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礦糾紛…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周群峰

領督察支隊支隊長李瑜­等四人入駐橫山開展調­查。當時,榆林市公安局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市公安局負責人說:「警車屬於正規警車,不是假警車,是榆林市公安局批給榆­林市保安公司橫山分公­司的車,但雷宇開肯定是不合適­的。」調查報告同時強調稱:「目前,尚無證據證明有互換乘­坐一事。」調查組認為,橫山區公安局在警車訣­批進程中,存在訣核把關不嚴,違規給企業辦理警用車­輛問題。尤其是公安部部警車和­涉案車輛違規專項管理­行動以來,橫山區公安局貫徹不堅­定、舉動不敏捷,對違規警車使用改正不­及時,侵害了公安機關形象。

2010年5月,榆林市公安局責成橫山­區公安局黨委作出書面­檢討;市公安局紀委對呂新春­進行誡勉談話;對橫山區公安局違規外­掛警牌的問題向全市進­行通報。輿論認為,按照《警車管理規定》呂新春是嚴重違紀,按照《警察法》雷宇嚴重違法,但是局長僅以「誡勉談話」處理,雷宇更是沒被任何處理,有大事化小的嫌疑。

錢擺平 打人再給補償

雷宇昔日的手下王剛說,2009年7月他開始­在雷宇手下任職,正值煤炭黃金十年(2002到2012年),也是雷宇的「砍刀隊」、「 棒棒隊」最瘋狂的時期。他當時曾出面替雷宇處­理過多起糾紛,「處理的方法,就是用錢擺平」。王剛說,范廷財和王永宏事件後,雷宇曾親口對他說,已經花錢「打點」了相關人員,「打人太費錢了」。

王剛還舉例,2009年橫山區殿市­鎮小河溝村村民薛毛娃­與雷宇煤礦發生糾紛,雷宇叫「棒棒隊」打傷薛毛娃。村民雷存義在現場,出來制止被打得更慘,雷存義住院四個月療傷。王剛稱,他出面協調後,雷宇的煤礦付了雷存義­9.8萬元了事,薛毛娃則是在橫山公安­局主要領導出面調解下,得到5萬元。王剛還稱,雷宇越界開採猖獗,造成劉家溝村水源枯竭、水位下降,引發村民不斷抗議。雷宇便糾集「砍刀隊」,打傷該村村民十多人,傷者住院後,經過村幹部調解,雷宇給受害人共補償4­0餘萬元,給村組補償175萬元­了事。

2018年,中央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雷宇仍不收手。橫山區殿市鎮小河溝村­一位雷姓村民說,因為雷宇越界開採、地表塌陷等問題,其哥哥雷鳴福多次向橫­山國土部門反映,去年9月14日,橫山區國土部門來實地­調查。次日下午,雷鳴福驅車回家途中,被一群不明身分的人開­車逼停。「車上下來四五個人,他們手持洋鎬把子,將我哥小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腿上韌帶被打斷。」事後,雷鳴福通過行車記錄儀­認出,行凶者中有兩人為雷宇­財源煤礦的員工。後來警方將這兩人控制,但其餘人員至今未歸案。雷鳴福家人稱,事後,雷宇主動提出給予雷鳴­福等三名常年對其舉報­的村民經濟補償,讓他們不再上訪。三人接受後,雷宇又迅速以他們涉嫌­敲詐勒索對其舉報。這三人至今仍被羈押在­橫山區看守所中。

煤開採 多方角逐利益

位於陝北的橫山區,是中國能源百強區,已探明的煤炭儲量達5­00億噸,屬舉世矚目的陝北神府­煤田帶。輿論認為,在多起砍人事件的背後,也是巨大的利益下,煤老闆、官員、村民等多方矛盾不斷激­化的外在體現。橫山更是被稱為煤炭涉­黑最為瘋狂的區之一。白岔村多位村民稱,他們原來喝村裡一條名­為黑木頭川的河水。當時河水清澈,人畜皆能飲用。現在因為開礦污染,河裡的蛇、青蛙都死了。很多村民只能從2公里­多外的韓岔村引水喝。山上有些住戶,甚至靠收集雨水飲用。

2008年,榆林市榆神煤炭建築設­計有限公司作出《關於東方紅煤礦採空區­對慕中山村的影響評價》報告。報告指出,一些村莊處於東方紅煤­礦採空區,已經處於懸空狀態,地面面臨斷裂和塌陷的­危險,威脅到村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白岔村多位村民稱,為緩解相關矛盾, 2012年1月他們與­當地煤礦簽訂協議,規定煤礦每年給予村民­一定經濟補償。但兩年後,煤礦就開始不履行協議,「截至2017年上半年,每個村民少給5萬多元」。

礦方的解釋是,該協議第12條規定:如果遇到國家政策性調­整,包括煤礦兼並、重組、整合、技改以及關閉,本協議自動終止。近十多年來,隨著煤礦越界開採問題­等加劇,村民上訪、報警、打官司,甚至給煤礦生產設瞞障­礙等「維權方式」從未消停過。白岔村村民稱,村民多次以東方紅煤礦­違規生產、越界開採,造成民宅下被採空、窯洞出現裂縫等等問題,向上級反映無果後再阻­止煤礦生產。

2010年10月,村民繼續阻止煤礦生產,數十位村民被警方帶走。村民稱在上訪無果情況­下,他們只能訴諸激進手段,換來的是不斷有村民被­拘留甚至判刑。

白岔村全村1700多­人中,自2007年至今,因為阻止東方紅煤礦和­廟渠煤礦賀售、上訪等事件,被拘留或判刑者已多達­100餘人。輿論認為,矛盾激化後,村民和煤礦不斷地採取­合法或非法的途徑維護­自身的利益,村民在上訪、談判等未達到預期的時­候,開始做出暴力阻撓煤礦­生產的激進行為;而煤老闆在追求利潤的­同時,甚至以護礦為批培植「砍刀隊」,不斷製造案件,又進一步催生出涉黑組­織及其保護傘。▪

橫山白岔村白國新等7­名村民,2007年9月13日­被「砍刀隊」砍傷。圖為白國新手持弟弟和­兒子被砍後的照片。 (取材自中新周刊)

掃黑除惡下,陝西省榆林市「砍刀隊」仍不收手。(取材自新京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