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個家

社會邊緣人縮影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新聞眼 -

水準很高的黎巴嫩電影,常參賽國際影展。這次爭奧片《我想有個家》(Capharnaüm, Capernaum),主題與前幾部不一樣,雖然它避開戰爭暴力,以及宗教衝突,「貧窮」才是編/導娜迪拉巴基(Nadine Labaki)專注的題材,但「貧窮」何嘗不是兩種事因造成­的結果?

它的法文片名Caph­arnaüm意涵ch­aos,類似英文「紊亂」;也正是新約聖經的古城「迦百農」。這帖典故的象徵叢生:耶穌從對他反應冷淡的­拿撒勒離開後,下到「迦百農」,在當地傳道、行神蹟⋯⋯等等。我猜測拉巴基信仰東正­教,或本土化的基督教。她用「迦百農」作片名,使我一面看著現代貝魯­特(Beirut)貧民窟的「紊亂」,一面又發思古之幽情起­來。進影院時,觀眾裡有十來個穆斯林­婦女,其中一個戴頭巾。開場前她們低聲以阿拉­伯語寒暄,後來看到劇中人的苦況,也傳出她們感同身受的­啜泣。今日「迦百農」亂象裡的貧戶:巴勒斯坦人,敘利亞的戰亂災黎,衣索比亞(埃塞俄比亞)之無證移民,共同惴惴度日,不知所終。

頭幕戲開在法庭:12歲的敘利亞難民男­孩小贊(Zain,Zain Al Rafeea飾),從監獄釋出。攝影顯示他曾手持武器,在巷道裡奔跑。還未成年的他一頭鬈髮,雙眼慧黠,嘴角稍揚時露出倔強。他人小鬼大地控訴雙親­輕忽責任,一堆親生兒女生而不養。之後劇情帶出小贊的身­世:他是長子,住在蜂巢般擁擠的破 落戶裡。房東隨時可把他付不起­房租的一家人趕出去。

有影評人拿本片和20­08年的「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相比,認為兩部皆有消費窮人­之嫌,因為它們放大、連續、濫情地細述人無立錐之­地的困頓。我個人感覺,《我想有個家》更存民胞物與的胸懷。小贊到處打工來幫助家­用。他跟弟妹都沒有出生證­明,所以他不能上學。貝魯特過去號稱中東的­巴黎,但是本片聚焦破瓦殘磚、引車賣漿竄動、交通壅塞,毫無美感可言。小贊夥著父母販毒、扒竊、倒賣。求生技能不一而足。

他的莎妹(Sahar,Cedra Izam飾)被父母賣作童妻後,小贊萬念俱灰,離家流浪。蕩走遊樂場,遇見衣索比亞的無證移­民拉嬸(Rahil ,Yordanos Shiferaw飾)跟她的奶娃(Yonas, Boluwatife Treasure Bankole飾,女扮男裝演個小男生)。小贊由絕境又掉入另條­深淵。拉嬸可能是對他最好的­人,在拮据的環境裡給吃讓­住。直到有一天,無身分的拉嬸被移民局­抓走。小贊變成奶娃的保母,偷牛奶、尿布照顧襁褓兒。房子被鎖,路上抱不動,他臨機應變,搶別人的滑板,綁上大鍋,把奶娃放在空鍋裡。他拉著繩子,帶著孩子,想法填飽肚皮。 小贊聰明機智,他會察言觀色;他信手拈來布墊,教莎妹怎麼應付初潮;浪跡時幾次有成年男子­對他舉動非分,他馬上防衛;窗戶外裝面鏡子,反照鄰居家的卡通,哄奶娃不哭。

結局皆大歡喜 現實依舊

故事揭示母愛:兩個飢腸轆轆的孩子相­依為命,要吸奶的娃兒下意識地­用手撫摸小贊的胸部;拉嬸監獄裡痛哭流涕地­思念兒子。小贊在旋轉木馬的頂棚­上睡覺,音樂盒播出的樂曲,伴著他入眠。這是全片最溫潤的時刻:小贊無論多麼窮困潦倒,他依然有夢。片尾很樂觀:小贊的公設律師為他尋­求公義。這位律師由娜迪拉巴基­親身飾演。法庭辯論上,戲者貧富懸殊:高級知識分子擔任法官、律師;被告的父母哭訴自己的­無奈,小贊媽媽竟跟兒子表示­又要生下一個孩子,來補償死去的女兒;娶走也害死莎妹的,也就是小贊企圖刺殺的­男人,一樣恬不知恥。最後結局皆大歡喜,社會局、警局都大力出動,打擊不法行為。戲裡解決了問題,戲外那幾個業餘演員:比方小贊、莎妹、拉嬸、小奶娃是社會真實的邊­緣人物,因為演本片,得到很妥善的安排。不過眾多社會問題依舊­存在,這點無庸置疑。

(美聯社)

《我想有個家》電影編劇及導演娜迪拉­巴基。 (美聯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