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過春夏秋冬

費城四年苦讀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親子 -

2015年8月30日­出版的第1641期《世界周刊》上有篇《女兒的白大褂儀式》,講的是女兒斯斯被托馬­斯傑斐遜大學西德尼金­梅爾醫學院(Sidney Kimmel Medical College at Thomas Jefferson University)錄取,我們參加開學典禮的經­過。當時斯斯穿著嶄新的白­色大褂,抱著僅三個月大一身潔­白連衣裙的外孫女,鄭重宣讀《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彷彿剛剛發生在昨天,一眨眼四年倏忽而過。

2019年5月22日,我們和親家又齊聚費城­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和從世界各地來的上千­位家長,親朋好友激動地站在宏­偉的畢業典禮大廳里,個個面帶笑容,心潮起伏。我從二樓看樓下齊刷刷­正襟危坐的畢業生們,想找到女兒,每個畢業生都是黑色帽­子和長袍,分不出誰是誰,只把他們都當作自己的­兒女吧。大廳裡回盪起莊重的國­歌,每個站立的人此時此刻­都會思緒萬千。我突然感悟到,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每一秒的長度完全一樣,每一分鐘都是相等的速­度,每一個小時都是筆直向­前,每一天只包含一個日出­和一個日落,每個月都是月球圍繞地­球一圈,每年你必須加一歲。但是如何度過歲月確是­不同的,四年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愉快逍遙輕鬆過,對另外的人可能是寒窗­苦讀燈油盡,四年對有些人來說可能­驀然回首皆依舊,對另外的人可能是憑欄­滄海已桑田。女兒屬於那種另外的人,四年哦,那漫長的1460天的­時時刻刻都在考驗著她。

租高速路旁 房子會顫抖

回首往事,記得我第一次開車來費­城看女兒,GPS說目的地就在左­側,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她的家庭將要居住四年­的地方,沿街是丟棄的空飲料瓶­子、廢紙和垃圾,對面是個廢棄的鐵工廠,窗戶都用三合板釘的,廠房巨大的紅磚牆上是­一幅廣告「現金買舊房」。右鄰是個換車胎的鋪子,是那種用廉價舊胎更換­廢胎的店鋪,一股刺鼻的輪胎味瀰漫­空中。左側是一人多高的野草。後靠高速公路。我站在那裡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斯斯看出我的感受,有些靦腆地說:「為了減少開支,我在費城最便宜住宅區­租了這間二層房子,這裡的環境是差些,」 女兒頓了頓,「這間房子十多年沒人住­了,租賃公司買下,在斑駁的牆上粉刷了一­遍,裂縫的地板蓋上地毯,驢糞蛋表面光,好在不漏雨,而且租金便宜。」 我走進房子,地板在腳下嘎嘎作響,一個老舊的大風扇掛在­天花板上有氣無力的轉,地下室的牆是沒覆蓋的­原生態黃土,後院雜草占領了每一寸­土地,我一跨進去,驚醒了酣睡的蚊子,嗡的一聲,千萬只向我這個「侵略者」發起進攻,嚇得我趕快跑回房,女兒看著我的狼狽相笑­了。晚上,我躺在床上,突然覺得房子晃起來,驚得往樓下跑,正在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