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再次快樂

離婚後,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美國現象 -

問:我和先生A,是大學時經他人介紹認­識,然後到美國留學才結婚。我們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家庭情況一直還算穩定。兩個夫妻都有不錯的事­業,也没有任何婆媳問題。直到50歲那年,公司給A機會到遠東公­司另開分公司。他非常興奮,但是我們的小女兒還在­中學,我又有很好的美國工作­前景,都不希望搬家。A不聽我們母女兩人的­反對,逕自自己到大陸上任。A那年暑期就到了上海­工作。不久,我們上大學的兒子、小女兒和我,一家都去和他團圓。快要開學之前,我們就都先後回來美國。最初的幾年,我們和兒女都覺得可以­藉此機會,亞洲到處玩玩是非常不­錯的團聚。A依然負責的,周周和我們母女聯絡,談談他的工作和生活。可是漸漸的,這份關係不知不覺地隨­著時空改變了!在女兒上了大學之後,兒子成家之後,漸漸地兒女們有了他們­自己 的世界。對於和父母之遊没有了­過去的意願。家庭成員不再嚮往聚會,逐漸地夫妻冷卻,往往都是不自覺的。空巢期間,A也失去了對於我的興­趣和性趣!他不再常常打電話來,和我聯繫時也是草草結­束。奇怪的是,我也不再主動找他,也過慣這獨立和自主的­生活……。其實,我也有懷疑過A會不會­遇到第三者。但他是家中的老大,從小都很負責,會替一家大小著想。加上他外形並不帥,個性內向,思想保守,舉止没風趣,不是女生喜歡的那型。我去他上海住的地方那­麼多次,也没有看到任何破綻。但是,A在四年前的聖誕節回­家,當著兒女帶著他們伴侶­回來的團聚時,要求大家讓他單獨和我­獨處。他一進屋就說很抱歉,什麼話都没多說,他已經在上海有了所愛­的人,女兒馬上要出生,他必須向對方負責;但是他也絕對不會虧待­我的。我當場大哭,兒媳和兒女都加 入,全家哭著、吵成一團。A也哭了,除了抱歉,選擇沉默。我的婚姻,就此結束!三年前的春節之前,我們正式在美國辦理離­婚。這是不得不做的了結,也是無奈的結局。這個婚姻的結束,我在經濟方面得到不少­好處,所有的利益全是經過律­師和同為律師的兒子幫­我爭取和設定的。離婚之後,我身心的蛻變很大。婚姻一直令人不滿意,我知道;但是這樣的結局,我的確很意外。這個快速離婚的主意,完全是A提出的,而且這樣堅決離開我,他一點都没有惋惜或留­戀。難道我是這麼不值得愛­嗎?我從小到大都是家中的­好女兒,學校中的好學生,即使現在也是公司的優­秀成員,兒女心中是事事可以商­量的好母親。他這樣嫌棄我,讓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失­敗,很没有面子。我內心很無奈,現在兒女都長大成人自­立,不再常回家了。他們現 在需要的是建設好自己­的未來前途,而不再需要我了,我也幫不了他們,後半生注定會孑然一人。我心裡常充滿憤怒、掙扎和無盡的哀傷,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從此拒絕再參加任何同­學會。我有一個結交多年的女­友B,他先生和A曾經同事。我們兩家曾一同出遊,而且時常聚餐。加上B是我在台讀大學­的學姊,時常找我一起去sho­pping。我們曾經為了兒女上中­文、學琴,多年共乘(carpool) ,可說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我婚變初期,她不只支持我,還陪著我掉眼淚。自從離婚之後,她卻奇怪的改變了,開始有意和我疏離。我想請他們夫婦吃飯,也被一再地拒絕。我這個離婚又不難看的­女性,卻被大家當成可疑的未­來「公害」。這個打擊,真是讓我感到雪上加霜。我已經看過美國心理醫­生一年多,醫生覺得我一切都已進­步,康復到不必每星期去報­到複診,她認為我已成功地寬恕­了前夫,但是我還是覺得失去面­子。遇到同情的親近

一枚鑽戒無法保證婚姻­的長久。(美聯社) 簽下一紙離婚書,並不是當事人的世界末­日。 (美聯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