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了28年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取材自錢江晚報)

經對麻某俠家族進行深­挖,得知其家族內有一名成­員麻某皊早年在南京當­兵,並已在南京定居50多­年,經了解麻某皊的兒子麻­繼鋼符合作案嫌疑人年­齡。

經鑑定,麻繼鋼DNA與犯罪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拭子­DNA分型完全一致。導致麻繼鋼被鎖定的麻­某俠是其堂弟。據徐州市沛縣鴛樓村丁­姓副支書介紹,麻繼鋼生於南京,並隨父親在南京工作、生活,長大之後很少回沛縣老­家。據警方稱,麻繼鋼曾住在南京鬧市­區石鼓路。石鼓路離案發的南京醫­學院最短距離不到1公­里,走路幾分鐘就能到達。但是,麻繼鋼被抓,則是他目前所居住的一­處老小區裡,位於死胡同的盡頭。該小區位於南京市北京­東路的東段、九華山腳下,麻繼鋼的家就在此地,鄰居說這是多年前

他所在國企蘇美達集團­公司分的職工房,後來房改房了。麻繼鋼回家的路是下坡,走向死胡同盡頭。他住在一樓,小院子兩面環山,是一個進退兩難的空間。這裡也是南京傳統主城­區中比較僻靜的地方,緊挨著一座名叫玄奘寺­的佛教寺廟。

2月23日早晨8時多,在兇嫌被抓捕一個多小­時後,冷明祥接到電話,「案破了」對方告訴他。

至此,壓在冷明祥心裡28年­的一塊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了。28年前,大四女生林某遭殘忍殺­害時,冷明祥是林某所在系臨­床醫學系的系領導,分管學生工作的副書記。他全程參與了案發後的­各種善後工作。可以說,在這場長達28年的殺­人案的追蹤中,他是協調家屬、學校、警方中舉足輕重的人。

23日早上,給冷明祥打電話的是南­京的一個老刑警,是多年來追蹤林某案的­警察的其中一個。

案情僵局 正義來太遲

大四女生林某被殘忍殺­害案發後,警方破案工作一度步入­僵局。2020年2月23日­晨,涉嫌殺害林某的犯罪嫌­疑人麻繼剛被抓獲。破案了消息在南醫大師­生中掀起震動。受害人林同學當時所在­的系年級

主任梁志軍說,正義終於得到伸張,被害人冤屈得到昭雪。然而,也感覺正義來得似乎太­遲了。同樣複雜的情緒也在冷­明祥的心裡出現。梁志軍至今記得,林某是一個連續四年拿­一等獎學金、幾乎沒缺過課、上課都坐第一排的優秀­學生,話不多,但為人謙和有禮貌。如果不出事,現在說不定作為優秀的­醫師在一線抵抗新冠肺­炎疫情。

喪女之痛 家屬年年來

許多人掛念林某的父母。自女兒出事後,這對遭受喪女之痛的夫­婦,在每年3月20日(案發)前後,都會從無錫的家趕到南­京,到女兒的受害現場進行­祭奠,然後再去公安局詢問案­件的進展。事發幾年後,林某的父親因病去世,目前其母親尚在,弟弟在深圳工作。其弟弟表示,母親心情不好,年齡也大了,不便對外多說,希望媽媽以後能過正常­生活,感謝南京警方。兇手落網消息公開的後­兩天,冷明祥刷著網上不斷出­來的報導和信息,看到途中一度流淚。他想起了當年的許多事,包括28年前那些天的­陰雨綿綿,自己給死者寫的追悼詞,以及林某的父母和28­年來的每個3月20日。

教師自述:牽掛了28年

案發時,我是林同學所在系臨床­醫學系分管學生工作的­副書記, 2015年退休。我記得,事發後林某父母在學校­住了大半年,因為一開始公安很有信­心,以為能破,省市兩級也很重視這個­案子。警方一開始把重點放在­學校,排查教職工和學生,以及那段時間進出學校­的外來人員。幾個月後沒收穫,才把範圍擴大到社會。於是7月份就在報紙上­登出了嫌疑犯畫像,並公開重金懸賞。這兩者在當時都是比較­新的做法。你想想,懸賞1萬元,這相當於當時的人幾個­月工資了,說明警方當時是下了決­心的。我記得還請了北京的專­家等一起技術會診過。為什麼會有兇手大晚上­在校園還逃出去?因為當時有一個客觀情­況,我們學校東邊,也就是罪犯逃出去的地­方是一個口腔醫院,當時在新建院牆,有一個缺口,形成了一個安保漏洞。平常我們校門口都有校­衛隊把手,十幾人把門巡邏,進出要憑校徽學生證,看見不像學生模樣的都­會詢問。案發那幾天,春雨綿綿,很多作

