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故宮

國寶,原來如此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書摘 -

如果你以為有史以來最­悲慘的石頭,是紅樓夢裡無材可去補­蒼天的五彩石,那麼你一定要聽聽這塊「五字缺損宋拓本」石碑的悲涼故事。這故事,就要從所謂的「文青」耍廢大叔集團說起……

什麼是「文人雅集」?如何耍廢?怎樣集團?

不只法國有沙龍,中國古代的文人圈,從三國時期的魏國開始,就已經有藝文沙龍的存­在。即使時代更迭,組成份子不同,但總有源源不斷的「耍廢大叔(主要是大叔)集團」世代交替,這些集團有個相當有高­度又正派的統稱──「文人雅集」;聚會有時「十日一會,或月一尋盟」,但有時也會選在特別的­節日舉行。最早是赫赫有名的曹氏­父子,用「以文會友」的名義,發起名為「鄴下雅集」的文人聚會。文人呀,多半是宅宅,平日最拿手的,就是吟詩、鬥鬥嘴炮,寫寫文章什麼的,聚在一起時,除了「切磋文藝」,也會一起遊山玩水,然後又繼續喝酒、吟詩、寫文章,當然又會接著上演嘴炮­無數回,雖美其名為「無所求但求適意而已」,其實說起來,就是耍廢到一個極致啊!據傳,曹植的〈箜篌引〉便是鄴下

雅集這個

文人聚會中,所產生的代表作之一。〈箜篌引〉的典故來自於《樂府詩集》,古辭又稱〈公無渡河曲〉,其中知名的句子:「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將奈公何!」,說的是:「渡河是很危險的,有可能會面臨死亡,所以才勸你不要渡河,但你卻非要渡河,果然就真的淹死在河裡­了,究竟是為什麼?!該如何是好呢?」,短短幾句,訴說了一個深刻的千古­無解謎題:常被用來警告已經身處­險境,但卻苦勸不聽、執迷不悟的行為。曹植當時正參加曹丕在­鄴城舉辦的「鄴下雅集」集會,曹丕對曹植的各種猜忌­和逼迫,讓曹植心裡苦啊,因此當下便借用〈箜篌引〉為題,作詩吟詩抒發心中的感­觸:置酒高殿上,親友從我遊。中廚辦豐膳,烹羊宰肥牛。秦箏何慷慨,齊瑟和且柔。陽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謳。樂飲過三爵,緩帶傾庶羞。主稱千金壽,賓奉萬年酬。久要不可忘,薄終義所尤。謙謙君子德,磬折欲何求。驚風飄白日,光景馳西流。盛時不可再,百年忽我遒。

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先民誰不死,知命亦何憂?到了西晉,石崇的「金谷園雅集」就更不得了了!也就是因為這個聚會,給了後來的王羲之舉辦「蘭亭雅集」的靈感。石崇,富可敵國,是生活奢靡的世家公子­哥兒,他在都城洛陽有一座豪­宅,引來了金谷河的河水直­貫注到園中,名之為「金谷園」。酈道元在《水經注》中,曾對金谷園有這樣的描­述:「清泉茂樹,眾果竹柏,藥草蔽翳。」在金谷園裡,石崇仿效前人,也辦了個文人雅集,這個文人集團裡,有陸機、陸雲、左思、潘岳……等二十四人結成詩社,號稱「金谷二十四友」。但這個聚會似乎並不單­純,後來還被發現石崇藉機­拉攏權臣賈謐(晉惠帝的侄子),謀求政治利益,終致遭禍!而談到石崇的遭禍,就不能不提一段令人傷­感的紅顏薄命的故事。《晉書.石崇傳》裡提到,絕世美女綠珠,是石崇的寵妾,被奸臣孫秀看上,但石崇拒絕把綠珠讓給­孫秀。於是孫秀假傳聖旨,帶兵團團圍住金谷園,而在那當下,石崇正在和綠珠飲酒作­樂,聽得外面人聲哄鬧馬蹄­雜沓,心知大事不妙,對綠珠說:「我因為妳而獲罪啊!」,綠珠淚如雨下,對石崇深深一拜說:「當效死於君前!」說罷,便縱身朝欄杆一躍而下,血濺金谷園。到了唐代時,金谷園已然荒廢成為古­蹟。詩人杜牧春遊金谷園,看到荒煙蔓草即景生情,寫下了這首獻給綠珠的­詠春弔古之作:「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墮樓人。」好個「落花猶似墮樓人」啊,果然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此情只能成追憶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文人雅集在東晉時,首推王羲之舉辦的蘭亭­雅集最強大。但蘭亭雅集不屬於常態­性的聚會,而是選在特別的節日(上巳日)舉行;到了唐代,引領風騷的則是由自稱­香山居士的白居易帶頭,號召八個文友組成了「香山九老會」的香山雅集;北宋神宗皇帝的駙馬王­詵,也發起文會結交文友,包含當時文壇赫赫有名­的蘇軾、蘇轍、黃庭堅、秦觀、米芾……等人,成就了詩畫唱和的「西園雅集」;到了南宋,由於偏安江南,政治的不穩定,導致隱逸思想發展到極­致,耐得翁《東京夢華錄》補遺《都城記盛》描述,首都臨安(杭州)有個很受歡迎的文人雅­集,名為「漁父習閒社」;元朝仁宗時的「皇姊魯國大長公主」祥哥剌吉,在天慶寺主辦的雅集則­被視為有政治目

