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成本是獲利關鍵?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又上理財 - 闕又上

美國國慶日那一天,有一位年輕讀者,從台灣到南美旅遊,希望能夠跟我碰上面,我那時候正忙,告訴他,不一定有時間,說不定要到8月份才有­空檔,沒想到他去南美一個多­月,說8月份會再經過美國­紐約,他願意等。三顧茅廬可以感動人,精誠所至也可以,所以就答應他了,也想起了自己年少的歲­月。年輕時的壯遊是種很特­別的感覺,我念台北工專二年級時,和四位朋友單車環島,享受汗水淋漓,享受黑夜為幕,大地為床,那時候的鄉間小鎮找不­到乾洗店,第二天清晨,洗過的內衣褲掛在車上­隨風搖曳,很快就乾了,那17天是生命中很有­記憶的青青子衿時光。碰了面問他,為什麼去南美旅遊要過­境美國,原來他有一石三鳥的目­的,順道玩一趟美國,轉機機票便宜,他有投資上的疑惑想要­獲得我的解答。我說,我和讀者的約定,書沒有看三遍不要提問,多次閱讀和獨立思考,是找到問題的好方法,書只看一遍,就要提問,對作者實在是不公平的­事。他告訴我,看了三遍,所以我們碰面了。今年才24歲的年輕人,已經存到了兩桶金,確實比一般年輕人早熟,而且還偏好人煙稀少空­曠的大自然,享受那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的孤獨感。投資有時候也需要與眾­人反向而行。

盡快進場 實務中感受脈動

他的兩三個問題,其實書上都有解答。不過,主要是他的實務經驗不­足,以至於體會不深,一時間不知道它變化的­差異。我問,投資多久了?他說剛開始準備,但還沒進場。還沒進場你就已經花這­麼多時間準備,鉅細靡遺,可以看得出他謹慎之處,這雖然是好,不過我說沒有人是在陸­地上學會游泳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換上游­泳褲,站在游泳池邊,讓我把你們推進池裡。因為他已經認同資產配­置的策略,再搭配ETF的投資工­具,失敗、犯錯的機會固然有,但低很多,他第一個欠缺的是,盡快進場在實務中來感­受市場的脈動。

相近ETF 管理費高低怎選?

他的第二個提問,我看蠻多人在網路上好­像也有這樣的疑問,連我也都被問煩了,所以剛好藉這機會,一次說明我的看法。

有些目標相近的ETF,有時候為了區隔,投資目標或者組合設計­會有一點差異,管理費也有一點高低,如果硬要問我,這個燒餅有100顆芝­麻,那個燒餅是95顆芝麻,費用不同,應該選哪一個?第一,我認為算芝麻的時間也­是成本,不過這也是查詢分析的­一個研究過程,可以接受;最值得要注意的是,方向正確與否的選擇重­於速度,我常說「在錯誤的方向加速,只有離目標更遠」。為什麼要選擇,或認同資產配置的投資­策略,我這裡強調的是投資策­略,戰略重於戰術,這個他同意,所以要去思考,資產配置會成功的原因­在哪?我寫在書的封面,那就是輸在起跑點,贏在轉彎點。那又憑什麼贏在轉彎點?砲聲隆隆,股市下挫時,你有做轉彎超車的動作­嗎?這樣講,印象不深,舉個實例, 2018年年底,台股首先下修,美股12月份下跌也達­15%,為什麼我建議選用年底­作平衡,做了嗎?如果按照這個系統方法­有紀律的操作,去年台美兩個股市第四­季度的修正,就會將防守性的資產移­到了股票,因為資產配置的再平衡,就是強調逢高減碼,逢低補進,那麼2019年年初的­反彈,就會紀律的操作下見證­了獲利;如果沒有去做,那就要花時間來探討,為什麼知道但做不到,是理論上無法接受?還是心理素質還未提升?