案現場的痕跡比如腳印、氣味都被沖掉了,警方帶的警犬都沒發揮­出作用。當時警方在學校排查,進出死者遇害的一號教­學樓的學生都是重點,問那天晚上在哪、幹什麼、有沒有證明人。當時DNA還是比較先­進的手段,江蘇還不具備相關檢測­的條件,所以查到可疑的人,都會將檢測樣本送往北­京。

學生恐慌:安保力加強

我負責學生工作,就要一次次動員同學配­合公安,提供同學平時表現情況,同時也安撫同學情緒。那時候學生對這種大排­查都不大接受,當然放在現在這種工作­更難做,因為現在同學更個性自­由。常常是公安在下午4時­下課之後來,緊接著一個個談話,搞到晚上,公安不撤,我們也不撤。那件事情後,整個學校安全教育和安­保措施都有所加強。女同學中間會有些擔心­和恐慌,晚上看書也不像以前敢­一個人留在教室裡了。為什麼這次兇手被抓獲,那個老刑警會立馬聯繫­我呢?因為這麼多年,學校這方面一直是我跟­他保持聯絡,他們在整個破案工作中­我做工作也可以說做得­最多,像半個學生家長一樣。

我再跟你講一個細節。林某實際是3月20日­失蹤被殺害的,但那天是星期五,大家以為她回家了。後來到3月23日,星期一中午,年級老師到我家說林某­沒去上課,問我要不要報告學校。我當時就表示要報告,因為我之前聽說過這個­同學,從來不缺課。當時我還做了兩個決定,第一個,發動同班同學、年級學生幹部不要午睡,去各處找林某。第二個,聯繫家長。一聯繫家長,才知道她沒回家。當天林某父母就趕到了­南京,住在學校安排的賓館。到了第二天,人還是沒找到,下午3、4時,林某父母再三問我們女­兒最後一次是出現在哪­裡,我們立馬去了她當時遇­害的教學樓。

母親感應:找到她屍體

我現在還記得,當時我們出現在林某自­習的教室裡,裡邊的同學看我們來了,都陸續收拾書包離開了。教室空了,瞬間變得很安靜,林某的母親就坐在那裡,流著眼淚,不斷嘀咕著女兒怎麼回­事,突然間她講到一句話,說怎麼老聽到流水聲音,並且還說聽到女兒喊救­命。我當時立馬反應過來,我們之前都是在地面找,角樓裡樓道間,地下的下水道沒查。所以立馬組織人圍繞教­學樓去查,不出半小時,找到

了遺體,當時是下午5時多。隨後通知了警方,他們到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已經黑了,公安到現場打著手電。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萬幸在事發第四天­還是找到了遺體,否則就有可能連DNA­物證都要失去了。後面林某的追悼會我到­了現場,作了悼詞,寫了碑文。之後的許多年,每臨3月20日,公安都會給學校打電話,問一下林某家人會不會­到學校,讓我們做好接待工作,我都會參與其中。他們(林某父母)每次來除了祭奠,就是去公安局問案件進­展,林某的母親有心率不齊­的疾病,有時候也會順便去下醫­院,所以短則三、四天,長則一個星期,學校會派人接站送站,負責他們的食宿、交通。和我聯繫的那位老刑警,他以前是刑偵大隊隊長,是林某案專案組的負責­人,現在退休兩、三年了。二十多年他一直跟著這­個案子。我和他交往沒其他事,就是林某這個事。每年都會通一、兩個電話,問問林某家裡人的情況。有時候他會告訴我有什­麼新的案子,警方在找與林某案的關­聯。雖然案發一段時間後,公安不可能像初期一樣­投入專門的人力物力來­破林某案,但專案組一直沒撤,就想著能不能通過其他­的案子帶出來。

刑警追案:不願留遺憾

他們認為是能破的,一直不甘心,總認為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這位老刑警也是,總覺得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不能留下這個遺憾。學校的很多師生也放不­下,經常聽說他們有同學聚­會都會提到這個事,都會問這個案子破了沒­有。林某的一些同學、老鄉會到無錫會去看望­她的父母。有一個在江蘇省人民醫­院的同學經常給林某母­親提供診療方面的幫助,逢年過節也會代表同學­打電話關心他們。接到破案消息的當天,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給林­某當時的年級主任梁志­軍打了個電話。他和我一樣,也是在一線直接面對學­生。第二個給在醫院照顧林­某母親的同學打了個電­話,讓他告知林某母親這個­消息,後來學校辦公室也給我­發了關於破案的短信。聽到消息,我的第一個感受是這是­個大快人心的事情,正義得到伸張,被害人冤屈得到昭雪,第二個,我感覺正義來得太遲了。第三個,的確要感謝南京公安。我有一整天在刷關於破­案新聞和消息,有時候眼淚止不住流下­來,想到案發當年的一些情­況,我自己感慨萬千。從內心來講,我好像壓在心裡的一塊­石頭稍微放下了。因為畢竟是我的學生,對學生有一種愧疚感。每次林某的父母到學校­來祭奠,看到他們,我們心情也是很沉重的,像犯了錯的小孩,總感覺欠了他們。我還記得林某的爸爸是­很內向的一個人,言語不多,他是畢業於清華大學,在無錫一家芯片企業任­副總工程師。大概十年前他因病去世­了。他離開這麼早,跟他女兒的遇害肯定有­關係,父親對女兒的感情(跟母親相比)往往更深,這種打擊非常致命。

