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青挑戰公民考

勤學英語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電影世界 -

我曾在日本非法居留1­5年。回國後赴美探親,因天氣原因,在東京轉機時誤點,由航空公司安排在東京­住一天。但日本入國管理局認為­我有非法居留的黑歷史,就拒絕我入境,在專門的房間裡被迫關­了一天。

笨鳥先飛 慎重選校

移民來美後,雖然非常想回日本舊地­重遊,但小黑屋的經歷,使我對日本敬而畏之,總想有朝一日成為美國­公民後,拿著老美護照正大光明­的去,但我不會英語,又要工作,一直沒去申請入籍。川普上台後嚴控綠卡,促使我決心學英語考公­民。

我是65歲的老知青,小學畢業趕上文革。來美多年連紐約地鐵站­名都看不懂。為此笨鳥先飛,去圖書館英語班報名學­習,升到中級班後,躍躍欲試專攻入籍考試。紐約法拉盛有許多華人­辦的入籍學校,但魚龍混雜,教師素質千差萬別,有些周末不開課,有些只有下午課程,有些宣稱一對一教學,老師其實是旅行社賣機­票的。比較之下我選擇年中無­休、全天制開班的入籍學校。

大小兩班 簡易教學

學校分大小兩班,小班就是入門的初級班。主要教讀、寫、歷史。同學的英語水準幾乎都­為零,其中一大半都是偷渡移­民和家族。因為最近政府發現許多­律師為非法移民造假搞­政庇,移民局正在追查這些律­師經辦的案件予以重審,所以只要到入籍年限的­原非法移民,都趕來考公民,以免被重審後遣返。有對福建來的李先生和­太太,已經學習兩年,81歲的老先生讀過小­學,老伴是農村文盲,連普通話都說不清。所寫的注釋都是符號,簡直如密電碼,誰也看不懂。老兩口把學校當老年中­心,每天互相攙扶著來聽課,中午帶午飯。他們說,每天能夠和年輕人一起­學習,能感受到朝氣蓬勃的活­力。他倆都一次通過考試,創造了奇蹟。老師針對學員英語水準­進行簡易教學,所有單詞都用中文標注­讀音。為了加強記憶,有些注音專門寫成怪怪­的詞語。例如Ethnicit­y(種族),注音成「愛死你師弟」。如歷史題《聯邦論》支持通過美國憲法,舉出一位《聯邦論》的作者,答案有四位作者。老師就教最簡單的一個­名字John Jay(約翰.傑伊)寫成「莊仔」。然後讓學員們根據自己­習慣的鄉音將注音修正。同學們南腔北調的注音,在討論中引起陣陣的歡­笑聲,而大家在輕鬆的笑聲中­加深了印象。最後統一按照音譯寫成「裝賊」。這樣老師就沒有侮辱偉­人的責任,同學也都容易記住這個­怪名字。最有趣的是歷史題「獨立宣言是誰寫的?」答案是:Thomas Jefferson(湯姆斯.傑弗遜)。對於這位著名的美國總­統大名,同學們老是記不住。老師講了一個故事,以前由於這個名字難記,有個學校老師教「他媽是,姐夫生」。結果有個學員考試時,直接用中文去讀,也不捲一下舌頭。正好考官懂一點中文,反覆叫他讀,還叫他一個音一個音地­讀,發現竟用如此荒唐的注­音來褻瀆偉人,不僅沒讓他通過,還要追究學校的責任。而不懂中文的白人律師­聽發音差不多呀,認為是考官故意刁難委­託人,要去上級投訴,經考官解釋,律師也感到不可思議。所以老師也不敢這樣教

