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隱在蒙特婁

World Journal (San Francisco) - - 小說世界 - (一○)

她將羊絨衫拿在手中,那柔軟與溫暖再次刺痛了她,這件羊絨衫是母親送給她的。以後的路,她不知道怎麼樣,但從前在母親身邊的溫暖是少有了。她狠狠心說:就給你吧! 到了門口終是不捨。小隱又囑咐說:冬天收拾好

,掛在衣櫥 裡換空氣,小心蟲子蛀了。這一句話說出口,見朱小春也不回頭,已經漸行漸遠了。

想一想自己既沒有朱小春將老公從博士拉下來的魄力,又沒有小藍襖的魅力,唯一能做的,大概僅僅是自己有限的能力。既然已經出了國,開弓沒有回頭箭,再怎麼也不能哭哭啼啼地回去。

小隱咬著牙,決定走開店的一條路。想想當年,出國淘金的華僑們,憑著中華民族的忍耐力都活了過來。自己一個大學老師,語言不好可以慢慢來,什麼不是人做的呢?雖然小隱並不喜

歡朱小春, 但卻好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朱小春又饞又懶,愛占便宜,是小隱不喜歡的。但小隱現在的生活,除了朱小春,卻沒有人與她分擔痛苦。朱小春懂得市場,又會講價,是找生意的好幫手。朱小春有一種出乎意料的壞,也有出乎意料的機智。

●過了幾日,楊巧雲給小隱介紹了一個紐曼街上的小店,店主是北京女人,單身母親。如今兒子找到了工作,終於熬出了頭,準備與兒子一起去安大略。小隱去看過,與朱小春商量。朱小春說:你不能信她,看她那一雙三角眼、吊梢眉,就不會說實話。小隱說:那怎麼辦?朱小春就將一雙斜眼向兩邊額角分開,形成一個大大的八字,說:跟店!每天她開門你就去,關門你就回。每一筆生意都記下來,看看每天賣多少錢。小隱說:這個我做不到,那每天不就是十五個小時,妮子

怎麼辦?

陸蔚青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