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企鵝 爬雪山探訪南極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娛樂 -

2018年冬假,我們全家是在南極的L­a Pergola餐廳參­加歡迎晚宴。洲度過的。從波士頓出發,自北向La Pergola位於一­座非常漂亮的19南,途徑邁阿密、智利的首都聖地世紀豪­宅內,大家在它的溫室花園牙­哥,最後到達我們南極洲探­險的裡享用了帝王蟹、烤羊肉等美味,起點──智利南端的蓬塔阿雷纳­斯並品嘗了雞尾酒以及­智利有名的紅(Punta Arenas)。蓬塔位於麥哲倫海、白葡萄酒。晚宴快結束時,A21峽西岸,始建於1843年,在巴拿馬領隊高興地宣­布,機長剛發來通知運河修­成之前,是大西洋與太平洋,第二天天氣情況允許我­們按時飛間過往船隻的­加煤站。雖然現在已行,大家都高興地拍起手來。南極不如往日繁華,小城仍充滿魅力。氣候因為多變,出發時間不能保證南極­旅途的出發點,是位於蓬塔,經常會推遲,甚至取消,我們能中心的合恩角酒­店(Cabo de Hornos)按預期時間起飛是件很­幸運的事。。出發前一天晚上,探險隊Antarti­ca21的領隊召集所­有旅客,給大第二天,早上5時起床,穿上雪靴、雪褲,寄托了剩餘的行李,家試穿南極必須的雪靴,講解南極吃了早餐,然後坐上大巴士前往須­知,並示範上下衝鋒艇的正­確方蓬塔機場。8時45分,飛往南極的式。因為去南極的飛機限制­每人的DAP940航­班載著我們準時起飛了­行李重量不得超過20­公斤,A21還!飛行一路順利,大約11時,我們貼心地給每位旅客­發了彈簧秤,方降落在南設得蘭群島(South Shetland便大­家測量隨身行李,並安排了酒Islan­d)的智利弗雷站(Frei Station)。店寄托剩餘的行李。踏上南極的土地(雖然實際上這講解會結­束後,大家到酒店對面還只是­南極大陸北邊的島嶼),心情非常激動,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幸來­到這第七大洲的。此時正值這裡的夏天,氣溫「溫和」,在攝氏零度左右,因上飛機前穿上了全套­冬裝,一點兒也不覺得冷。

還沒上遊輪 就見3種企鵝

向岸邊等待的衝鋒艇走­去的途中,需經過俄羅斯基地和智­利基地之間的小路,領隊開玩笑說這是世界­上唯一可以找到這兩個­國家之間邊界的地方。剛到岸邊,忽見一群企鵝在水中嬉­耍。領隊介紹說牠們其中有­巴布亞企鵝(Gentoo)、阿德利企鵝(Adelies)和頰帶企鵝(Chinstrap)。巴布亞企鵝生有紅嘴紅­腳,阿德利企鵝有黑色眼圈,而頰帶企鵝的兩頰有帽­帶式條紋。在此之前,我們並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17種不同的企鵝,南極大陸及附近島嶼就­有7種。我們還沒上遊輪,就見到了其中3種,真的很有眼福。

衝鋒艇將我們載到Oc­ean Nova遊船。進入船艙安頓完行李,聽完救生須知,全家去餐廳吃自助午餐。

海面壯麗的冰拱。(圖皆由作者提供)

智利弗雷站旁的阿德利­企鵝和頰帶企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