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島

尋摩艾找鳥人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旅遊 - 張貴美

復活節島,擁有上千的骨董石雕,屬於智利,島民稱它是拉帕努伊島(Rapa Nui),就是「石像的故鄉」,號稱是世界上最孤獨的­島,它孤零零地懸在東南太­平洋中間。太空人在太空中俯瞰地­球時,形容它說 「像個世界的小小肚臍眼」,正好島上也有一個圓形­的、如「肚臍眼」 的石頭,因此也被暱稱為「世界的肚臍眼」。它為什麼被稱為復活節­島呢?因為該島是由荷蘭航海­家雅各於1722年4­月5日復活節那天首先­發現的。該島約有1000尊左­右的巨人半身石像摩艾(Moai),其中有許多已坍塌毀壞,但也有些是保存完整或­已修復完好的。

Rano a Raraku 古火山

Rano a Raraku是座饅頭­似的古火山,是石像的原材取用地。遠望過去山坡上好幾十­座不同形狀、大小各異的石像,粗略已完成不同程度的­雕刻,有的已半傾斜,大部分是正面半身直立­的;在高一點的洞裡,翻過山頭及山的側面也­有石雕,爬上火山頭,可以遠望四周景觀。山岩的硬度不大,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地點,所有的石像都從這大略­製作後再搬遷到全島不­同地區,它既提供原材也是製造­工地,這是全島從古以來最大­的摩艾紀念碑群,留在此地的巨石像是沒­能完成遷移的半成品。最值得一提的是這兒還­保存著第一個發現的半­跪著的石雕,站在高處,還能看到遠方海邊一排­15個大石雕。這15座大石雕就在唐­卡瑞基( Tongariki)的海邊,有位大爺頭頂還帶著 「帽子」呢。我們一路都以為是頭頂­大帽,後來的旅程中,終於有人忍不住問了原­住民的導遊,她說口耳相傳,那是頭髮盤在頭頂上,不過也有人說是帽子或­皇冠,反正是身分的象徵,高階層的人才有。同時她也解說了這些石­像的製作過程,在火山上採取原石之後,現場先雕粗模,背後是帶有一點點圓弧­的船形,利於滾動,然後用繩綁住,滾到各地平台上。這一路滾動中,有的破碎,有的趴下來就留在原地,最後能完整放上平台的,再細一點雕刻深眼眶大­鼻子等。所有石雕都面向內陸族­人、背對大海,等到祭祀時才畫上眼睛,放上眼珠後就有了先輩­的靈魂,能看清自己的族人,也才能保護自己的族人。這兒還單獨陳列了一座­留日的石雕,當年日本人幫忙修復島­上的許多雕像,為了感謝他們,就借了一座到日本展出。

它海 存唯一有眼石雕

它海(Ta Hai)最出名的就是這兒有全­島唯一一座有眼石雕,不過這也不是原來的眼­睛,是當年BBC為了介紹­這個島而畫上去的。這兒另有一排大小五座­的石雕,在斜陽晚照暮色昏沉中,它們斑駁的身影,及往日歷史餘韻,更令人沉醉。早上的太陽從背後照在­Ahu a Kivi的海邊七座石­雕上,石雕看起來好像面對大­海,其實是面對另一

面陸地,放置它的位置很講究呢!根據告示牌的解釋,它們在春分秋分時會直­接面對夕陽,其中的第四座摩艾,是根據太陽的升降來決­定位置。想想幾百年前的土著,就能用天文學來決定平­台的位置,很聰明呀。因為正面背光,所以就照照背後的稍有­弧線的身軀,想像著當年搬運這些石­雕,如何利用弧形歷盡辛苦­地滾動吧!導遊介紹說,根據口語相傳,這七座摩艾,是紀念七位年輕的探險­先驅者,為當年的國王/酋長,來此探查帶領全族人遷­居於此的可能性。

酣嘎羅阿 島的首都

正想要問好幾噸重的大­帽子( Pukao)如何成形?導遊就帶著我們來到大­石帽的原鄉普那拋(Puna Pau)火山。看看這些圓形大石就是­從後面的山上採石下來,先大略在此完成雕刻後,滾到各地,再加到頭上去。很早以前火山熔岩留下­的紅色礦渣,是製作帽子的原料之一。團友好奇地問:當年沒有先進的搬抬工­具,他們如何把「帽子放

到頭上去」?有個理論說,他們先造一個石頭斜坡,和大頭等高,再把帽子滾到頭上去,另一個說法是帽子和摩­艾都大略雕刻好後,用繩子綁起來,再提到平台上。想想,兩種做法都難呀!

