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馬侃白登:常吵架的兄弟

兩人參院鄰座 跨黨派友誼曾被勸阻「我們用生命信任彼此」

World Journal (San Francisco) - - 話題(二) - 已故政治家、前戰俘、兩屆總統候選人、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 ),30日在家鄉亞利桑納州鳳凰城浸信會教堂舉行的追悼會,簇擁了3500人;包括前副總統白登(Joe Biden)在內的馬侃生前友人,逐一上台追憶這位「美國真正英雄」。

他們細數馬侃特立獨行的一生,其中白登偶爾拭淚、充滿感性的致詞,更凸顯馬侃這位美國政壇人格者「典型在夙昔」。白登一走上台就說,「我是白登,我是民主黨人」,現場引起一陣笑聲;接著他說,「我喜歡馬侃。」全場靜默聆聽。他憶起兩人在參議院雖然分屬不同黨派,卻是比鄰而坐的至交。他把馬侃當成兄弟,雖然「家人之間打過不少架」。

沒提川普 但說出「弦外之音」

在全長90分鐘的追悼式中,白登和所有上台致悼詞者,沒有一人提到川普總統的名字,但白登在推崇馬侃的真性情、向他致敬時,人們多少聽到了「弦外之音」。「在美國,事情變化太多。人們看著約翰,覺得他好像來自另一個時代,循著古老過時的準則,活出榮譽、勇氣、正直、責任。但事實上,約翰的準則是永恆的。」白登說,「我們談的是價值觀,不是關於政治。約翰可能有不同的意見,但他所做的一切背後的基本價值,讓事情有了不同的結論。如果你缺乏正直尊重的基本價值觀,他就會與你分道揚鏢。」白登還說,馬侃無法忍受濫用權力,無論是在哪個國家、無論是以何種形式,只要他看到了就絕不容忍。白登是在馬侃擔任參院海軍聯絡員時,兩人開始結識。白登說,他們都是樂觀主義者,除了家人死亡以及馬侃在越戰被俘虜的事情之外,什麼都談,「我用我的生命信任約翰,我認為他也如此信任我。」

1980和90年代,白登與馬侃在參院中比鄰而坐。1996年,兩人曾被各自的同黨成員告知,他們太過明顯的跨黨友誼,讓人看不過去。白登說,他和馬侃多年來都一直在為參院兩黨合作褪色而哀嘆,「挑戰另一位參議員 的判斷是應該的,但挑戰他的動機就過頭了。當你挑戰他的動機,事情就走不下去。」白登還提到馬侃和已故的參院同僚甘迺迪參議員,和他的兒子同樣死於腦癌,「癌症殘酷無情,它奪走所愛。但我們須記住他們曾如何活著,而不是他們如何死去。」

馬侃25日因腦癌辭世,享年81歲。30日追悼會當天,載著馬侃靈柩的車隊,一路從議會大廈緩緩駛向鳯凰城浸信會教堂,過程中,人們在路上揮舞著美國國旗和寫有馬侃姓名的標誌。還有人大喊「我們愛你!」

馬侃家人 拒川普參加葬禮

追悼會上,除白登之外,另有24位現任參議員和4位前任參議員與會。白宮官員已證實,馬侃家人要求川普不要參加他的葬禮。追悼式結束後,舖有美國國旗的馬侃靈柩,在法蘭克辛納屈的「My Way」歌聲中,由車隊送往機場。軍用飛機31日載送馬侃遺體移靈華府國會大廈。9月1日將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行告別式。馬侃的遺體將於2日安葬,長眠馬里蘭州海軍官校。

記者胡玉立/綜合報導

前副總統白登在亞利桑納州馬侃追悼會上講述兩人的情誼,忍不住拭淚。 (美聯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