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上的頭號殺手

打那以後,每當我聽到酒駕的案子,凱倫生前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和秀子在告別式上撕心裂肺的哭泣,就會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的一整天都心情蕩到谷底⋯⋯

World Journal (San Francisco) - - 世界副刊 -

■張俐絲

2010年夏天的一個上午,我在周末民間舞蹈班的學生家長阿秀打了個電話來,希望邀我周末去參加她女兒凱倫的告別式。「什麼?」我大吃一驚,以為自己聽錯了。凱倫是我五年前舞蹈班的一個學生,她有一副修長的身材,白淨清秀的臉蛋上有著一對細長美麗的鳳眼,配上挺拔的鼻梁和精巧的小嘴,和一口整齊漂亮的牙齒。她特別善解人意,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姑娘。「她的告別式?」「是的。」聽到阿秀哽咽發抖的聲音,我出了一身冷汗。接著阿秀告訴了我有關凱倫的事。凱倫高中畢業後進了大學學習心理學專業,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在社會安全局找到了社會服務員的工作。為了減輕父母的經濟負擔,她計畫一面工作一面去讀心理學碩士,她的夢想是將來做一個心理醫生。去社會局上班的前一晚,家人 歡天喜地地為她開了一個大派對,親朋好友歡聚一堂來慶祝賀凱倫的畢業,和一份政府部門的好差事。

對於凱倫的父母而言,辛苦養育了她二十四年今天終於開花結果,真是讓他們引以為傲。而對凱倫而言,她終於要踏上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心中對父母充滿感激,決心要努力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以回報父母對她的栽培。第二天,凱倫一大早就起來弄妝梳洗,穿上母親為她新買的粉紅色和白色相間的連衣裙,怎麼也掩不住前一晚的興奮,吃完早飯後就開車去上班了。正當她開上了高速公路,穩穩當當地向前開著,忽然對面車道的一輛小貨車穿越了隔離的土墩不偏不倚地朝凱倫直飛而去。這一瞬間發生的事,任誰都無法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她的小車硬是被小貨車撞飛了出去,翻了幾翻,然後車底朝天地橫在車道上,那車被撞得扭曲還冒著濃煙,她整個人則被困在車裡不得動彈。一直等到後面停下車的人奮力把凱倫救出來時,她已是不省人事,還沒抬上救護車就沒有了生命跡象。到達醫院後,醫生又搶救了一陣子,最後還是回天乏術。經過調查,對方小貨車的司機喬治當天酒醉後堅持駕車,開上高速公路後就開始精神恍惚,車在兩三個車道間蛇行,最後因為精神不濟,失控後撞破了隔離的土墩衝到了對向車道,迎面撞上了凱倫的車子,造成了這場車禍。對凱倫而言,這真是個飛來橫禍!造成她車毀人亡和小貨車司機自己的重傷致殘。在現場,警察找到了凱倫的手機,接通她最後一個撥的電話,接話的人正是秀子,當警察告訴她凱倫的噩耗時,她整個人被嚇傻了!秀子連忙趕往醫院,她根本無法相信稍早前才高高興興地出門的凱倫,怎麼才一轉眼的工夫,她一個二十四歲含苞待放的女兒就這樣凋謝了。這場車禍就這麼無情地將他們一家人的希望都斷送了!秀子到了醫院就被領進了停屍間,她被告知停屍間裡躺著的就是凱倫。秀子趨前看到了躺在枱車上的凱倫,臉上一片血肉模糊,她不相信那是凱倫,可是當她再仔細一看凱倫身上的粉紅連衣裙時,她昏死了過去。在告別儀式上,我看見了秀子為凱倫挑選的紫紅色棺木,整個告別儀式中棺材的蓋子 始終沒有被打開過,原因是即使請了專人為凱倫做了臉部的修補和化妝,也恢復不了她原來的美麗模樣。為了給親友留下美好的印象,只得省去遺體告別,而在會場右上方的屏幕上不停地放著凱倫生前的照片和影片,好讓大家懷念,其中有她牙牙學語的,有她搭著父母肩膀的,有她過節拆禮物的,有出外野營的,當然也有她上我的舞蹈課和參加演出的等等。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多麼年輕的生命,一位多麼美麗的姑娘,有著一個多麼美好的未來,如今都只成泡影。想到這裡,我已淚流滿面,內心萬分悲痛。打那以後,每當我聽到酒駕的案子,凱倫生前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和秀子在告別式上撕心裂肺的哭泣,就會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的一整天都心情蕩到谷底。一年後的一天,好友小咪從紐約打電話來。小咪兩年前從上海來到美國,陪她在紐約的先生戴明讀博士。紐約屬於高物價的城市,讓他們不得不計畫先由小咪去打工補貼家用,等到戴明博士畢業找到工作後,就換小咪去讀書。小咪每天起早都會先把戴明的一日三餐做好,然後就急著趕去餐館打全天的工,每天回到家都已經是晚上十點以後了。在餐館裡,她要看別人的臉色,幹活時一不留神就要挨老闆的訓斥,在同事間也不免為幾塊錢小費或一些小事上,被人排擠欺負,但是為了將來能過上好日子,她只能咬牙苦苦撐著。苦也好樂也好,日子就這麼過著,一直到一個小咪永遠都忘不了的星期五。這天是戴明做畢業前的最後答辯,此前,學校已經承諾要給戴明一份不錯的薪水,讓他留在學校任教,緊接著下來的那周開始,戴明就會去學校任職,而小咪就可以全心全意補習英語然後去讀她喜歡的會計。這天,小咪上了最後一天的班,高高興興地回了家,但等到了晩上十一點多也不見戴明回家。小咪心想戴明也許和朋友出去吃飯,慶祝他拿到學位和學校的工作,於是她興奮地坐在沙發上等他,等著等著就睡著了。凌晨一點多,小咪被一通電話吵醒,是警察局打來的,說戴明可能是晚上吃飯時喝了酒,回家路上又沒繫安全帶就上路了,開上高速公路後不久車就失去了控制,結果連人帶車翻下了高架橋,摔在了平面道路上。當時正好在深夜並沒有太多車輛,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警察接到了報案後趕到了現場,把戴明用救護車送去了醫院,現在人在醫院的加護病房,還沒有脫離危險。小咪連忙趕去醫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戴明,掛著胳膊、吊著腿,全身上下都纏滿了紗布,只露出一雙緊閉的眼睛。小咪見此慘狀,欲哭無淚,心中的苦無法言喻。那晚小咪在醫院陪著戴明,心中還存有僥倖,暗暗發誓等戴明好起來他們一定要好好過日子,再也不讓他喝酒駕車了。第二天,醫生會診後把小咪叫去了會議室,告訴她戴明的脊椎嚴重粉碎,甦醒過來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一,即使是醒了過來也將終身癱瘓。這真是晴天霹靂!小咪聽到這裡,放聲大哭,自嘆命苦。(上)(寄自加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