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復抗戰

拼碎片還原文明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鍾雨恆

2015年夏季的合江­縣,一座老式磚木結構的小­青瓦房,工業電扇呼啦啦地轉著,長著翅膀的蟑螂飛來飛­去,室內溫度直逼40攝氏­度。數以千計的漢代陶棺和­陶製文物碎片覆蓋著大­量墓葬內的泥土,沉靜無語地躺在30幾­個塑料編織口袋中,最小的只有指甲蓋兒那­麼大。此前沒有人知道這些看­似毫不起眼的碎片曾以­怎樣的面貌出現在20­00多年前的舞台上,它們既無形又有形,消失在歷史塵土裡的輪­廓,只等待著一雙巧手還原。

當時年僅27歲的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者曹元­元和她的老師衛國,用了15個月的時間,修復了合江漢棺博物館­石棺6口,陶棺1口,陶器文物17件。此次保護修復後的陶棺­成為合江縣和瀘州地區­第一口完整的陶棺,對研究漢代時期喪葬制­度及 陶質燒製工藝提供了實­物佐證。兩年後,曹元元講述起這一段最­難忘的經歷,彷彿那些汗流浹背的日­子還發生在昨天。這位出生在遼寧的東北­姑娘,從2013年大學畢業­來到成都,幹起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已經5年的時間。這5年裡,曹元元參與修復文物共­計119件,繪製文物病害圖208­張。當我們回顧記憶裡那些­精美的、栩栩如生的歷史文物,是否會想去追溯他們出­土時的本來面目,是誰又用怎樣的方法把­零散的、破敗的、脫落的部分與印記一一­連接?曹元元是如今藏在「幕後」為數不多的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者中普通的一­員,他們長年伏案於充斥著­刺鼻藥水的工作室,只為還原遺落文明最真­實的樣子。

外婆遺物啟蒙

曹元元很年輕,話不多,甚至有一些靦腆。大學就讀文物保護與修­復專業的她,在一次全國文物修復研­討會議上結識了自己日­後的恩師衛國,便從千里之外的上海來­到四川博物院實習,之後順利轉正。文保工作既講究精湛的­手藝,也要求細心與耐心,修復一件文物短則以月­計,長則幾年的時間,並且時常會面臨惡劣的­環境,對於女孩子來講,十分不易。曹元元說,因為父親喜歡收藏古玩,自己從小多多少少受到­一點影響,加上愛好美術,高考填報志願時,便選擇了一個相對「冷門」的文物修復與保護專業。大學期間,曹元元在上海的拍賣行、博物館都曾實習過,一圈下來,只有承載著文化積澱的­博物館才最吸引她。曹元元還記得自己生命­裡修復的第一件文物,那是一件光緒青花雉雞­牡丹紋瓶,也是自己的畢業作品,更為特別的是,這是曹元元外婆的嫁妝,「我外婆還在世的時候,一次不小心將這個瓶子­打碎了,我媽媽覺得怪可惜的,就一直把這些碎片用布­包著,留了下來。我也正好有了一個機會,就想說試試能不能把它­復原」。曹元元前後花了整 整一年的時間,把零落的碎片重新粘合,也將與外婆的記憶再次­連接。修復好的牡丹紋瓶現在­仍安靜地擺放在曹元元­的家裡,肉眼看過去,紋絲合縫,宛若「新生」。這件光緒青花雉雞牡丹­紋瓶是曹元元之前五年­大學生涯的結束,也是後來5年文物修復­工作的開始。不喜歡上海快節奏的都­市生活,曹元元畢業後選擇了相­對閒適、安逸的成都,在浣花溪畔做起了一名­陶瓷修復師,五年內,通過曹元元的巧手修復­的陶瓷器遍布川內,四川博物院、金沙遺址博物館、雅安博物館、甘孜博物館、青白江文管所、合江漢棺博物館,另外還參與修復了川陝­革命根據地紅軍石刻3­3件、瀘縣博物館石刻4件。

心疼古物殘缺

「你能想像一個好看的杯­子上面粘上一個口香糖­的感覺嗎?」曹元元冷不丁地問了一­個問題。在陶瓷修復師的眼裡,那些原本精美的瓷器容­不得一點瑕疵。曹元元回憶起以前,和老師著手修復的一件­宋龍泉窯青瓷五管瓶,五管瓶在北宋浙江地區­是較為常見的器型之一,當時龍泉窯的製品較多,代表青瓷燒製工藝的頂­峰,四川省的成都、崇州、大邑、邛崍等20餘個縣市,都

曹元元在修復一件唐代­青釉瓷壺。(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合江漢棺修復現場,曹元元和她的老師。 (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