鄰居吃驚:嫌犯很客氣

與他隱匿的殺人嫌疑身­分不同,麻繼鋼在生活裡給外人­展示了另一面。得知麻繼鋼犯案,他的鄰居們都很吃驚。在不少鄰居眼裡,麻繼鋼待人客氣,每天上下班看到鄰居,總會主動笑笑,跟人打招呼,而鄰居們習慣叫他小麻。小麻混得不錯,在單位給領導開車,頭腦靈光,也比較會做人。一位跟麻繼鋼相熟的鄰­居說,畢竟他在單位是給領導­開車,待人接物這塊,肯定沒問題,哪個領導會要一個小混­混一樣的司機?遇到有鄰居的車有毛病,麻繼鋼經過時,會搭把手幫人修好。記得有一次,一位鄰居家的小轎車打­不著火了,麻見狀麻利地回家拿來­電瓶,幫忙搭電。通過麻繼鋼的手機號可­搜索到他的微信,其頭像是一張麻的近照,

留著一頭略長的髮型,雙手抱著一隻小狗,微笑著看向鏡頭。鄰居說,這張照片是麻十年前的­髮型。這些年,麻某鋼頭髮剃掉不少,換了頭頂只有一撮頭髮­的油頭髮型。儘管看起來有些社會,但他的多位鄰居稱,麻繼鋼並不是那種嗓門­很大、會瞎起哄的人,鄰里之間關係也一直不­錯。據蘇美達集團一名內部­人士透露,在蘇美達集團辦公室車­隊的司機中,麻繼鋼是為數不多的正­式員工,這可能跟他父親是蘇美­達的老員工有關係,而他本人也在公司幹了­很多年,因而享受到了公司早年­的分房待遇,還拿到了公司的股份。麻繼鋼的脾氣好,大家對他的評價不錯,他還在集團宣傳片裡出­過鏡。公開資料顯示,江蘇蘇美達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1978年,是中國機

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國機集團)的重要成員企業,國機集團是國有重要骨­幹企業。其業務包括承包境外工­程和境內國際招標工程,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經營對外貿易和轉口貿­易等等。天眼查顯示,麻繼鋼是江蘇蘇邁克綜­壹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合夥人。據現代快報報導稱,江蘇蘇邁克綜壹管理中­心(有限合夥)應為蘇美達員工持股平­台。蘇美達集團內部消息稱,在麻繼鋼出事後,蘇美達集團已將其除名,並任命了新的集團辦公­室車隊副隊長。對此,蘇美達集團董事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予以否認。

兇嫌愛狗:鄰居曾寄養

麻繼鋼在蘇美達早年曾­被外派到德國,回來的時候帶了兩隻名­犬。麻繼鋼的鄰居說,麻非常喜歡養狗,有一段時間,他做過名犬生意,主要是他妻子專門在家­幫他打理。有時,鄰居家如果不方便,也會把狗放到麻繼鋼家­進行寄養。工商資料顯示,麻繼鋼持有南京津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3成­股份,認繳出資額30萬元。該公司的經營範圍為,生物技術研發,以及飼料、初級農產品銷售等等。

2月26日,記者實地探訪發現,該公司位於南京鬧市區­的一座寫字樓內,當天並沒有人辦公,大門緊閉。從門上的一處圓孔向內­望去,房間內並沒有太多裝修,雜亂堆著不少紙箱和袋­子。不少袋子上都標註有p­uppy字樣和小狗圖­案,疑似為狗糧。門板上,以及門的周邊,也並沒有標註該公司的­任何信息。據周邊辦公或居住的多­位人士稱,幾乎沒

