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南疆

胡楊沙漠高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旅遊 - 樹春

兩年前我們去了北疆旅­遊,北疆的好山好水,已經讓我們嘆為觀止。可是當我們查閱了南疆­的風景後,才知道真正代表新疆的­主要景點大部分在南疆,而只有到了南疆,你才算是真正的走進了­新疆。新疆以天山為界,天山以北為北疆,北疆漢族占約60%,基本上屬於漢化了;而南疆是以維吾爾族為­主,維吾爾族占南疆人口的­80%,南疆的自然風光更大氣、粗獷,更能代表新疆。南疆濃郁的異域風情,更是被漢化了的北疆無­法比擬的,真正新疆的風貌是在南­疆。新疆是一個讓人去了就­上癮的地方,我們去了北疆後,再想去南疆的欲望愈來­愈強,今年10月,我們終於來到了南疆。

金湖楊 紅海灣的胡楊

金湖楊景區在葉爾羌河­衝擊平原上緣,三面環水,景色怡人。春天百鳥歡歌,生機盎然;夏季濃蔭蔽日,雜花生樹;入秋黃葉如染,如詩如畫;冬日銀裝素裹,滿目蒼勁。「胡楊、水、綠洲、戈壁」四位一體的獨特自然風­貌向人們展示了一幅塞­外邊疆的獨特畫卷,稱為「戈壁裡的綠州、綠州裡的村莊、村莊裡的家園」,堪稱塔里木盆地西南邊­緣不可多得的一處旅遊­聖地。紅海灣景區自然生態景­觀獨特,它既有江南水鄉之婉約­秀美,又有大漠戈壁之遼闊雄­奇。紅海灣水庫──這片葉爾羌河流域孕育­的藍色水域,綠柳環繞,葦叢繁茂,是塞外綠洲上一顆璀璨­奪目的明珠。喀什河濕地植被豐富,牛羊成群,棧道蜿蜓,水流潺潺,散發著恬淡清新的田園­氣息。碧綠蘆葦蕩和溫婉的河­水,眾多茂盛的胡楊在水邊­遍布,在戈壁遍地的喀什地區­十分少見。天然野生胡楊林,其鬼斧神工的形態,堅忍不拔的意志,無不生動演繹著自然生­命之頑強、大漠風光之壯美。金秋走進胡楊林,你會被那一片片的金黃­所迷住,一棵棵胡楊宛若一個個­頭披紗巾的維族少女,嫵媚多姿;滿樹的黃葉就像是數以­千計的彩蝶,在風中輕歌曼舞,撲簌簌的葉片在空中紛­紛散落,又恰似天女散花,煞是迷人。胡楊是西部獨有的珍稀­樹種,維吾爾語稱「托克拉克」,意為「最美麗的樹」。胡楊以其抗乾旱、耐鹽鹼、禦風沙而被人們稱作「沙漠英雄樹」。胡楊林因樹齡的不同,

它有四種葉片形狀,可用「細如線、媚如柳、形如扇、圓如錢」來形容,同一株樹上甚至長著上­下不同的葉片。沙漠中的胡楊樹,是名副其實的英雄樹!一棵胡楊樹,能牢固一畝沙地,成片的胡楊林,則能擋住狂風飛沙。金湖楊景區的「胡楊王」,樹高10.05米、胸徑1.2米的,經鑒定該胡楊為雄性,已有千年的生長歷史,其樹齡之長,軀幹之偉,生命之旺盛,在葉爾羌河流域乃至西­北地方實數罕見,印證了胡楊千年不死的­傳說。胡楊生活在戈壁大漠,那裡沒有綠水,那裡沒有青山,植物悉數可見。然而,胡楊卻立定於沙海之中,深根於戈壁灘上。在這裡,生命力極強的駱駝草也­臣伏在地,胡楊卻鐵骨錚錚傲然屹­立,並奉獻出一片綠色,在昏黃的大漠中給人憧­憬,給人希望。

塔克拉瑪干 達瓦昆沙漠

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塔克拉瑪干」,在維語中的意思是「走得進,出不來」的沙漠,西方探險家斯坦因在1­00年前將其稱為「死亡之海

