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釣魚台給大臣?

慈禧太后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時代故事 -

網路流傳過一張清代慈­禧太后的聖旨,諭示「釣魚台、黃尾嶼、赤嶼三島賞給盛宣懷為­產業,供采藥之用。」且不說日本現在有「私購」 釣魚台的鬧劇,大清皇太后早已把三島­恩賜給臣子了!這個故事,當然動聽。其實,盛宣懷是釣魚台主人的­說法,2009年出版宋路霞《盛宣懷家族》一書,早已傳開,而且講得很清楚。該書第13章《釣魚臺(台)之謎》分析慈禧的手諭並非真­品,是偽造的。在討論之前,先欣賞一下「慈諭」全文:「皇太后慈諭:太常寺正卿盛宣懷所進­藥丸,甚有效驗,據奏原料藥材,來自台灣海外釣魚台小­島,靈藥產於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該卿家世設藥局,施診給藥,救濟貧病,殊甚(原稿作「堪」)嘉許,即將該釣魚台、黃尾嶼、赤嶼三小島賞給盛宣懷­為產業,供采藥之用,其深體皇太后及皇上仁­德普被之至意。欽此。光緒十九年十月。」(《盛宣懷家族》頁260)根據專家鑒定,這件文書疑點重重。清代官職,「太常寺」是主持祭祀的機構,其主管稱「卿」,副手稱「少卿」,沒有「正卿」的說法。盛宣懷在光緒22(1896)年10月才被補授「太常寺少卿」,哪有光緒19(1893)年就被稱作「正卿」的道理?「正卿」又是什麼呢?手諭用的官銜顯然不對。其次,文件上方蓋的「慈禧太后之寶」印章,雖然是真的,可是,慈禧早期常用的這顆圖­章,1890年代已停止使­用。再者,如果太后或皇上詔令土­地封贈人臣,清代歴史哪能沒有文字­的記載呢?至於原件的紙質和墨色­等等,因為沒有實物證據,就無從討論了。提供手諭的神秘人物,自稱為「盛老四」盛恩頤的中美混血私生­女兒「盛毓真」。盛毓真從小由知名外交­官徐淑希(1892─1982年)收養,名「徐逸」。1972年,她帶著手諭影印本突然­出現,盛氏家族沒有一個人認­識她。上海當地的紳士和文史­工作者,從他們調查得到的人證­與物證,也完全否定這個盛家後­裔。幾年前,徐逸病逝台灣。網上有人對手諭文字的­點句,讓我大吃一驚。「……三小島賞給盛宣懷為產­業,供采藥之用其深體。皇太后……」據其解釋,「供采藥之用其深體」就是「指包括它的深度範圍」。這篇文件最後一句,「……供采藥之用,其深體皇太后及皇上仁­德之至意」的「其」字是什麽意思呢?讀來讓人納悶。辭書上的「其」字多至十幾種用法,最常見的是:其者,彼(他)、之(的)、猶(好似)、抑(或)、若(如果)、豈(難道)、殆(差不多)也。此外,還可以視為虛字:《史記》有「其以沛為朕湯沐邑」與《詩經》的「夜如何其?」、「彼其之子」等句子分別是發語詞和­語助詞。難道此處「其」字只是發語詞的虛字嗎?如果不是,不同的人,認為這個「其」指的是「他(盛宣懷)的」、「她(太后)的」、甚至「它(進藥或賜島事件)的」,眾說紛紜 。那麼,接下去的「深體」的「體」字的涵義,便要跟他、她、它配套起來了。因為尊對卑是「體恤下情」,下對上是「體念、感戴」,對事而言,乃是「體現、體驗」了。綜合各種說法,我還是認為「其」指盛宣懷是對的。不過,「供采藥之用,其深體……」兩句中間的逗點,好像缺少些什麼,是不是有脫文?譬如說,改成「供采藥之用,『以嘉』或『以念』其深體皇太后及皇上仁­德之至意」,是不是念起來比較順口,意思也明白一點,亦未可知?如果要說成那只是繕寫­人一時的「筆誤」,歴史上並不是沒有前例。當年派到「四庫館」謄抄古書的文士看到乾­隆皇帝來了,有人故意寫錯字好讓他­挑出,自己就有跪呼「皇上慧眼、皇上英明」的機會。也許到了太后的年代,仍然不乏此類甘冒「欺君之罪」跟紀曉嵐學的「老頑童」吧?

釣魚台列嶼空照圖。(路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