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頭避採證?同學律師提點4堅持

World Journal (San Francisco) - - 台灣(三) - 台灣新聞組/台北8日電

導演鈕承澤(上圖,記者杜建重/攝影)7日下午原定到台北地檢署應訊,最後由律師胡原龍(圓圖,記者林伯東/攝影)來遞狀請假。 導演鈕承澤7日到大安分局說明案情,以近乎光頭的造型現身,引起不少法界人士注意,法界人士指出,鈕剪髮的真正動機外界不得而知,但如果是案件爆發後才去剪髮,不排除是想避免被檢警採集毛髮證據。而鈕承澤面對這場官司,則請來小學同學、40年的老朋友胡原龍擔任律師。 據了解,鈕承澤因被控性侵,檢警按照正常作業流程,第一時間已對鈕採樣DNA鑑定,由於鈕的毛髮短少不易採集,檢警是以唾液採集方式做DNA鑑定;司法實務上,採集毛髮除了可以鑑定DNA也可用來鑑定毒物反應,但條件是髮量長度要夠,至少要100根頭髮才能捆成一束,至於髮束的數量,則需視進行幾項毒品檢驗而定。 據中國時報報導,爆出性侵案時,鈕第一時間問胡原龍該如何處理,在雙方溝通及分析檢警態度後,決定先由鈕在臉書PO文,再由胡原龍出面到警局向媒體說明一切。胡還告訴鈕到警局時,要堅持「四個一定」,就是一定走大門、一定不遮掩、一定被拍到、一定會面對,而鈕也依這樣原則到警局,但沒料到,鈕居然說判他死刑的重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