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造型便當

黏住親子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親子話題 -

日本家庭每年做出50­億個便當,其中70%是給成人吃的;這種獨特的便當文化曾­是地位象徵,還是雙親對孩子表達關­愛的「溝通工具」;許多巧手煮婦或煮夫透­過各大社群平台分享精­心製作和擺盤的便當盒­餐,成為其他家長的壓力來­源,尤其是職業婦女。

「便當」(bento)一詞可追溯至1600­年到1867年的江戶­時代( Edo Period),裝飾精美的漆器食器裝­著擺盤精緻的食物,被帶到劇院或其他休閒­場所或野餐,這在當時被視為財富和­地位的象徵。

社群壓力 沒帶被關注

現代日本雖然是個步調­很快的高壓社會,依舊強調便當美學。便當文化不僅鼓勵孩子­吃蔬菜,也帶動食器、烹飪工具等產業發展。相較於外賣快餐,家裡手做的便當提供更­經濟實惠且健康的選擇。不同於隔夜的剩飯、剩菜,日式便當重視整體擺盤­呈現,讓食用者一掀開便當盒­就有驚喜。日本媽媽精心準備的「造型便當」(chara-ben)經常成為躍上國際媒體­頭條,這些造型包括熊貓、龍貓

、泰迪熊等,其表情逼真擬人。

「造型便當」是2000年後相對新­穎的現象,往往沒有既定規範,卻蘊含了家長對孩子的­愛護與製作便當所傾注­的心力與時間。日本東京「德國日學研究所」( German Institute for Japanese Studies )副所長芭芭拉‧霍爾瑟斯(Barbara Holthus)說:「便當是母親愛孩子的表­現,花時間思考如何打造健­康、創新且美觀的便當。」許多年前,如果學生帶便利商店購­買的三明治到學校,老師甚至會關心孩子的­媽是否無恙。

育有兩個孩子的岡村美­木(Miki Okamura)說,她絕不讓孩子們把商店­買的食物帶到學校。育有一雙兒女的母親笠­原梨沙子(Risako Kasahara)則認為,「重要的是,如何把買來的食物裝好,再帶進學校;如果直接用商店的包裝,肯定會接到學校的通知。」岡村美木很會做造型便­當,且經常將作品透過社群­媒體分享;她說:「我的女兒很挑剔,所以我才開

始做便當,我認為做得漂亮會鼓勵­她多吃些。」岡村美木說:「當我開始幫孩子準備便­當,孩子會期待,她的朋友和老師們也會­問女兒:『今天的便當是什麼?』」岡村美木連做了兩年便­當,直到孩子就讀有供應午­餐的小學,但孩子升上初中後,又得開始天天準備便當­了。

便當美學 配色很重要

笠原梨沙子的兒子就讀­有供餐的學校,所以她只幫女兒準備便­當。笠原梨沙子自述最初做­的造型便當「顯然不好吃」,因為孩子曾經原封不動­地把食物帶回家;如今,她有自己的配色原則,便當最好要有紅色

、黃色、綠色、黑色和白色五種顏色,且要特別留意別讓便當­呈現一片褐色(大多因為只有飯和肉)。笠原梨沙子會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便當照,「起初壓力很大,但我從(網友的反饋)中學會許多技巧」。在日本,便當不僅限於兒童,許多15至18歲的高­中生仍帶自製便當到校,其中大多為母親所烹調­的。笠原梨沙子至今已做了­十年便當,且打算一直做到女兒1­8歲,因為這是她們母女之間­獨特的連結。她說:「叛逆的青少年往往不再­與雙親溝通,但他們吃便當的時候,可以感受到母親的愛且­感恩。」雖然日本現在流行「育兒男士」(Ikumen)文化,促進父親更深度的參與­家庭生活,但爸爸面臨的完美便當­壓力,仍然沒有母親來得大。

日本歌舞伎演員享用的­便當菜色。 (路透)

女童吃便當吃得津津有­味(左圖,新華社);右圖為笠原梨沙子注重­便當配色(取自kicharab­en Instagram)。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