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國家,不准你們用母語交談」?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綜合 -

紐約曼哈頓中城Fresh Kitchen快餐店,15日出現一名白人「煞星」,他聽到店員、顧客用西班牙語交談勃然大怒,高聲叫「你們來『我的國家』生活,你們員工應該用英語而不是西班牙語跟顧客交談,……這裡是美國。」事件被拍攝傳上網路,後來被「肉搜」,原來他是猶太裔律師、川普的死忠支持者夏羅斯伯格(Aaron Schlossberg)。無獨有偶,加州一名白人男子日前在Coffee Bean & Tea Leaf排隊買飲料,對排在他後方穿戴穆斯林面紗頭巾(Niqab)的年輕女子嘲諷說「這是萬聖節裝扮嗎?」女子責問他為何這樣說,他答稱「我不喜歡(穆斯林),因為妳的信仰說要殺死我」。女子反問他是否讀過可蘭經,兩人爭吵聲越來越大,女子用手機錄下過程。有位男顧客看不下去出面幫腔,要這名種族歧視的男子滾出去;咖啡店經理也以「公共場合鬧事,種族歧視」為由,拒絕為男子服務。影片上傳數日,逾300萬人點閱,網友讚賞女子有勇氣和「正義哥」見義勇為。「我的國家」和「你們該說英語」, 法西斯好像在美國復活了。這名猶太裔忘記了,猶太人曾在世界各國到處受歧視,二戰時幾乎快被納粹滅絕。甚麼氣氛讓這名猶太人「排他」意識囂張?「我的國家」意謂「你們說其他語言,這裡不是你的國家」,就像這兩年多位華裔在街頭被白人質問,「為甚麼不滾回你的國家」。華裔「川粉」如遇到白人這樣兇巴巴對咱們同胞,斥責「你們為甚麼說中文」,不知作何感想?連續案例顯示,由移民創立,因不斷吸收移民而壯大的美國,如今真的變了。美國本是崇尚自由、多元和包容的國家;人口普查局2015年調查,境內居民說350種語言,紐約市居民更有800種語言,成「世界語言之都」。加州調查也顯示,居民在家至少說220種語言, 44%居民在家不說英語,說明母語普遍、語文多元化,正是美國的特色和驕傲。

然而,隨著2016年川普競選和崛起,白人至上主義和白人主導意識抬頭。如今寬容、自由和多元文化精神逐漸黯淡。少數白人態度囂張,鄙視和排斥少數 族裔和語言,從深藏內心陰暗處公開化,悖離美國傳統的案例越來越多。他們歧視少數族裔為何從畏懼、怕被指責落伍、不道德,如今氣燄漸囂張?誰鼓勵或縱容這種風氣蔓延?答案也不難找尋。亞裔社區餐館、超市、企業場所不說英語、只說母語的太多了。譬如說普通話(國語)、廣東話或韓、越、泰各族裔語言者,難道這是「白人的國家」,這些語言都該禁止公開說?沒錯,如果在多族裔場合,應該說共同的語言英語,這是尊重他人,因為這是美國,使用共同語言才能促進溝通和各族裔和諧團結。但各族裔內自己人做生意或相處,憑甚麼要強迫所有人都說英語?前述穆斯林面紗頭巾,在印度裔、阿拉伯裔或部分非洲國家移民社區很常見。美國只因恐怖威脅,就把全部穆斯林和穿著與「恐怖主義」畫上等號,正是有歧視傾向的白人缺乏常識的幼稚表現,不僅傷害無辜的少數族裔,也嚴重分裂了美國。無可否認,很多華裔移民英語說得不 夠順溜,遠不如第二、三代。這是因年齡大才移民美國,日常生活缺乏英語環境,越缺乏練習機會,英語就越難進步,可能自覺遺憾。移民完全不懂英語也不洽當,畢竟既然移民美國了,該懂英語,上成人學校、自學都是可行途徑。但上述猶太律師責怪店員和顧客用西語交談,威脅要打電話向ICE舉報非法移民,「把你們所有人趕出我的國家,你們有勇氣來到這裡,卻靠我的錢生活」,顯露部分人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和歧視,以為所有移民都是盜領福利者;美國變成「我的國家」,移民是外來者,這種「偽愛國主義」暗指美國是白人的國家,如今正大行其道,如不矯正後果可怕。華裔移民可從這些案例學到教訓:一,我們有說自己語言的權利,但也要尊重不懂我們母語的其他族裔,看場合選擇使用的語言;二,如遇到囂張排外的人挑釁,在確保安全下可用手機拍攝過程,保留證據維護自己權利;三,工作場所使用母語要看情況,如有其他族裔在場,使用英語較禮貌;四,店員用母語和顧客溝通,也須提防不懂你母語的顧客感覺到被排斥或冒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