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 中國留學生 :語言障礙 困難

「當東方遇見西方」溝通不暢導致心理壓力 有時感到不受歡迎

World Journal (New Jersey) - - 美東 - 記者和釗宇╱紐約報導

紐約大學社工學院聯合美國亞太社會工作研究所(PEARL Institute)等教育研究機構16日在紐約大學金梅爾中心(Kimmel Center)舉辦「當東方遇見西方」中國和其他亞洲留學生在美留學專題座談會,與會者表示,語言交流不暢是中國留學生面臨的最大問題,也是心理壓力的主要來源之一。

根據紐大社工學院的數據,從小學到研究所, 中國等亞裔學生占美國所有國際學生的35%,為美國教育系統每年帶來超過15億元的資金流入。然而,由於文化和社會差異,這些留學生面臨嚴重的文化衝擊,有些人因而產生了巨大的精神壓力。本次座談會雲集了社工、精神健康、教育等領域的研究者,討論中國留學生在美國面臨的問題和解決方法。參與討論的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主席高級顧問布拉門索( Peggy Blumenthal)表示,「來美國學習生活的中國留學生,面臨生活和心理的巨大壓力,例如英語交流不暢、學術誠信堪憂、難以融入美國校園 生活等。」

紐約大學社工學院副教授馬丁(James Martin)則認為,中國留學生面臨的最大困難是語言問題,「即使他們在中國英語成績很好,到美國留學也難以適應課堂複雜的討論。」交流困難的同時,中國留學生也面臨巨大的心理壓力,這種壓力主要來自於父母的期許。因為他們大多是獨生子女,而父母又傾盡所有供他們出國學習,「如果學無所成,他們會感到羞恥」。馬丁還說,通過調查,也有一些中國學生表示,在課堂上感到自己不受歡迎,「例如,美國教授有時很難念準中國學生的名字,而有的教授就直接說『那我就乾脆叫你XX吧』,這讓學生感到自己不受歡迎。而且中國學生上課也不敢提問題,但是不問問題就更加缺乏教授的指導。」

紐大社工學院副教授霍金斯(Robert Hawkins)則表示,中國留學生還有一大問題是留學目的,「例如,我在社工學院遇到很多中國留學生,他們經常問我,『該如何轉到史登商學院?』原來,這些學生只是認為社工學院更好申請而已,把它當作先邁入紐約大學的門檻,而並非真的想學社工」。

紐約大學社工學院聯合美國亞太社會工作研究所等教育研究機構,16日舉辦「當東方遇見西方」專題座談會,探討中國等亞洲留學生在美留學所遇到的困難與阻礙等。(記者和釗宇/攝影) 的學生回到台灣工作,在服務弱勢團體時,加入道教、佛教等宗教文化元素還相當有效。盧又華說,美國社工常面臨西方療法對亞裔患者成效不佳的困擾,有52%患者不願回來看診。她指出,很多人認為都是病人的錯,包括亞裔不看心理醫生、亞裔可以用意志力克服心理疾病等等,但她教導非亞裔社工,要治療亞裔最重要不是族裔問題,而是了解亞洲文化。

她表示,運用八段錦、甩手功、氣功、靜坐等各種養生之道對身心靈健康大有助益,也很適合用在國際學生身上。特別是研究所學生壓力特別大,無論亞裔或非亞裔,練習「正念」(mindfulness)與培養內在慈悲課程的學生,心理壓力會減緩。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