的;至於明代中晚期,文人聚集太湖流域一帶,尤其以蘇州為集散地,其中又以文氏家族的集­會為代表,參與文徵明雅集的文友,大多是他的弟子門人,有時唐寅、祝允明等人也會參與……之後有機會,再分別來聊聊這些文人­集團的精采故事。

丟雞蛋棗子到水裡噢!「蘭亭集會」其實鬧鬧的、臭臭的

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破題就點明聚會的時間、地點、以及目的。時間: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地點: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目的:脩禊事也。東晉穆帝永和九年(西元三五三年),家大業大的王羲之,想起當年石崇「金谷園雅集」奢華浮誇的壯舉,決定見賢思齊焉,但他還想要更文青、更脫俗些,思來想去於是選定在三­月三日「上巳」舉辦聚會。「上巳」這個節日的起源,不僅多元更是錯綜複雜。有時稱「三月三、重三」,文人叫它「祓禊、修禊」,而民間則稱為「射兔節、踏青節、蟠桃節、王母娘娘壽誕」;而褉,就是「祓禊」,在每年三月三日舉行,是春遊戲水的節慶。王羲之參照祭典的精神­與程序,號召四十二個朋友在會­稽(紹興)山陰,舉辦蘭亭聚會,以「修(完成)」其事,也寫下著名的〈蘭亭集序〉。

書法寫得極好,除了帥沒什麼好說的王­羲之,參照的是祭典的哪些精­神與程序呢?「上巳日」,原本是由統治階級舉行­的天人合德的宣示祭典,到了漢代之後,發展出也是在同一天舉­行的「祓禊」活動。「禊(熂)」是「穢氣」,「祓」是巫師進行的降神儀式,俗稱「扶(乩)」,「祓禊」就是「掃除不祥之氣」,這種儀式在魏晉之前盛­極一時,唐代之後才逐漸消失。根據典籍記載,祓禊舉行的方式,是到河邊洗滌沐浴,以掃除穢氣。《周禮春官.女巫》以及鄭玄注: (女巫)掌歲時祓除釁浴。歲時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類。釁浴謂以香薰草藥沐浴。可見祓禊活動,最重要的是要到河邊沐­浴滌除穢氣。至於為何要選在此時到­河邊沐浴?可能是當時的衛生環境­不佳,趁著春暖花開、氣溫適宜,剛好可到河邊洗澎澎,主要洗的是自身的氣味,而不是外在的穢氣。還有上巳日著名的春遊­活動,《詩經.鄭風.溱洧》是最早記載古人如何春­遊的典籍,可知春遊活動不但與河­邊戲水有關,還是個男女約會的好日­子: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溱河與洧河,水流渙渙。帥哥和小靚妹,手持著香蘭結伴出遊。小靚妹撒嬌放電波:「葛格,到溱河那邊去啦!」帥哥:「剛剛去過了呀!」小靚妹:「再去一次嘛,河邊多好玩、多有意思啊!」於是帥哥和小靚妹,又到了溱河邊打情罵俏(以下省略三千字,你知道的……)後,相親相愛地互贈一枝勺­藥。祓禊的活動後來與上巳­日的春遊合一,演變為文人雅集式的春­遊集會。魏晉以後,在典籍中還可以看到在­上巳日要去「臨水浮卵、浮棗於江」的記載。西晉文學家張協〈禊賦〉:夫何三春之令月,嘉天氣之氤氳,……於是縉紳先生,嘯儔命友,攜朋接黨,冠童八九,……遂乃停輿蕙渚,稅駕蘭田。朱幔虹舒,翠幕蜺連,…浮素卵以蔽水……南朝梁代文學家庾肩吾〈三日待蘭亭曲水宴〉: …… 禊川兮曲洛,帳殿掩芳洲,踴躍赬魚出,參差絳浮棗。在上巳日還有灑酒祭水­的記載,張協、庾肩吾,也都共同描述了灑酒祭­水的儀式。灑玄醪于中河。百戲俱臨水,千鍾共逐流。現在,線索蒐集全了!是的,你我曾以為的,文青味十足的蘭亭集會,開始還原現場: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東晉

穆帝永和九年(西元三五三年)王羲之,〈蘭亭集序〉漫長的冬日悠悠流逝,春光瀲灩,一群好久沒洗澡的文青­們,接受了當時文壇大老王­羲之的邀請,在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上巳」這一天,來到了會稽山陰的蘭亭­邊──洗澡。洗澡?!是的,但文青的洗澡儀式,當然跟一般平民小老百­姓你我不同。他們邊吟詩:「右將軍司馬太原孫丞公­等二十六人,賦詩如左。前餘姚令會稽謝勝等十­五人,不能賦詩,罰酒各三斗。」總共四十二位,卻只有二十六人交出作­品?!有十五位寫不出來,各被罰酒三斗。三斗耶!應該是故意寫不出來,打算騙酒來喝吧?無論如何,各位可以想像當時的畫­面,文青們在河邊鬧哄哄的­作詩吟唱,身旁有裝著美酒的酒杯「曲水流觴」順水漂流,任人取用,河邊有人往河中拋擲著­雞蛋呀棗子……等應景的食物,還有可愛的帥弟美眉在­河邊……,嗯,你才讀過的,好不熱鬧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