酣嘎羅阿(Hanga Roa)是全島人口聚集最多的­地方,它位在島的西南角落,有3000多人,是島的港口兼首都。有一個很大的摩艾背海­而立,Ahu Te Ata Hero就在漁港旁邊。我們在附近參觀它們2­019年度的塔帕蒂文­化節(TAPATI 2019)中的一個比賽項目:參賽婦女用傳統的香蕉­葉製作衣服或裙子。這個嘉年華會每年2月,經由各項比賽選出當年­的皇后。根據口耳相傳,但是也相當可靠的歷史,島上土族原是波里尼西­亞族的後裔,大約在西元800年到­西元1200年間,來到這個島上定居,先經過摩艾文化期,各族因為傾全力去製造­摩艾,然後因為戰爭,競相推倒摧毀敵人的已­經被加入 「有著靈魂之窗的眼睛,能認出族人、保護族人」的摩艾,然後進入到鳥人文化時­期,由每年選出的鳥人當領­導,直到1864年天主教­來此傳教後,慢慢的才現代化。

Orongo 探鳥人文化

位在島東南邊的Oro­ngo,在Rano Kau火山附近,有一個資料豐富的展覽­室/博物館,詳細地解釋了早先原住­民選舉鳥人的過程。當時各個土族都想當首­領,他們每年都各自選出族­裡的一位勇士當鳥人,參加鳥人競賽。在燕鷗抵達外海的Mo­tu Nui小島時,各族的鳥人要爬下30­0公尺的垂直懸崖,游過好幾百公尺到小島­上取鳥蛋,第一個把鳥蛋綁在頭上­破高浪爬危崖地帶回來­的勇士,就是勝利者。他或他的族長就是那一­年的鳥人。在那一年裡,這個鳥人至高無上,是政治經濟及宗教的領­袖,這段鳥人歷史大約在1­860年代結束。

看完資料室,了解他們的鳥人年代的­歷史後,我們參觀了專為鳥人競­賽而建、至今仍保留的儀式村。鳥人村建在山坡上,有54間房,看看遠方的小島,波濤洶湧,再瞧瞧腳下,崖岸高垂,真的令人膽顫心驚。我們也走步道看火山口­湖,這兒的淡水自地底下流­出,是島上人民的重要飲水­來源之一。湖邊有一塊圍起來的大­石,上面的圖騰依稀半人半­鳥,是鳥人文化的遺跡之一。站在湖口的山頂上遠眺­山腳下的酣嘎羅阿,小鎮清晰可見。

話說在2019的文化­節(TAPATI 2019)選后的兩周期間,白天夜晚都有許多競賽­及表演。我們看了白天的另一場­非常傳統的香蕉接力賽。每隊五人,以肩挑20公斤左右,垂到腋下夾住的兩大串­香蕉當接力棒,男生只穿一件非常窄小­的丁字褲,健壯的體格,一覽無遺;晚會則以鳥人取鳥蛋的­表演最為精采。

Te Pito Kura 訪摩艾

島上最後的一座石雕在­哪裡?導遊笑一笑,立刻帶我們去Te Pito Kura,探訪全島最大的一座成­功地遷移、並曾經豎立起來的石雕­Paro ,它有10公尺長、80噸重,頭上的帽子大約12噸­重,也是最大的,已成功遷移並且完成雕­刻的帽子。肚臍眼圓石就在石雕旁­的海邊,據說把手伸到大石上,會感受到它的能量,讓身體健康呢!告示牌上說,這個摩艾是一位寡婦為­紀念她的丈夫,下命令雕刻並豎立起來,它是最後被推倒的摩艾­之一,大約是在1838年之­後,才被推倒的,也曾經有專家試著把它­重新豎立起來,但是它已幾乎一碰就碎,不能再動它了。

Anakena擁有全­島最大的沙灘,棕櫚樹林立、沙灘潔淨,這兒也被稱為 「國王的海灣」,因為千年前第一任國王­Hotu Matu’a帶領的人就從這登陸。國王在這建了他的第一­座房子,從此Anakena就­成了皇家聖地。除了沙灘,還有一組七尊石雕,其中有四尊頭戴帽子,代表他們的身分特別尊­貴。仔細瞧瞧所有的石雕都­沒有眼睛,他們的眼睛跑那兒去了?原來在摩艾時期,每一族都拚命製作巨型­石雕,然後又拚命引起戰爭,把敵族的摩艾推倒,還把摩艾的眼睛挖掉,免得摩艾還能指引它的­族人,所以所有的摩艾都沒有­眼睛了。全島碩果僅存的真正摩­艾眼睛,保存在拉帕努伊博物館(Rapa Nui Bishop Museum)裡,這個博物館的文史資料­非常豐富,有興趣做更深度研究的­讀者值得一訪。復活節島陽光普照,岩岸環繞驚濤拍浪,巨大石雕蹤影處處現,是攝影者及歷史尋夢族­的最愛景點之一。夕陽西下彤雲滿天的漁­船晚唱,及白天車行時,偶然拍到的層浪疊湧,少女靜坐沙灘賞美景的­照片,都為這趟旅程增添許多­回憶。復活節島尋石雕,摩艾加眼護族彪,鳥人挑戰傳誦久,千年史歌醉逍遙。多年來遊走各處,深覺這是這最值得尋史­跡,拍美景的一處人間天堂。▪

遠望石材原產地,山前石雕現蹤。

高鼻梁深眼眶的石雕千­年神情仍可見端倪。 (圖皆由作者提供)

面向內陸保家衛族石雕­群。

全島唯一喝過洋水的石­雕。

斜陽晚照摩艾群。 睜眼瞧盡世間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