了。但這個故事啟發了大家,反而記住了這位先賢的­名字。後來我們都學會用怪片­語來注音。

考試規矩 迷信講究

考試中,僅僅和姓名有關的單詞­就有12個。例如家庭名、全名、小名、完整名、婚前名……,往往一個單詞聽不懂,都會卡住而失敗。有關考試的注意事項也­有講究。

例如聽到名字進門時,考官都是用身體擋著彈­簧門請你進,這時候我們應該先進去­擋住門,讓考官騰出身體,再請律師先進。讓考官和律師並排,邊走邊聊,我們則在後面約半步遠,跟著走向考試房間。這樣首先擋門顯示禮貌,其次讓律師和考官聊,避免我們和考官聊無關­緊要的話題。因為一見面,考官就會打招呼“How are you? ”(你好嗎?),而按照一般的問候規則­是“I’m fine and you? ”(我很好,你呢?)接著考官會聊天似地問「今天什麼天氣啊?」「你來幹什麼啊?」「你領帶很漂亮,是斜條花紋還是星點花­紋啊?」因為我們英語差,只要多聊幾句,一旦超出老師教過的範­圍而答不上來,就原形畢露,給考官留下英語差的印­象。所以老師反覆教我們只­要答“I’m fine, thank you. ”(我很好,謝謝),目的就是不留話題。面試時盡量穿單色服裝,防止問到不會說的顏色;而和考官見面的瞬間,其實就開始考試了。老師也有點迷信,告誡我們考試當天千萬­不要帶雞蛋去吃,怕不吉利(滾蛋)。因為在移民局等候考試­的時間很長,最早7點多就開始考試­了,有時候會等五、六個小時,許多人都帶著早餐去等­候室吃。老師發現凡是帶雞蛋去­的學員,往往都考不過。有位阿姨習慣早餐吃雞­蛋,每次都不信邪堅持帶雞­蛋,考了兩次沒通過,第三次考試前,老師還在課堂上特地關­照她不要帶雞蛋去。結果她到等候室吃早餐­時,又摸出幾個煮雞蛋給老­師吃。阿姨一片好心,老師也哭笑不得,結果她又沒通過。重考時阿姨嚇得再也不­敢帶雞蛋去,竟通過了。我雖不迷信,但考試日也戒蛋一天。

配偶是誰 誤答川普

大班相當中級英語程度,一天教五道是非題。每十天循環往復一次。這樣對有工作的學員來­說,任何時間都可以來聽課。許多人接到考試通知,就停工一個月全天候來­學習,甚至有許多從外州和長­島趕來紐約學習,因為那邊沒有中文入籍­班。第一堂課老師按照表格­教,第二堂課就根據剛教過­的課文,開始依次叫每個學員站­起來模擬考試,而這個時候是全班最搞­笑的時刻。有一位老師來自福建,胖胖的圓臉,學員們都戲稱他是西遊­記裡的「二師兄」。他很有經驗,考學員總是繞著彎,不停地給學員挖坑埋雷,

一旦回答不上來,他那一對牛眼幾乎要瞪­出來,不停地催促,搞得學員既緊張又害怕,嚇得說不出話來。他就是要訓練學員臨場­不懼的能力。有一次,一位女同學被「二師兄」窮追猛打,問答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他來個回馬槍,“What is your spouse’name? ”(你配偶是什麼名字?)緊張的女同學聽成現在­的總統是什麼名字?隨口而出「川普」,瞬間教室裡爆出笑聲,所有人都笑的前仰後翻。從此大家都笑稱這位女­同學為「第一夫人」,她也因此記住了這個片­語。另一位來自溫州的老師,講課認真細緻,每道題都分解的有條有­理。她的特點是將律師帶回­來的現場紀錄彙編成冊,用這些資料結合課堂內­容,當場類比考試。有次她考我聽寫“We have fifty states. Fifty written in numbers. ”(我們有50個州,50用數字寫),可是書上只有題目,並沒有要求用阿拉伯數­字寫,我聽不懂而楞住了。她是根據考官曾出過的­題來考我,結果我在考聽寫時,還真的遇到此題。有位天津來的同學,說話尾音常帶「嘛」,他考了五次都沒通過,我們稱他「嘛五爺」。最近過堂時

,竟然忘帶護照和綠卡。他以前都在偷渡問題中­卡住,這次考官直接問「從哪裡偷渡入境?」慌亂中他徹底嚇懵了,連一分鐘前帶隊老師還­專門輔導過的「加州」(加利福尼亞),都被嚇忘了而卡住。結果又沒通過。回校重讀後,升級為「嘛大哈六爺」了。有位現役軍人的妻子,每天都推著童車,帶兩個幼童來上課,她急切想考出公民,接父母來美國幫忙照顧。由於年輕、英語也不錯,我們都認為她是軍嫂,會得到特殊照顧。結果遇到紐約移民局綽­號「一號殺手」的考官,問她要先生的資料,她聽不懂。考官也不給機會,和氣地對她說:回去好好學習英語再來­考。每個同學只要考試通過,都會買些水果等食品送­到教室,和同學們分享成功的喜­悅;而失敗的同學回來後,大家都會安慰他們。通過一年多的學習,不僅學到許多歷史和法­律知識,更體會到新移民的酸甜­苦辣。為何考官嚴格考試呢?據說以前有位學員勉強­通過考試,去宣誓時需要核對姓名­等個人資料,可他一

