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質疑

別有所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浙江省台州市三門縣,中國無數小城之一。市民不算富裕,也多是家境殷實。他們閒時打麻將,喝咖啡,生活安逸自在。從劍橋大學留學回來的章瑾發現這座小城陷入了教育怪圈——孩子努力學習、考上重點大學、回來結婚生子、再教育孩子考重點大學…。這裡唯一一座重點中學的閱讀室開放時間為上午9時至11時、下午1時至5時,與學生放學自由活動的時間重合僅30分鐘。她與朋友吐槽這樣的小城生活,「我們還可以做點什麼?」為此,她發起創立了當地首家公益圖書館,取名「有為」。她希望給小城的民眾提供一個免費閱讀空間,給孩子們建夏令營,拓寬他們的視野。類似章瑾這樣的海歸不少。他們專注中國教育、鄉村、環境等種種問題,懷著一腔熱情投入公益行動中。媒體報導中,他們放棄預見中的優渥環境、高薪工作,卻引來諸多困惑乃至質疑。「你們是不是想做成商業留學機構?」、「不會永遠免費的吧?」向公眾解釋項目自身的公益性,讓人相信圖書館的初衷成了「有為」創建初期必須應對的問題之一。這些為數不多從事公益的海歸所面對的環境是,公眾對公益並不了解。楊佳回中國後在一家國際環保組織工作,機構半數以上是海歸。她遇到的問題來自社會對這個行業的不了解:非營利組織是開展種樹這樣的活動嗎?為什麼國際組織要幫助中國做環境保護?不營利的話,工作的動力在哪?已在上海創辦善淘網的海歸余詩瑤指出,這個說法背後的前提:他們認為公益行業低薪是應該的,海歸拿高薪也是應該的,不合理的地方僅在於一個原本拿高薪的海歸在從事低薪的公益。 對羅易而言,發起公益企業「老土」,才更具活力。 (網路圖片) 余詩瑤是奔著善淘網慈善商店的創新理念而來。如若不是它「以商業模式來運營,同時能帶來更好的社會效果」,余詩瑤稱她可能不會這麼年輕的時候投身公益。留學美國兩年,余詩瑤學的是商業市場數據分析,實習時無意中接觸到善淘網這種模式。慈善超市起源於歐美國家,公眾將生活中閒置物品捐贈給公益機構,公益機構透過開設商店銷售這些物品,所得的營業收入除了保證商店正常運轉外,還用來幫助其他公益項目。楊佳,美國匹茲堡大學公共管理學碩士,一直學習和關注能源及環境議題。「我認為現在的工作很有意義,也符合我的期望」。楊佳說,因為家鄉內蒙古的生態退化及北京霧霾等環境問題,令她想回中國做些事情。她選擇一家國際環保組織,開展基於政策研究和技術支持的環境保護工作。多元的職業選擇,是他們共同提到的重要理念。「對成功的定義和理解更加多元化,各種職業都會得到尊重。」余詩瑤強調,做公益並不是犧牲自我、放棄高薪,其中自我成長與價值實現是其他工作所不能給予的。 海歸趨向選擇富有創意及挑戰的項目,而非傳統的公益項目。這一觀察得到了多位海歸的認同。

向芯在2012年登上媒體,當時報導標題是「『哈佛女孩』為公益休學一年引猜測」。彼時,她因選擇休學一年回來一手創立社團「青草」而備受關注。2009年,高中畢業的向芯因關注到外來打工子弟在教育上的種種缺失,第一次組建了青草夏令營活動。在沒有社會經歷的情況下,向芯需要帶領團隊每年籌資50萬元人民幣(約7.5萬美元),如何維護長期捐贈人社群,如何經營各種合作關係等都是一門學問。在這段困難時期,她覺得自己對社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章瑾也時常自我反思:自己有教育、拯救受益人的心態。她引用他人的話說,我們做公益是帶著我們的工作能力與效率來的,也帶著傲慢、無知與偏見來的。近年「有為圖書館」發起「女人俱樂部」活動,聚集百位小城女性承諾共同學習,共同進步。她們如同一面鏡子,每每看到她們身上迸發出來的潛能,章瑾與團隊都在警醒自我:放下傲慢、無知與偏見。

莊愛玲回中國後,大力支持草根公益組織能力建設。

(取材自南方周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