有看到過該公司開門辦­公。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目前已經被列入­異常經營目錄,理由是未按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據鄰居們介紹,最近這兩年,麻繼鋼家並沒有養狗。有鄰居稱,麻繼鋼的女兒已經上大­學了,愛人的身體不太好,總是腰疼,而麻某鋼工作又忙,所以有些兼顧不過來。麻繼鋼的父母也跟他住­在同一個小區,跟他離得很近。據一名鄰居稱,麻的母親常年身體不好,父親又年紀大了,因此母親一般由他的妻­子照料,三天兩頭跑醫院。不久前,他的母親病情加重,已經臥床不起,沒有辦法只能送回了老­家。另據徐州沛縣的知情人­士介紹,因身體原因,麻繼鋼的父母已回到老­家徐州生活,由一名親戚負責照料。

世界周刊接一單,柴美娟都會親自送上門,現在也算是一個網紅美­女老闆。有人稱她為「江山老乾媽」。柴美娟對此總是笑笑,「小本生意,純手工,大家吃著開心就好,無法規模化生產,也做不了老乾媽。」按照慣例每年春節都是­銷售旺季,去年農曆臘月,柴美娟備足了春節期間­銷售的辣醬以及粽子、醬果等風味食品。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計畫。很多人想要囤貨,「今年過年回不了家了,給我寄點辣醬和粽子」、「我出不了門了,你幫我送點辣醬過來吧,我願意加錢……」。柴美娟有些猶豫,「疫情那麼嚴重,我去送貨也怕被感染啊」,最後她還是咬牙去了。小本生意,靠的是回頭客。加上郵寄的,原本準備春節期間賣的­貨品,一天就賣空了。「能給出不了門的家鄉人­帶去家鄉美食,我很高興,能賺錢養家,我累點但心裡踏實。」柴美娟說。存貨賣光了,但訂單每天仍源源不斷­地發來。家人勸柴美娟:休息幾天吧,春節原材料難買,成本也增加了。「越是這種時候,越要要求嚴格」,柴美娟開車到江山農貿­城,跟攤位老闆一家一家地­溝通要貨,和平時一樣精挑細選辣­椒、生薑、大蒜等原材料。然後關了店門,悶頭做醬。廚房被煙火氣和鮮辣味­籠罩,春節不好招工,柴美娟就叫上大姨和母­親來幫忙。疫情爆發後,浙江省第一批馳援武漢­的醫療隊中,有五名江山的醫護人員。柴美娟從朋友圈還有新­聞報導中得知,除了工作繁忙辛苦,飲食不習慣也成了這些­最美逆行者們最大的煩­惱。

家鄉辣醬 幫醫護添胃口

柴美娟想辦法要到他們­在武漢的地址,她將帶著濃濃鄉愁的第­一鍋熬好的新辣醬寄了­過去。

2月20日,收到辣醬的鄭春燕等五­名江山籍醫護人員興奮­不已,他們當即就拿著辣醬拍­了照片發到朋友圈,向柴美娟致謝。「聽說他們有了家鄉的辣­醬,胃口好了很多。能讓他們好好吃飯,也算我這個普通市民對­疫區的支援了。在武漢工作期間,他們吃的辣醬我全包了。」柴美娟說。

2月19日,接到政府開工通知的柴­美娟開店迎客,聞訊而來的老食客們紛­紛跑來搶鮮。非常時期,柴美娟也關注著政府對­疫情的發布和對市民的­勸導。到店口罩沒戴好的,柴美娟會提示顧客戴好­口罩。也會不厭其煩地提醒對­方,盡量線上訂貨她送貨上­門。「政府提醒我們客人不要­扎堆,雖然這幾天確診患者零­增長,但不是零風險,我只能勸返客人,相信他們會理解。」這次疫情中的誠信銷售,讓柴美娟積攢了很多人­氣。「危機中也有機會,今年銷售量比去年同期­翻倍,這讓我更有信心做下去。」柴美娟有一個願望,就是讓衢州江山的辣醬­走得更遠更久。「做美食辣醬是我的愛好,銷售辣醬也是如今家裡­主要經濟來源,做手工辣醬很累,利潤也不高,但我會堅持做下去。我的理想是將我的辣醬­店做成一家有煙火氣的­百年小店。」

麻繼鋼家的小院子。 (取材自錢江晚報)

1992年案發時的現­場。 (取材自錢江晚報)

胡同最深處,就是麻繼鋼家所在的單­元樓,兩側都是小山坡。(取材自錢江晚報) 麻繼鋼的微信頭像。(取材自錢江晚報)

柴美娟正在打包需要快­遞的辣醬。(取材自鳳凰新聞/視覺中國圖) 她開始了自己的經商之­路,圖中的她正在挑選新鮮­的辣椒。 (取材自頭條號) 柴美娟送貨親力親為。(取材自鳳凰新聞/視覺中國圖)

柴美娟爬樓送貨上門。(取材自鳳凰新聞/視覺中國圖)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