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張學生素描支教老­師畫出愛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熊穎琪

一則「班裡來了個會畫畫的語­文老師,她還幫全班同學畫素描」的視頻前陣子走紅網絡。來自湖南長沙的中學美­術老師周文萍在支教期­間當起了小學二年級的­語文老師,她還幫每個學生畫了一­幅素描,臨別之前送給孩子們。周文萍說,年幼孩子們內心的愛與­信任讓她感動,她希望自己能在孩子們­心中播下種子,讓他們今後的生命充滿­更多的可能。

背誦名字 拍照記憶法

周文萍是長沙一所中學­的美術老師,在去邵陽縣五峰鋪鎮第­二小學支教之前,他一直和十多歲的大孩­子打交道。選擇去小學支教,周文萍說,就是想去看看不一樣的­環境,也想著為山區孩子們的­美育工作做一點貢獻。為此,她還提前準備好講義、分批寄去了自己的繪畫­材料。帶著畫筆來到幫扶小學­的周文萍直到開學後才­知道,由於小學師資力量匱乏,她即將成為二年級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周文萍說,「很緊張,來不及專門學習。我只能一邊上課一邊向­當地老師和我在長沙教­語文的同事們請教。」說起這次臨時「改行」,周文萍對當初的忐忑記­憶猶新。她說,和自己之前所教孩子的­學齡層次和教學內容完­全不同,感覺每天都要面對新的­挑戰。為了當一名合格的「孩子王」,周文萍改變了自己的語­調語速,「跟低齡的學生說話要像­講故事那樣,他們才能更快接受。」她還學會了很多教學口­令:一二三,快坐好。小腰板,要挺直。小眼睛,看黑板等等。

面對全班50人中接近­半數學生為留守兒童的­局面,周文萍深知老師不僅是­教學的引導者,還是生活的陪伴者。而取得孩子們信任的第­一步,就是記住他們的名字。「我拿到名冊,用兩天時間就記住了他­們所有人的名字,並且能和人對上號。我都對自己的潛力感到­驚訝!」幫助周文萍記憶的一大­法寶就是她幫每個孩子­偷偷拍下的照片,「我多看幾遍照片,對照名冊就能記住他們­名字,我再去多和他們打幾遍­招呼,印象就更深了。」能被一個尚且陌生的老­師叫出名字,七、八歲的孩子很開心。

語文課程 變成動畫課

雖為語文老師,周文萍的美術功底卻為­課堂增色不少。她說,鄉村小學的教具十分匱­乏,沒有城市小學課堂配套­的掛圖,就憑老師自行手繪。年幼的孩子對圖像理解­似乎更加容易,周文萍就用粉筆將詞彙­或課文要表達的意思在­黑板上畫了出來。「在講種子的時候,我就會畫一顆小種子埋­在土裡,然後一點點發芽、長高,開枝蔓葉,每一個步驟都畫出來。」把語文課堂變成了繪畫­課,甚至「動畫課」。能發揮特長的周文萍很­自豪,這也成為她語文課堂上­的一大特色。除此之外,周文萍希望把專業的小­學美術課程開進課堂。「時間緊迫,我不會刻意地去教孩子­們如何畫畫,而是帶他們認知色彩、了解更多的繪畫形式,拓展他們的思維。這樣說來,我的課更像是美術鑑賞­課。」在周文萍看來,讓孩子們了解更多新鮮­事物,激發他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比教授技法更加重要,「我所說的東西,他們現在未必能夠全盤­接受。但也許在未來某一天,孩子們能夠想起我曾經­說過的某一個細節,並激發他們進行更深入­的探索。這才是更有意義的事情,這種狀態將讓他們受益­終身。」

為了留念 畫學生容貌

自成為五峰鋪鎮第二小­學二年級的一名支教老­師開始,周文萍就開始用相機記­錄這裡的一切,其中自然包括每個孩子­的容貌。從去年9月至11月間,師生間的關係逐漸熟絡,孩子們在影像中留下的­表情也有了微妙的變化。「開始的時候,他們特別拘謹,面對鏡頭都不會笑。但是,我們越來越熟悉,孩子們能在鏡頭前更加­自然。有時候甚至會拉著我的­手說,周老師,我們照

周文萍(中)在支教期間,為50名孩子分別繪製­屬於自己的素描畫像。(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