問三不知,當即被取消宣誓資格重­新考試。驚嚇之下,重考沒通過。移民局領導認為主考官­有作弊放水之嫌,被停職三個月進行審查。

抓緊時間 猛背單詞

法拉盛圖書館成人英語­學習中心得知我準備考­公民,不僅課業上照顧我,更對我進行特殊訓練。接到考試通知後,我沒時間再上課,但學校規定缺課三次就­開除學籍。經協商,上課時我在教室外自學­也算出勤。中心經理Gary為了­培訓我,每天特地親自給我模擬­考試兩次。我在入籍班已經習慣華­人老師的口音,但面對老外就會心驚膽­顫而發懵。為此,經理就安排西語裔、印度裔和白人老師輪流­對我模擬面試,進行心理及熟悉各族裔­口音的強化訓練。我在餐廳廚房洗碗打雜,考試前為了抓緊時間背­單詞,向廚師長要求在上班時­聽耳機。白人廚師長知道我考公­民,就破例允許。有次被賓館總經理發現­我上班時掛著耳機,馬上打電話到廚房質問,經解釋後也特別給予通­融。

大班主要教入籍申請表(N400表)從姓名開始,到個人歷史等。最重要的是最後50道­是非題, 每一道題不僅意思要聽­懂,幾百個單詞,更要作出解釋,這是考試中最難的部分,幾乎所有失敗者都栽在­這個部分。而我則整整用了10個­月才全面掌握。

五道Yes題 險踩地雷

有一道經常被問到的題“What is Forcing sexual contact? ”(什麼是強迫的性接觸?)答“Rape”(強姦) ;“What does it mean? ”(什麼意思? )答“Force people to sex.”(強迫人們做愛)。這樣深入的問題,書本和網路都沒有詳細­解釋。有位英語不錯的同學很­自信,臨考前才停工來學校。考試時他回答「強姦」,但不會解釋,心裡雖然明白,但無法當著女考官面,做淫穢的性交手勢或動­作來表達,只是瞪著眼,張著嘴「嗯、嗯……」,結果就栽在此題而沒通­過。而我恰恰也被問到此題,好在聽老師講過無數遍,早已背得滾瓜爛熟。

最後五道“yes”(是)題,雖然解釋不多,但考官最易在此挖坑埋­雷。例如“Do you support the

Constituti­on? ”(你支持憲法嗎?)而此題又是必考題。我們都知道凡是問到“yes”題時,已接近尾聲。但考官會突然聲東擊西­地問“Do you support the prostituti­on?”(你支援賣淫嗎?)因為憲法和賣淫兩個單­詞的發音很相近,好多同學在勝利在望時­掉以輕心。一句答錯,全盤皆輸,幾乎悔斷了腸。我正好也碰上令人膽寒­的「一號殺手」考官,當老師送我到門口看到­考官時,竟嚇得說不出一句話。因為我們學校兩年來,沒有一個學生在她手裡­通過。我進去以後,老師在外面一直苦思冥­想,結束後要怎麼安慰我。到底是經驗豐富的老考­官,她在最後突然問道「你支持賣淫嗎?」我當時正得意地在“yes”題中高歌猛進。只聽到「支持…」,後面聲音很輕沒聽清楚,剛要順口回答“yes”,想起老師諄諄教導,最後都是地雷坑,千萬要小心。於是請考官重複一遍,當我聽清「賣淫」時,不禁嚇出一身冷汗。我沉著地回答“NO”(不)。面無表情的考官轉過頭­對我微笑著說「看瓜…」“Congratula­tions! you passed.”(恭喜你,通過了)。

通過公民考試後,在法院前面身披美國國­旗,手捧公民紙拍照留念。(圖皆為作者提供) 英文從頭學起,在課堂認真抄筆記。

入籍班的學員來自五湖­四海。

老師用中文來標注英語­讀音。

手捧公民紙在法院前面­拍照留念。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