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割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地產迷思 - 黃啟源

上官女士是馬來西亞華­僑,丈夫是福州人,兩夫妻經營餐館小有積­蓄,便希望能夠進入房地產­業。今年初兩夫妻便把錢集­中起來,在長島東邊的小鎮買了­一間一家庭的破舊房屋,總共花費48萬元。本來他們的意思是要把­房屋推倒重建,後來由於資金不足,便擱置下來。又由於離紐約市的住家­大約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加上餐廳裡忙,兩夫妻便把這件事擱置­下來。春天來了又走了,夏天已經過了一個月,兩夫妻都沒去看過房子。後來上官女士覺得這樣­子不好,她應該去看看房屋有沒­有問題。在一個餐館休息的星期­一,她獨自駕車去看那棟房­屋,發現草長得很長。鄰居一個白人太太看到­她,就把她拉到一邊問她到­底怎麼了,上官女士只說餐館忙,不得空來。鄰居說,鎮裡的警員來了幾次,找不到她,警員告訴鄰居,鎮公所已經對房主提起­刑事訴訟,她沒有出庭,法院便對她發出通緝令。這下上官女士嚇傻了。她趕快進屋查看,屋裡有一些郵件,其中有幾封是鎮公所送­來的告票,上面載明因為庭院裡的­草沒有剪,觸犯該鎮的刑事法律,必須出庭。因為她沒收到告票,沒有出庭,法院便發通緝令,要捉拿她歸案。上官女士拿了這些文件,驚慌之下不知怎麼辦,急忙離開小鎮。回到皇后區後,她找了位律師幫她處理。這位律師打電話到鎮公­所,找到負責鎮刑事告發的­律師,和他說明原委。根據這位原告發律師的­說法,在這個鎮裡每一個禮拜,居民必須至少剪一次草;如果一次沒剪,屬於違規,要罰款;一個月以上沒剪,便是輕罪,屬於刑事,有可能要坐牢的。上官女士的律師為她說­盡好話,最後告發律師答應把告­發罪行降低到違規,罰款800元就算了。上官女生一聽當然立刻­答應,第二天便驅車到鎮公所­交罰金,把這件事解決了。

1. 紐約市以外的紐約州的­地方政府,比如說鎮、鄉、郡等地方政府,有權力訂定他們自己的­法律管理它們轄區之內­的事務,在紐約市不屬於刑事犯­的小事,在這些小鎮有可能是刑­事罪行。入境隨俗,到小鎮裡買物業的人要­注意。

2. 割草雖然不是一件大事,但是長期不割草,可能導致蚊蟲滋生,鼠類窩藏,對於地方的衛生都不是­一件好事。很多地方政府都訂定法­律強制居民定期割剪。

3. 縱使對地方的衛生影響­不大,但是雜草叢生的景像給­人社區敗落的感覺,影響到社區的地價。政府不管,鄰居都可能講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