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遍偏方束手無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為了控制自己,劉亦果曾經每天吃掉一大把藥,讓整個人遲鈍到上廁所都不停打瞌睡,「一天睡23小時都會感到的累」。她也曾想盡辦法治病。江湖術士告訴她,這病是因為「被蛇精、蛤蟆精嚇到」,媽媽則說「缺鈣、基因不好、沒長完全」。她見過的醫生裡,有的一開口就建議植入人民幣50多萬元的進口電極,還有排隊5小時,就診2分鐘,問也不問就一味開藥。「一查這個病,出來的全是廣告。混亂的治療現狀催生了悲劇。」一名妥瑞氏症患者的母親趙雲清說。從2009年開始,她就用「海夫人」的筆名撰寫相關博文,還建起了13個QQ群,將1萬多名患兒家長和患者聚到一起。她聽過許多混亂的治療經歷。有人為給孩子治病跑遍了全國頂級的神經內科,不停掛號不停換療法,連房子都賣了,可病情還是越來越嚴,重甚至有人從醫生那裡聽到的治療方案是「開顱手術」。還有一個孩子在6歲被確診為抽動症,8歲出現幻聽,9歲被認定為精神分裂,一直在精神病院待到17歲,「真的就從妥瑞氏症變成了精神分裂。」實際上,資料顯示,無論中國還是國外,目前的醫學手段只能治療症狀相對輕微的暫時性抽動障礙與慢性抽動障礙,對於表現更為複雜的妥瑞氏症束手無策。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