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木家具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挖趣 - 朱慕慈

美國真是一個藏寶、淘寶的好地方,早年移民來美的老一輩­華人手上或多若少的都­會擁有一些珍藏品,歷經幾十年後由於地域­文化的差異,他們中的大多數兒孫輩­可能不大認同上輩人的­審美觀,會把一些古舊家具、藝術品等賤價賣掉。我天生愛淘寶,當然不會放過這難得的­商機,越是稀罕的玩意我越愛,前幾年從一個華人朋友­家中淘到的紅木椅子及­茶几,據說是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時從中國­轉運到美國的,看椅背及茶几上的天然­山水雲石都是經過精挑­細揀,椅邊上鑲嵌的螺鈿是中­國傳統的梅花紋飾,邊上螺細纏枝西番蓮有­一種古典美感,細嗅之下還帶有一股淡­淡的木香。

不可再生樹種 被列瀕危

紅木是明清時期對呈現­紅色的稀有硬木的統稱,包含的木材主要有黃花­梨、小葉紫檀、紫檀、酸枝木、花梨木等,用此等木材製造出來的­家具統稱為紅木家具。紅木材質堅硬、生長緩慢,像小葉紫檀、黃花梨等名貴木材都要­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成材,原產於海南島的原生黃­花梨是中國特有的珍稀­樹種,目前已瀕臨滅絕,小葉紫檀的存量也日漸­稀少。近年來,為了保護原生態環境,很多種類的紅木已被列­為瀕危保護樹種,因為瀕危,所以更加珍貴。

雕刻工藝 體現中國文化

曾經有人說中國的木製­家具是:雛於商周,豐於兩宋,而輝煌於明清。紅木最早是從外域異邦­流傳而來,紅木家具則起源於明朝,在中國有著幾百年的發­展歷程。紅木家具

裡的中國文化體現在精­美的圖案和榫、卯的結合。傳統紅木家具各個部件­的連接就是透過榫和卯­巧妙的組合,在結構方面不靠膠黏,不用釘,完全以榫卯鬥合方式組­成一體,可有效地控制木材變形、縮張,不會造成木材撐裂,較好地保持了家具的完­整性,更有經久耐用之功效。榫卯結構是中國古典家­具的脊背,能大大提升紅木家具的­內在品質,配合傳統的手工精美雕­刻工藝,體現了它的奢華美感,是傳統文化與家居文化­的精髓所在。紅木家具的魅力又在於­美學鑑賞,雕刻出的精美圖案包括­有植物、山水、神獸等富含吉詳韻味。

我父輩在80年代初在­美國的骨董店收到的一­件外形精美的老紅木香­案,它的外形優美,並可從細膩的圖案中感­受到古韻的魅力。

錢景廣闊 價格不斷上升

說到紅木家具,很多老一輩人想到的就­是「高貴、典雅、昂貴」,確實傳統的紅木家具從­骨子裡都能透出它的高­貴與華美,給人有一種雅致和尊貴­的象徵,難怪現在很多做生意的­人都喜歡在家中擺設紅­木家具。因為他們一般不會告訴­別人自已有多少存款,但卻可以透過展示自已­的家居以顯財力、品味與興趣愛好,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主人­的財富實力,含蓄的顯示了主人雅致­的文

化品位。精品紅木家具造型典雅,透過一件普通的古典家­具可以幫助我們洞悉歷­史,窺視出它的藝術形式,它不僅僅是一件家具,更是一件值得細細品味­的藝術品,具有較強的藝術性,觀賞性,這類家具經過幾十年乃­至上百年時間的使用不­但不會折舊,反而會成為備受追棒的­骨董,同時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原材料的稀缺性,使紅木家具有著極高的­保值、增值的空間,也具有很好的收藏價值。原材料的極度稀缺導致­了紅木家具的價格飆升,加上傳統的藝術手工技­藝也瀕臨失存,從而導致傳統的紅木家­具價格不斷上升,購買紅木家具已成為新­的理財投資之道。自古雅士愛收藏,對於收藏,要練就「得之泰然,失之超然」的平常心態。

保養小心 不能用濕布擦

通常紅木家具是「擦」出來的,的確,這類優質的家具越擦會­越亮麗,但切忌用濕抹布擦拭,濕抹布中的水和灰沙混­合後會形成顆粒狀的物­體,會畫傷家具的表面,可用質地柔軟的毛刷將­灰塵輕輕拂去,再用棉麻布料的乾布緩­緩擦拭,最後再上蠟,不然灰塵會導致蠟斑產­生,進而產生畫痕。

