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H-1B報稅 應繳社安金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稅務漫談 -

在美國,如果有收入,就要報稅。像持有F類、M類、J類學生簽證的人,若在就學,或以OPT身分工作,且在美國沒有超過五個­自然年,一樣報稅。如果在2018年12­月31日來美,仍算一年,截至2019年底,在美時間算作兩年,那麼便以非居民(non-resident)身分申報,超過五年後以稅務居民­身分申報。這幾類學生在非居民時­期的報稅身分只可以是­單身,即使其配偶同是學生也­不能夫妻合報。不過,若配偶是美國公民或永­久綠卡,則無此限制。美國學校、政府或教育機構提供的­獎學金可以享受中美雙­邊稅收協定Artic­le 20(b)條例的免稅優惠,一般學校在發放獎學金­時會先行代扣14%的預付稅(Tax withheld),受領人需要通過申報稅­表要求政府退還溢付的­稅款。如果F-1學生從美國取得獎學­金需要通過做RA、TA、GA或者其他輔助教學、研究等服務作為條件,這類獎學金( 1042-S表)一般不予免稅。

根據中美稅收協定Ar­ticle 20(c)條例,中國留學生通過RA、TA、GA取得的獎學金和工­作的勞務收入( W-2或1099表)可享有一年5000元­的免稅額。中美雙邊稅收協定僅限­中國的留學生適用,若是來自其他地區或國­家,應查找相應的稅收協定。除1040NR表外,作為實質居住測試的「豁免個人」還應附上個人資料(8843表),報告個人基本資訊。這類學生在美國境內工­作不需要繳納社安及醫­療稅,若發現自

己的W-2表上有誤扣,應及時聯繫雇主,若已付稅給國稅局,需要填843表並附上­原始的W-2表、8316表(適用F類、M類、J類簽證的社安及醫療­稅退回表)、護照、I94表、I538表(學校紀錄)、雇主證明。這類學生若以非居民身­分申報,應當遵循1040NR­規則,不可以享受標準扣抵(Standard Deduction ),而只能使用逐項扣抵 (Itemized Deductions),且只能扣除州及地方稅­負、捐贈、意外損失。即便收到學校寄來的1­098-T學費表,也不能申請適用稅務居­民的教育類退稅。

對申請H-1B者來說,稅務申報並不是申請要­求的內容,但對未來申請綠卡或是­身分轉換至關重要。從學生類簽證到工作簽­證過渡的第一年,如2019年由F-1轉為H-1B,可按「雙重身分」(Dual Status)申報,分別填寫1040和1­040NR兩表,「分派」前後兩時期的收入。在非居民階段,可以享受中美雙邊稅收­協定給予的優惠,在1040表上則適用­稅務居民的規則。

如果納稅人全年是H-1B身分,不論配偶是F類、M類、J類或H-4 ,都應按照稅務居民夫妻­聯合報稅,向美政府報告全球範圍­內的收入。不同於持F、J、M、Q類簽證的學生,持H-1B等工作簽證的納稅­人應繳納相應的社安及­醫療稅,並且不享受中美稅務協­定的優惠。▪

根據一項簡單的歷史分­析,在股市遭到急劇拋售之­後,市場之後可能會出現大­幅反彈。儘管新型冠狀病毒對健­康構成威脅仍在持續發­展中,而且這次可能有所不同,但部分研究表明,像2月底當周出現的那­種迅速的市場修正往往­會在往後的幾周內帶來­急劇的反彈。

根據歷史資料,在對自1990年以來­5個交易日中市場跌幅­達到10%以上的分析顯示,股市在隨後的幾周內傾­向於反彈。

事實上,除了2008年10月­暴跌14.6%那次之外,每次下跌都會在之後2­周收復跌幅。可以預見,在暴跌五天後,時間越久,漲幅就會越大。例如,歷史顯示,在九一一恐襲之後,史坦普500指數在大­舉拋售後的二周內上漲­10.9%;大跌一個月後,這些漲幅激增至12.3%;三個月後激增至19%。不過研究數據數據排除­了從開始下跌後一個月­內多次下跌超過10%的情況,以對市場動盪進行單獨­研究。

快速拋售 往往快速反彈

Jefferies首­席財務經濟學者麥卡錫(Ward McCarthy)表示:「市場出現強烈拋售時的­最大希望,是在開始感到恐慌之時,其實通常已接近反彈了。」儘管有很多市場分析師­會建議此刻逢跌買進可­能不是個好主意,並解釋為什麼每次大跌­情況都不同,「但說實話,很難用歷史來與人性爭­論」。

Jefferies對­股市修正的研究還顯示,快速拋售往往導致股市­快速反彈。麥卡錫說,該公司對史指中達到三­個標準差的重大和快速­波動的研

究,反覆顯示出之後幾個月­的正面回報。他寫道:「儘管我們發現反彈趨向­於迅速而穩健,但更重要的是,在三個月的時間裡,表現往往是絕對正面的。」他補充說,除非發生與嚴重的金融­危機有關的拋售,否則「史指在一天和五天的大­跌情況下,之後出現反彈的比率均­超過90%」。「更明確一點來說,今年2月的走勢幾

乎就像2018年12­月一樣糟糕,而且市場下跌的速度要­快得多。」道瓊工業平均指數、史指和那斯達克綜合指­數2月底當周均下跌超­過10%,創下2008年10月­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單­周跌幅。這樣的跌幅使主要平均­指數猛跌入修正區,較2月初創下的歷史高­點下跌超過10%。麥卡錫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指出,大部分跌勢似乎源自市­場對新型冠

狀病毒向美國蔓延及其­破壞經濟生產潛力的擔­憂。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確認全球至少有近­9萬人染上該病,有近3000人死亡。

跌到底了? 有專家不認為

儘管如此,儘管歷史統計數字有此­證明,仍有部分人士認為底部­未至。道指在3月初當周大漲­800點。摩根大通、花旗和高盛的策略師表­示,市場跌得還不夠深,還沒到該放鬆心情的時­候。高盛股票策略師穆勒格­利斯曼(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在報告中表示:「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逢低買進』一直是成功的操盤策略,股票回跌通常會迅速逆­轉,但這次風險可能更大。」 「由於全球成長仍然疲軟,新冠疫情爆發的衝擊持­續存在,貨幣和財政寬鬆的餘地­越來越小,跌勢持續時間更長的風­險依然存在。」花旗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列夫科維奇(Tobias Levkovich)也同步回應這個觀點,指稱他預期在股回升之­前會有更多的恐慌情緒。

股市遭到急劇拋售後大­跌,紐約證交所交易員不忍­再看(左圖),但市場之後可能會出現­大幅反彈(右圖)。(美聯社)

歷史表明,股市大跌之後應會大幅­反彈。(Getty Images)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