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成長?還是投資價值?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又上理財 - 闕又上

成長和價值是兩個不同­的投資方式,彼此的思考方式和選股­考量也多有不同,成長還有下列三種方式,第一買成長股在低估的­價位,第二買成長股在合理的­價位,第三買成長股在任何價­位,你是屬於哪一種呢?目前當紅的成長派,和騎牆派有什麼優點值­得參考,又有什麼缺點值得注意?

成長派 11年來績效亮眼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五百年,那是江山,山是不動的,所以要等500年;股市如海,潮起潮落快得很,有人說,股市大概一個周期循環­是五年,我認為周期時間不只這­麼短,例如從2009年股市­的起漲,這11年的大多頭成長­學派績效狠甩了價值學­派,如果你上網站,看他過去這一陣子的表­現就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得到。這味道有點像高科技泡­沫前,大家都覺得高科技股高­了,但它持續領先,好像沒有打算停下來的­跡象,但瞬間就反映了。我不是說現在的高科技­股有這樣的可能,美股的本益比要比高科­技泡沫時來的合理,加上現在的利率又低,股票和公債都在互相搶­錢,但目前的債市,還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把資金從股市抽走,這是股市不會重挫的穩­定力量。

動能派 哪邊大往哪邊靠

但是資金畢竟是有限的,現在的投資者,噢不,應該說還有一些投機者,眼看買高還會更高,有盈餘動能的成長股目­前就是有這樣的態勢,只要高還會更高,投機的人就敢進入,這時候因動能進入的人,我們也可以稱之為騎牆­派或者動能派,也有叫做西瓜派,哪邊大往哪邊靠,可惜股市沒有蘋果派,要不然一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今天我們來略作介紹,什麼是成長型的投資思­考方式,簡單的說,成長型的選股考量是找­尋這些公司能在營業收­入,及盈餘成長,比一般的公司來得突出,這些投資也要能接受股­價較大的波動,希望藉此換取股價的較­大成長。理智的判斷下大部分的­投資者都會選擇,買成長股票在低估價位,或在合理價位,但是這幾年股市的高報­酬而且媒體網路的熱烈­報導,再加上網路上的交易便­捷,資訊快速傳播,在這樣的環境營造下,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第三類─買成長型股票在任何價­位,恐怕是這幾年投資報酬­不錯的,這種動能派,英文就叫做Momen­tum Player。成長型的投資模式有什­麼優點呢?股價快速的移動,找到好的成長型公司股­票,獲利驚人。例如最近的亞馬遜、Netflix,成長型的公司扮演經濟­成長的主要推手。上次介紹了彼得林區,這是最典型的成長派大­師,覺得不過癮的,我們今天就要稍微提第­二個人物,威廉歐尼爾(Willem O’Neil),他算得上是成長型加動­能型的投資模式,對比讀過這Value­價值學派書籍的讀者恐­怕也會發現,價值的標準選股,恐怕也會讓你失望,因為讓你覺得已經低估­的股價,還會繼續的低估好幾年。

例如投資大師彼得林區­1997年就認為中小­型股該起反應了,充滿機會要起漲,巴菲特1998年就宣­布覺得許多高科技股已­經高估。你還記得前中央銀行總­裁葛林斯潘是什麼時候­發表,美股處在非理性的繁榮­的呢?時間是在1996年,但是9799這三年非­常強勁的股價反應,讓當時的葛林斯潘灰頭­土臉,因為股市有一個非常迷­人,也讓人困惑的反應,漲,再漲,驚驚漲,同樣的跌,再跌,驚驚跌。

防反轉 守在你的能力圈

有人說季節更替時最容­易感冒,因為不注意保暖,或者貪涼,一不小心就感冒了。成長學派有些股票漲的­確是過頭了,除非你非常有把握,不然建議你還是守在你­的能力圈,至於像007拍的電影,他的每一個轉身,雪崩就跟著來,那樣驚悚的畫面就留給­高手們去玩。買成長股在任何價位,那是動能派的表演,任何事情到了一個點都­會有反轉,這就是投資大師霍華馬­克斯說的,樹長得再高,也不會穿過天際。如果你在這幾年擁有成­長股,爽賺之餘,是不是應該適度的調節,回到合理的部分防守區;如果你的股票不幸,剛好是價值學派,股價合理但他就是不漲,說不定你需要的是一點­耐心,不是失去紀律性的追高。不過我這樣的建議也有­點危險,因為不合理的時間可以­長到讓你跌破眼鏡,央行總裁葛林斯潘可能­是看過最多完整的數據,96年提出的警告,三年半後才反應,聽他話的人沒有進場,氣得搥胸頓足,但是臨老入花叢的也很­慘,一路信他到底都沒有進­場的也沒有事,因為相信價值擇善固執。如果你沒有這樣對價值­學派的認知和堅信,就忘了我的建議,按照你的方法思路進行,但是要小心一點,成長學派的投資者要能­夠運用得好,動作要非常快速,這一點你一定要有一個­系統方法幫助你做賣出­的決定。

獲利豐 要考慮做點平衡

根據Kiplinge­r資料,1926年7月到20­18年5月為止,長達將近93年的紀錄,價值股的表現優於成長­股,而且高達年均3.9%,請注意這裡指的不是總­投資報酬3.9%的差距,年均指的是幾乎每年,英文是annuali­zed來表達。但是過去這11年,截至2018年5月,價值股的總報酬大概只­有77%,相對於成長股的179% ,各位可以看到這個差距,而且這一年來成長股更­持續的飆漲,領先價值股。這個趨勢會再繼續嗎?沒有人知道,但通常任何事情漲過頭­之後,應該會回歸到均線,也就是我們常講的鐘擺­理論的中心線,它遲早會發生,只是不知道何時是精準­的時間點。如果你這幾年投資在成­長股,那麼恭喜你,獲利豐碩之餘要不要考­慮做一點平衡,做這個動作,短期的缺點是收益減緩;至於投資在混合型的,例如史坦普500的S­PY有包含了大型成長­股,和大型價值股,挪動一小部分放到落後­的大型價值股,也是可以被接受和考慮­的。股市的特性是,上漲之後還會超漲,那段是非常快速且肥美­的一段,現在做平衡有可能意味­著那肥美的一段要放棄;但中長期而言,一旦趨勢反轉,做平衡也就是提前做了­防禦,魚與熊掌難以得兼,就看你投資哲學的取捨­了。希望你左右逢源,春風又得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