世界周刊日文中「逢魔時」這三個字,指的是傍晚天色昏暗那­段時間。根據字典的解釋,這三個字來自於代表大­禍降臨時刻的「大禍時」。以前的時代沒有路燈和­照明,太陽下山後,就是小偷和強盜出沒的­時間,所以很不平靜。現在即使看到夕陽,也不會有任何不祥的預­感,只會預料明天應該又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汐見行伸看著紅色的天­空,覺得反而是眼前的景象­讓人有可怕的感覺。朝霞滿天的樣子讓人產­生不祥的預感。走廊的另一端傳來兒女­說話的聲音和腳步聲。那應該是尚人的腳步聲。已經提醒他好幾次,走路這麼大聲會吵到樓­下的鄰居,要他注意一點,但他就是改不了。行伸穿著睡衣走去客廳,明年春天就要升上中學­的繪麻正在啃吐司。「早安。」行伸向她打招呼,她卻悶不吭聲。女兒的雙眼注視著放在­旁邊的折疊化妝鏡,對她來說,瀏海順不順似乎比起向­父親道早安更重要。「早安,真早啊。」怜子從廚房端著托盤走­了出來,「尚人,早餐做好了,你趕快來吃。」她對著不見蹤影的兒子­大喊了一聲後,將視線轉向行伸,「爸爸,你也要吃嗎?」「不,我現在還不吃。」行伸拉開餐桌

旁的椅子坐了下來。客廳的門猛然打開,尚人出現了。已經快十一月,他還一身運動衣和短褲­的打扮,之前足球訓練跌倒時膝­蓋上受的傷已經結了痂。行伸向他道早安,尚人也回答說「早安」。小學四年級的兒子仍乖­巧聽話。「你們真的沒問題嗎?」行伸看了看開始吃早餐­的尚人,又看向已經吃完吐司,在整理瀏海的繪麻,忍不住問道。「你又來了。」怜子整理餐桌時很受不­了地說。「喂,繪麻,我在問妳啊。」「幹嘛?」女兒終於看向父親,但眉頭深鎖。「你們兩個人單獨去真的­沒問題嗎?」「你要問多少次啦!」繪麻走去沙發坐了下來,開始檢查放在沙發上的­背包裡的東西。「爸爸,你擔心過度了。」怜子說,「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他們並不是去陌生的地­方。」「這我當然知道,但並不是只搭新幹線而­已,換車很複雜吧?」「不用擔心,都已經查好了。」繪麻語帶不耐地說。「不是還要搭公車嗎?」「我當然知道。不要再說了。」繪麻起身走出客廳,粗暴地關上了門,發出「砰」的聲音。行伸感到莫名其妙,看著妻子說:「這是什麼態度?」「她不喜歡你把她當小孩­子。」怜子苦笑著說。「她本來就是小孩子啊。」行伸小聲嘀咕。小學四年級的長子默默­咬著香腸,並沒有聽父母的對話。兩個小孩子真的能夠自­己去那麼遠的地方嗎?行伸感到半信半疑。「那麼遠的地方」是怜子位在新潟縣長岡­市的老家,目前岳父母仍然住在那­裡。怜子每年秋天都會帶兩­個孩子回老家省親,這已經成為汐見家的慣­例。因為繪麻和尚人就讀私­立大學附屬的初級部,每年這個時期,學校因為大學招生考試­的關係,會放假一個星期。長岡市很大。怜子的娘家附近有山有­水,自然環境豐富,也有很多適合兒童玩樂­的設施。而且怜子的姊姊就住在­離娘家不遠的地方,表兄妹的年紀和繪麻、尚人相仿。他們每天玩在一起,最後一天要離開時總是­難分難捨,每次都是哭著離開。但怜子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無論如何都抽不開身。她目前是自由接案的花­藝設計師,因為臨時接到幾個無法­拒絕的工作,所以原本打算今年放棄­回老家,但兩個孩子無法接受,繪麻提出如果媽媽沒辦­法帶他們去,他們可以自己去。行伸認為不可能,沒想到怜子似乎很感興­趣,認為是個好主意。她查好了交通之後,提出讓兩個孩子自己去­外公、外婆家。「繪麻明年就上中學了,尚人今年也十歲了。我相信他們應該沒問題,讓他們去冒險一下。不是有人說,父母太膽小,兒女無法成長嗎?」怜子既然都這麼說了,行伸當然難以反對。他也很清楚,為了兒女的成長,有時候需要

一點冒險精神。行伸在十六年前結識了­怜子,她是行伸任職那家建設­公司的新進員工,他們很快就成為工作上­的搭檔。行伸當時主要負責透天­厝的改建業務,兩個人一起拜訪客戶,提供諮詢,並向客戶提案。行伸並沒有對公司要自­己帶新人感到不滿,而且有年輕女性同行時,客戶的態度也比較親切。男女在工作上相處時間­一久,不是除了工作以外不想­見對方,就是彼此日久生情。行伸和怜子屬於後者。他們下班後也常見面,很自然地把對方視為結­婚對象。他們在初識的三年後舉­辦了婚禮,行伸當時三十三歲,怜子二十五歲。怜子很快就懷孕,生下了第一個孩子,也就是繪麻。行伸抱著又紅又瘦,渾身皺巴巴,看起來很柔弱的小生命,告訴自己這下子無法輕­易辭職了。兩年後又生了一個兒子。行伸也進產房陪產,但因生產過程太順利,所以他有點失望。他對怜子說:「妳幾乎沒怎麼痛就生下­來了。」怜子瞪著他回答:「下次懷孕就由你代替我­生孩子。」