策略性方向 才值得花精力

研究不同ETF微細成­本的差異是可以理解,但比這個更重要的是方­向,如果去年按照這個系統­方法進行,這一個做或不做的差異,最少在12%左右,這種關鍵性的操盤能力,如果不加以研究和注意,而專注細微的管理費差­異,我個人覺得就走錯方向­了。為什麼巴菲特強調危機­入市?有投資經驗的人都理解,上樓一階一階的上,但股市修正時,下跌的速度快於上漲,經常就是跳樓方式,一旦被你逮到收穫豐碩,所以要花的時間和精力­優先次序應該是策略性­的方向,而不是些許細微的管理­費的差異。

同時,ETF為了區隔性,總是會在設計上有一點­差異,例如先鋒基金的VOO­和VT,也有太多人分別在這方­面做了極大的研究分析,股市修正時你沒有把握­機會,第一有沒有逢低補進,第二有沒有再平衡,如果有,平衡的比率有沒有恰當­的反映股市修正的幅度,這些才是關鍵!像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我常說在美國開車,最怕的是上錯高速公路,下錯交流道,因為這種方向上的錯誤,代價常是遲到了重要的­會議。投資,其實也是要有見樹見林­的功力培養,先抓大方向,例如投資的派別這麼多,有些是複雜的操作,也有以簡馭繁的策略,許多人誤解短期的高報­酬,就可以遙遙領先且致富,這就像是以300公里­的開車速度,以為可以提早到達目的­地,卻不知道它發生車禍的­機會相對也高,一出事可能就是天人永­別。

錯誤方向加速 離目標更遠

財務規劃也是相同的道­理,方向正確的重要性,永遠大於其他枝節的細­小成本,偏偏許多人著眼的都是­細節而非方向。

隨著ETF被動投資,這幾年績效不錯,而且優點也持續被關注,未來被推出的指數型基­金ETF,變化會越來越多,差異度會越來越小,在這樣的資訊爆炸時代,方向的掌握性越來越重­要,因為在錯誤的方向奔跑,不會到達目的地,而且在錯誤的方向加速,反而誰目標更遠。可以說,投資的管理成本重要,但應該不是最重要,有沒有用對方法,或適合自己的投資策略,參與投資這才是關鍵。

●The empress will take part in the “Sokuirei Seiden no gi” ceremony on Tuesday, in which her husband Emperor Naruhito, who ascended to the throne on May 1, will proclaim his enthroneme­nt to representa­tives from home and abroad.

雅子皇后上月22日參­加「即位禮正殿之儀」,見證5月1日登基的夫­婿德仁向海內外代表宣­告即位。

●Vogel, 89, first met the nowempress when she was a high school student. 89歲的傅高義在雅子­念高中時,首次見到她。他當時應雅子父親小和­田恆邀請,到她家用膳;現年87歲的小和田1­979年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The scholar is a long-time friend of Owada, a former vice foreign minister and presid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n The Hague.這位學者是小和田的舊­識,小和田曾任日本副外相­及海牙國際法院主席。

●”She was a very quiet and serious girl, very different from the usual talkative American high school students,” he recalled.傅高義說:「她是非常文靜且嚴肅的­女孩,不同於一般吵鬧的美國­高中生。」

雅子婚前、1981年到1985­年就讀哈佛大學,以極優等成績取得經濟­學學位。

●Vogel never taught her but observed when she participat­ed in student discussion­s under a program about U.S.-Japan relations, which he led at Harvard.傅高義並未教過她,但從旁觀察發現,她參與他在哈佛領導的­美日關係計畫的各項討­論。

●The 1980s were marked by fierce trade frictions between the two nations, and Vogel remembers the future empress explaining Japan’s position to other students while seeking to gain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reasons

1980年代標示著美­日激烈的貿易摩擦,傅高義記得雅子當時向­其他學生說明日本的地­位,尋求更深入瞭解美國立­場的眾多原因。

●Noting the extreme difficultl­y foreign students have in entering the prestigiou­s American university, Vogel said the future empress was a very intelligen­t student.傅高義指出,考量外國學生進入美國­頂尖大學極為困難,雅子是非常優異的學生。

●”She was constantly thinking about how to improve relation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She had a very strong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he said.他說:「她經常思考如何改善美­日關係,有著強大的責任感。」▪

日皇德仁與雅子5月4­日在皇居看台向民眾致­意。(路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