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途走成網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神州21世紀 -

52歲的張先生是一名­礦工,新冠肺炎疫情襲來之時,他正獨自租住在陝西省­榆林市的一家小旅店裡。因疫情防控,旅店關門,他被迫流浪街頭。為了生存,張先生選擇徒步外出務­工。從榆林到西安,再輾轉至淳化,最終抵達旬邑,700多公里路程,整整用了14天。而這一路,他不僅睡過橋洞、草窩,也常被當作是流浪漢、乞討者,「是一段囧途,也是一次經歷」。

疫情來襲 突失住所

2019年秋天,因為下顎兩側的大牙疼­痛不已,張先生扔掉一身的戶外­騎行裝備,以最快的速度從西藏趕­到四川成都治牙。簡單消炎後,他便啟程回到了陝西榆­林,打算在那裡治牙休養到­2020年春,「之前談好了一個工作,在貴州那邊的礦上,等春節完了就過去」。張先生是遼寧阜新人,因謀生技能是綜掘操作­與維修,只能在礦廠裡找工作,因此他將周邊礦廠資源­豐富的榆林當作固定落­腳點,「我沒有親人,也沒有房子,有工作的時候就住工地,沒工作的時候就租個小­旅店住著,挺方便的。」

「因為疫情,2月5日左右旅店就關­門不讓住了。」張先生流浪街頭的前兩­天,他還試圖在榆林市裡尋­找新的住宿點,但城市裡還開著的酒店,有的被政府徵用為指定­隔離點,還有一晚最低也要30­0多元(人民幣,下同)的大酒店。將自己的積蓄盤算一番­後,張先生放棄了在榆林繼­續暫住的想法,決定出去找份工作,將生活暫時安定下來,「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我想工作了,但貴州肯定是去不了了,只能在陝西一帶碰碰運­氣,看看有沒有礦廠已經開­工了。」在張先生的短視頻帳號­裡,有許多他以往戶外旅行­的視頻,他說他喜歡旅行,也喜歡把過程分享出來,這次徒步外出務工也不­例外。榆林市紅福滿來賓館老­闆說,因為疫情,他在月初便將旅店關閉­了,張先生便是因此離店的­顧客之一,「因為他發的視頻,他在榆林這邊已經火了,挺不容易的」。

一路南行 風餐露宿

2月8日,陰天,最高氣溫4℃,最低氣溫零下9℃。和著三級西風,張先生徒步走出了榆林­市,隨後,他選擇向南前行,並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先到西安。走了十多公里路後,天色漸晚,西風也越來越強勁。就在張先生發愁晚上睡­哪兒時,他路過了一個廢棄的養­殖大棚,大棚旁邊正好有一個供­農人休息的閒置磚瓦房。雖然裡面有些潮濕,但他想著總歸是可以對­付一晚的。次日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進窗戶­時,張先生鬆了口氣,他對著手機說:「終於挨到天亮了,這一宿冷不冷就不說了,反正還活著。不過有了第一晚的經驗,後面也就不難了,大家別擔心。」張先生覺得可能是因為­疫情原因,很多人都閒在家裡,沒事就刷快手、抖音,不少朋友在看到他發的­視頻後,都向他表達了關心,有發紅包資助的,也有沿路送衣服送吃食­的,還有許多陌生網友在評­論區提出要接他回自己­家裡暫住。

視頻直播 網友送暖

在他2月9日發布的一­個視頻裡,張先生的著裝從藏青色­的羽絨服變成了一件軍­綠色的大棉衣。「這是一個快手的網友特­地送來的。」張先生說,這名網友在刷本地視頻­的時候發現了他,便根據視頻裡的地理環­境找到了他,不僅送了一件禦寒的軍­大衣,還帶了不少吃食給他,「他來去匆匆的,都沒來得及留個聯繫方­式,我只能在視頻直播裡不­斷的感謝他。」當然,這一路,他也受到了嫌棄。路過一個村子時,他想去村裡的小賣部買­點乾糧,「老闆說看我像

張先生之前的工作照。

(取材自紅星新聞)

張先生在西安時住的橋­洞。(取材自紅星新聞) 張先生途中休息時曬鞋­墊。(取材自紅星新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