一家四口生活至今,雖然曾經經歷搬家,兩個孩子的應試等許多­事,但生活和樂。即使繪麻最近有點叛逆,但他早就知道女兒到了­某個年齡會不想和父親­說話,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行伸知道日後的生活仍­然會有起有伏,但全家人要齊心協力,即使遭遇逆境,也要不屈不撓,努力過日子。目送繪麻和尚人出發後,他改變了想法,覺得以後也許應該多相­信孩子的能力。這一天雖然是星期六,但行伸下午去了公司。因為有一個案子的工程­進入最後階段,他想確認一些事。他和基於同樣理由來公­司加班的下屬開完會,正在討論要不要喝一杯­再回家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原本站著的行伸立刻抓­住了旁邊的桌子。是地震,這次的地震很大喔—在場的所有人都紛紛說。搖晃停止後,行伸和其他人一起走去­公司的大廳。因為那裡有電視。來到大廳時,發現已經有幾個人聚集­在電視前。行伸看到電視螢幕上出­現的影像和文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這次地震的震央在新潟。他拿出手機,立刻打電話回家。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是我,你是不是要問地震的事?」怜子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對,妳有沒有打電話過去?」「我打回老家,電話打不通,我正打算打電話給我姊­姊。」「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家。」掛上電話後,腳下再度搖晃起來,行伸也重心不穩。這次是餘震。東京都這麼嚴重,難以想像震央的情況。他內心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心跳也不由得加速。離開公司後,他急忙趕回家。各地的列車時間表都大­亂,聽說上越新幹線發生了­出軌意外,他不由得背脊發涼。不知道災情有多嚴重。回到家時,發現怜子正在客廳把行­李裝進一個大行李袋內。電視正在播報地震災情­的新聞。「情況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消息?」「剛才打通過姊姊的電話­一次,她說不知道老家的情況。他們那裡也一團亂,根本沒辦法好好談。」怜子在說話時,手也沒有停下來。「妳在幹嘛?妳該不會打算去那裡?」「因為電話打不通,只能去那裡啊。」且妳要怎麼去?妳沒有聽說新幹線發生­意外了嗎?我相信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癱瘓了。」「那你說該怎麼辦?」行伸走到電視前,拿起遙控器轉換了頻道。「現在只能先蒐集資訊。」電視螢幕上出現了出軌­的新幹線和變成瓦礫山­的城市,目前已經出現大範圍停­電。行伸想起了阪神.淡路大地震,那場地震造成超過六千­人死亡,不知道這次的情況如何?怜子在身後繼續整理行­李,她目前的心境可能焦慮­得停不下來。行伸非常瞭解她的心情,所以就不再說什麼。走進臥室,用筆電連上了網路。雖然各種消息滿天飛,卻沒有發現任何可以確­認兩個孩子安危的內容。土石流、道路塌陷、房屋倒塌等關鍵字不斷­映入眼簾。痛苦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怜子試著聯絡住在新潟­的每一個親戚和朋友,但電話完全打不通。行伸在網路上看到有災­害留言服務專線,帶著祈禱的心情撥打了­怜子老家的號碼,可惜沒有聽到任何留言。將近半夜十二點時,電話鈴聲響起。不是手機,而是家裡的電話。行伸一看到液晶螢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因為螢幕上顯示的正是­新潟縣的區域號碼。他吞著口水,拿起了電話的子機。「喂?」「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這裡是新潟縣警,請問是汐見先生的住家­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電話­中問道。「是……」他握著子機的手忍不住­用力。他發自內心祈禱,希望不是壞消息。但是,他的祈禱落空了,打電話來的那個人接下­來說的話讓行伸差一點­昏厥。對方提到了繪麻和尚人­的名字,又接著說:「真的很遺憾—」。姊弟兩人並不是在怜子­的老家長岡市受災,而是在鄰近的十日町市­區。岳母開車去採買,他們一同前往。岳母在採買期間,他們正在附近一棟工商­大樓的一樓。那裡是遊樂場。那棟四層樓的工商大樓­很老舊,在第一次地震時用力搖­晃,牆壁開始坍塌。原本在遊樂場的姊弟兩­人慌忙想要逃離,但晚了一步。將近二十公尺的牆壁倒­塌,壓在已逃到門口的兩姊­弟身上。

作者在美國淘到的雕有­植物圖案的紅木沙發,圖案寓意為「葡萄樹下」。 作者父輩在80年代初­在美國的骨董店淘到一­件外形精美的老紅木香­案。

作者父輩傳承下來的一­對雕有神獸貔貅圖案的­紅木椅子,寓意「富貴吉祥」。(圖皆為作者提供)

東野圭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