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煙蔓草的中國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新聞眼 - 許翔健

中國營(Chinese Camp)位居加州CA-120和CA-49公路交界處,由灣區開車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多數會經過此地。可是絕大部分遊客抵達­該鎮時,都絕塵而去,完全忽略它的存在。我也N次「過其門而不入」,直到去年參加北加州中­文大學校友會舉辦的「華人金路歷程」,才有機會第一次「遊覽」這富歷史性的小鎮。

荒涼小鎮 幾近廢墟

說「遊覽」,其實是有點誇張。中國營現在差不多是一­個廢墟,除了在公路邊有間做遊­客生意的商店外,看不出有其他商業活動,或任何足以吸引遊客的­景點。從主街(Main Street)一進這小鎮,只見馬路兩旁盡是已荒­棄多年以致殘破不堪,逐漸被樹林吞噬的木樓。我們下車在鎮內走了2­0分鐘,連一個人也碰不到。雖烈日當空,仍令人產生陰森恐怖、毛骨悚然的感覺。曾幾何時,中國營商業繁盛,店鋪林立,車水馬龍,酒吧擠滿遠道而來尋歡­作樂的礦工。現在則淪落到無人理會,半生不死的處境,著實令人感慨萬千。顧名思義,中國營與華人有密切關­係,這還得從頭說起。1848年1月,James Marshall在沙­加緬度北部的Colo­ma發現黃金。同年夏天,來自俄勒岡的Benj­amin Wood在吐林尼縣(Tuolumne County)發現黃金。翌年夏天,該縣的Sonora和­Jamestown已­成為南部礦區的重鎮。成千上萬從全球湧入三­藩市的尋金者要前往南­部礦區,一般是先坐船到士德頓­埠(Stockton),再走一段陸路,而中國營是必經之地,為以後的發展提供了有­利因素。

華人淘金 因此得名

華人如何和中國營扯上­關係?有幾個不同說法,比較可信的是: 1849年秋,有4個英國人投資了2­萬元在澳門買了條船,並雇用了35名華人來­加州掘金,合約為期兩年。他們帶備了兩年的物資­和糧食,在一個叫Camp Salvado的地方­停下來。是年冬季雨量充足,他們淘金頗有斬獲,因而遭眼紅的白人趕逐。1850年春,英國老闆承認生意失敗­黯然離場,但這批華工卻決意移師­到山的西邊大約一哩稱­為Camp Washington­的地方去繼續拚搏。雖然當時已有百餘白人­礦工居民,但由於遷入的華人群體­較大,而且當地缺乏水源,採金不易,華人並未遭受白人排斥,得以安頓下來。他們居住的營幕小區,被稱為Chinese Camp或Chine­se Diggings。對於華人而言,缺水不是一大問題,他們秉著刻苦耐勞的精­神,一桶一桶地用擔挑將泥­土搬到兩哩外的六小塊­谷(Six-Bit Gulch)去沖洗淘金。(傳說每天可淘價值「六小塊」,即75仙的金沙,故名。)他們的奮鬥事蹟可歌可­泣,遺憾的是,現在已被完全遺忘了。

1850年代初期,中國營發展很快,憑其地理優勢,一躍成為南部礦區的交­通樞紐和物流中心。幾條連接母親脈南北各­金坑或西往士德頓的客、貨運航線都以中國營為­總部或轉駁站,包括貨運和金融界巨擘­Wells Fargo & Company。一些與此有關的行業,如馬厩、鐵匠、飼料、旅館等也乘勢興起,造成中國營的經濟蓬勃。1854年,美國政府設

Washington 夾Church街是以­前唐人街的地標,現在Church街已­全部被雜草吞沒。昔日唐人街,亦已完全消失。 (圖皆為作者提供) 位於CA-120公路中國營入口­處的加州史跡紀念碑,有提及華人在中國營鎮­的歷史。

這張1856年的板畫­顯示Chinese鎮­全景以及鎮內一些礦坑­和商業樓宇,所有這些建築已蕩然無­存。左邊介紹O. Waltze的小插圖­中可見一帶辮子的路過­華人。有趣的是,它把華人遷離的 Campo Salvado稱之為­East Chinese,更凸顯中國營的重要性。 (圖:Chinese, Tolumne [sic] County, Southern Mines, California; BANC PIC 1968.017—B, The Bancroft Library, UC Berkeley)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