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美國封堵中國下一個殺器?

World Journal (New Jersey) - - 綜合 -

美國用關稅作武器,和中國展開貿易戰能否收效、誰勝誰負,還待揭曉。跡象顯示,美國可動用遏制中國的「武器」,可能還包括石油供應和油價。「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的匿名談話報導,美國已要求購買伊朗原油的各國,須在11月4日(伊朗民眾1979年占領美大使館之日)前,把從伊朗進口原油量降至零,否則將面臨美國嚴厲制裁。川普這個向全球發號司令的政策,刺激油價高漲不退,除了有利美國石油出口,將來可能藉油價遏制中國發展,其動向和影響值得留意。美中近年競爭,多方面涉及油價或石油供應。南海主權之爭,是為控制中國石油和貿易進出口要道;「一帶一路」很多計畫如東南亞鐵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等興建租借,中國投入巨資,都在建立陸上石油輸入替代管道。中俄合作建天然氣和石油輸入管線,也在確保中國能源供應和國家安全,防止被美國扼住咽喉。這些競爭引發美中軍備競賽,雙方都投入巨大資源。川普政府今年5月退出 與伊朗核協議,重啟對伊朗制裁。除了川普偏以色列的立場影響之外,也兼具遏制伊朗、連帶牽制中國石油來源。貿易戰如續升級,美國再動用霸權力量影響石油供需,將直接牽動美中競爭。「石油戰」是否接貿易戰之後點燃,繫於以下因素和背景:一,表面上,美國制裁伊朗,封堵其石油輸出,要扼殺伊朗收入來源,砍斷其經濟命脈,壓迫伊朗屈服並棄核。伊朗是OPEC第三大產油國,每日產量約380萬桶,出口250萬桶。美國如封殺成功,國際市場將有250萬桶缺口,早已造成油價回升。5月迄今,國際油價從每桶50多美元漲至70多元。二,美國可能續協調沙烏地阿拉伯等國配合,把油價控制在合理高價位,效應有二:一是美國頁岩油業者不再擔心油價低於開採成本,符合川普和共和黨偏向石油業利益立場;二是美國已從世界最大能源進口國變出口國,2020年可能成最大石油淨輸出國,高油價有利美國石油業發展和國家利益。

三,中國2017年起超越美國,成全球 最大原油進口國、第二大天然氣進口國後,能源依賴外國愈發嚴重,價格一漲,中國立即受壓。以中國去年進口4億噸(約合30億桶)原油計,國際油價每上漲1美元,中國就多支付30億美元。但依過去經驗,高油價對中國經濟成長影響最多只約0.5%,不見得很致命。四,美國和伊朗敵對,中國卻成伊朗最大依靠。伊朗是中國第六大原油供應國,中國去年從伊朗進口原油3115萬噸(22.84億桶),占進口總量7.4%;中企在伊朗承包項目已達1500億美元,伊朗是中國機電出口重要國家,中國製汽車約四分之一銷伊朗,打擊伊朗也順便壓制中國。

美國發「封殺令」,要求11月起各國自伊朗進口石油歸零,對中國可能構成新壓力,是川普檢驗中國「友善」度的指標。歐盟多家大石油公司已退出和伊朗合作,南韓也低頭了,日本、印度還在觀望。中國如不配合,美國是否有新措施制裁中國?但如果配合,豈不意味中國被美國宰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