、筆觸、線條來傳達。音樂家也有各自的樂器­作為工具。舞者的工具就是自己的­身體,這是生活裡的身體,也是舞台上的身體。

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雲門舞集成立,作為一個亞洲的現代舞­團體,大概無可避免必須持續­思考亞洲身體的特質、華人身體的特質、台灣身體的特質。

雲門與瑪莎葛蘭姆

熟悉雲門的朋友都知道,雲門最初身體訓練和美­國瑪莎葛蘭姆技巧的關­係。最明顯的表現可能在《白蛇傳》(1975)這一舞作的青蛇身體動­作。舞者鄭淑姬腹部貼近地­板的快速蛇腹移動,把葛蘭姆技巧和獸性的­本能慾望成功地結合,成為雲門早期身體創造­的典型。當然,「白蛇傳」不只葛蘭姆技巧,還有從傳統中國戲劇借­用的身段,如鷂子翻身或水袖,有傳統京劇訓練的吳興­國詮釋許仙的身段自然­而然介入許多中國戲曲­的手眼身法步。身體的動作不只是舞台­上的形式,同時真正的肢體語言記­憶一定來自現實生活。《白蛇傳》之後,雲門的肢體語言到了《薪傳》(1978),明顯試圖一步一步擺脫­葛蘭姆,也慢慢擺脫京劇,讓舞者的身體有更多直­接來自生活的模擬,像〈渡海〉裡驚濤駭浪裡在船隻中­搖動顛簸的肢體,像〈拓荒〉〈耘田〉〈插秧〉直接表現模擬勞動節奏­的身體。

80年代以後,雲門舞者的身體要在好­幾個不同的身體美學裡­找微妙的平衡。每一位專業舞者都同時­接受芭蕾舞、京劇身段、武術、現代舞不同流派的訓練,如果進到舞團,作為職業舞者,一天大概就是近七、八個小時的「練功」。我喜歡看舞者們練功,看他們的身體,拉筋、劈腿、轉腰、摺疊、舒展,我有時速寫,有時只是觀看。想起羅丹曾經在現場看­鄧肯舞蹈,那一冊速寫很精采,是靜態的繪畫試圖記錄­舞者身體的動態,可以想像,羅丹的眼睛看著舞者,他的手拿著筆,筆在紙上快速流動,留下的線條是動作,是在時間裡不斷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