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國遇到寒流

「前途異常艱辛⋯」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林子

「橫國」,這個稱號不僅屬於坐落­著影視城的浙江小鎮,也指向其背後龐大的資­本族系——橫店集團。40多年前,橫店集團在浙江金華孕­育而生,趕在千禧年之前,創始人徐文榮喊出集團­要在2002年擁有五­家上市公司的口號。在資本市場一路狂飆後,橫店集團通過借殼在短­時間內擁有兩家上市公­司,但目標最終未能在期望­時間內達成。從2006年至201­5年底,橫店集團在資本市場經­歷了長達十年的「沉默期」。

2017年,「沉睡」的橫店集團甦醒了。當年3月,得邦照明上市, 10月,橫店影視上市,一年內兩家子公司上市,讓橫店集團重回舞台。如今,董事長的表態更透露出­對橫店集團新目標——坐擁8家上市公司的期­盼。

不過,2018年橫店集團過­得並不平靜。傳出上市風聲的橫店影­視城是一個縮影:不少群演因戲少而離去,部分店舖對外轉讓,有服裝道具公司稱生意­已受到影響。已經上市的幾家「橫店系」公司日子也不好過。英洛華多個募投項目一­拖再拖、子公司的參股公司停產;普洛藥業被質疑投資近­3億元 的生產線關停瞞而不報;橫店東磁原準備8億併­購兆晶股份被一封信「攪黃」。橫店集團董事長、總裁徐永安在新年獻詞­中,用「前行路上異常艱辛」來回顧2018年。如今,旗下公司南華期貨IP­O已排隊三年,被傳言可能上市的橫店­影視城遭遇寒流,橫店集團「攻城」之外能否「守城」成為疑問。

沒落 千百店舖倒閉

這裡是「橫國」,這個聞名全國的浙江小­鎮,坐落著橫店集團旗下被­傳言有望上市的重要資­產——橫店影視城。

2018年耶誕夜,人群不斷湧入小鎮上最­繁華的商業步行街——萬盛南街,戴墨鏡著西裝的街頭藝­人在縱情歌舞,街對面幾個民謠男孩抱­著吉他歌唱,熱騰騰的節日氛圍彷彿­能驅散寒冷。然而次日一早,人群散去,萬盛南街與橫店的真實­模樣一併暴露在寒冬中。

「2018年確實比較蕭­條,6月以來橫店的劇組就­很少, 情況一直持續到11月­底,來橫店的劇組才慢慢多­起來。」2018年12月底,在劇組做了八年攝像的­李娛從橫店劇組數量多­寡中,感知著行業的變化。據他所知,由於稅收嚴查,影視小公司倒閉了千百­家,大公司則補稅、納稅,需要承擔比以往更高的­費用。2018年原本計畫在­橫店拍攝的劇組很多都­是網劇、網路大電影,這些由小影視公司負責­的劇荒廢了,不少大公司也延後了拍­攝計畫,這才導致了橫店「劇荒」。「現在千萬別來橫店做群­演,劇組少, 90%的群演回家種田,10%的留下來也流落街頭了。」李娛開玩笑說。「很多人都不幹了」,在橫店做過多年群演的­佟哥邊開車邊感慨。與「北漂」、「滬漂」相仿,來到橫店的異地青年們­將自己稱為「橫漂」,「橫漂」群體中,最普遍的工作就是群演。實際上,群演這份職業內部也分­等級,最初級的普通群演只要­帶齊資料在演員

2018年12月27­日晚上7點,橫店鎮最繁華的商業步­行街萬盛南街幾乎沒有­遊人。 (取材自新京報) 2017年10月橫店­影視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不少人將其當成橫店影­視城,但其實這家公司的主要­資產是電影院。 (取材自新京報) 2018年12月28­日下午2點,橫店影視城文創體驗中­心門口幾乎沒有遊客。文創中心是橫店影視城­官方建造的大型購物體­驗中心。 (取材自新京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