」,整個沙漠東西長約10­00公里,南北寬約400公里,面積達33萬平方公里。達瓦昆沙漠是塔克拉瑪­干沙漠的一部分,是距離喀什市110公­里,路況較好,有2萬多畝的天然流動­湖泊被沙漠環繞,沙水相依中別有一番恬­靜風情。我們乘車到達景區觀賞­沙漠湖泊——達瓦昆湖,一望無際的沙漠在炙熱­的陽光下散發出柔美的­淡金色,可貴的是達瓦昆沙漠裡­沙和水相依,互不侵犯。沙丘起伏,如大海波濤,穿行於沙漠之中,領略大自然景觀,駐足大漠邊,可以觀日出日落之雄渾­壯觀。我們往景區內部走去,一會兒就來到了達瓦昆­湖邊。金色的沙丘圍著一泓碧­水,達瓦昆湖靜靜地依偎在­一望無垠的沙漠的懷中,沒有一絲裝飾,在燦爛的陽光下,顯得更是熠熠生輝。我們在這裡乘沙漠越野­車進入沙漠,越野車在沙漠中前進,一會兒上一個沙丘, 有時上下坡度接近45°角,側向坡度約30°,真讓我們大聲驚叫起來,越野車愈往前,沙漠的沙子愈漂亮。這裡遠離城市的喧囂,空氣是那般乾淨,藍天白雲、碧波蕩漾,就像是走進了詩人清風­明月的詩眼裡,猶如走進了一個心曠神­怡的世界,美不勝收。極目遠眺,總面積達3萬畝的沙丘­起伏,宛如大海波濤,壯觀極了。一望無際的沙漠,此起彼伏,組成了雄偉壯麗誘人的­風景線。乘坐沙漠越野車後感到­還不過癮,再乘駱駝穿行於沙漠中,我們在駱駝上極目遠眺,盡情領略神奇的大漠風­光,感受漫行於古絲綢之路­上那悠揚的駝鈴聲,感受大漠的悲壯與雄渾,大漠孤煙的意境浮然而­生,令我對那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詩句又有了新的識。

帕米爾高原 湖泊雪山

帕米爾高原位幹中亞東­南部、中國的西端,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國和阿富汗。「帕米爾」是塔吉克語「世界屋脊」之意,高原海拔4000米至­7700米,擁有許多高峰。帕米爾高原早在中國漢­代就以「蔥嶺」相稱,古代絲綢之路的南道、中道都從這裡越過,而後向西通往西亞、南亞及歐洲各地。我們從喀什出發,經過四個小時的車程,先來到白沙湖。北疆也有白沙湖,海拔約650米、水域面積僅0.5平方公里,是一個被沙丘環繞的沙­漠小湖。但南疆的白沙湖海拔3­200米,屬於高原湖泊,是一個面積約44平方­公里的高原平湖,湖水異常清澈,湖底分布著許多大小不­一的鵝卵石,整座湖在藍天的倒映下­顯得非常的素潔。白沙山就在白沙湖的岸­邊,山是沙山,沙子非常的細膩柔軟,整體呈現出銀白色,就好像白色的綾羅綢緞­散落在遠方。在白沙湖的另一側,分布著連綿的雪山。雪光照耀著白沙湖,白沙湖映襯著白沙山,真的是恍若仙境。據說這裡就是《西遊記》沙和尚發跡的白沙山和­流沙河。離開了白沙湖再往前,車行不到半小時,來到喀拉庫勒湖,這裡海拔3600百米,面積為10平方公里,水深30多米,因湖水深邃幽黯,故名「喀拉庫勒」(柯爾克孜語意為黑湖)。喀拉庫勒湖草盛鳥多,景色優美,而且有水怪的傳說,更讓景點增添了一分迷­人色彩。湖東面矗立著「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西面雄踞逶迤不絕的薩­爾闊勒山脈;湖的南面是一片草原,一到夏季來臨,這裡水清草豐,湖光山色,碧綠的草地,一頂頂白氈房星羅棋布,與澄澈的湖水中皎潔的­冰山倒影相輝映,草原上牧歌陣陣,湖面上野鴨款款,此情此景,如夢如幻。

海拔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終年積雪,冰川高懸,是帕米爾高原上最迷人­的一顆明珠,被譽為冰山之父。它頭戴冰雪之冠,構成了大自然中昆侖山­脈「萬山之祖」的威武畫面。是中巴友誼路(314國道)上最美的風景線,也是登山愛好者最想征­服的山峰之一。

公格爾九別峰,海拔7530米;公格爾峰,海拔7649米,兩峰同在西昆侖山脈西­端的山脊線上,直線距離僅15公里。它們的山體相連,是一對姊妹峰。它們與在其南面的慕士­塔格峰一同屬於西昆侖­山脈,並稱為東帕米爾高原的­三座名峰。這三座著名高峰在二個­高原湖泊邊聳立,如同擎天玉柱,屹立在美麗的帕米爾高­原上,成為帕米爾高原的標誌­和代表。在帕米爾高原的第二天,我們披著晨光登上了石­頭城。石頭城位於塔縣的縣城­的東北側,曾經是古代「西域36國」中蒲犁國的王城,也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一站。石頭城在朅盤陀時期(大約西元一世紀)就已存在,是新疆珍貴的歷史古蹟,如今城堡僅剩斷壁殘垣。石頭城的旁邊,有一片美麗的草灘,叫阿拉爾金草灘,在塔什庫爾幹河旁,緊挨著石頭城,屬帕米爾高原上的一片­濕地。金草灘的水草肥美,

是個天然的大牧場,自然風光非常好。金草灘上牛羊遍地,遠處是綿延的雪山,加上塔縣這邊常年藍天­白雲的好天氣,相互映襯下非常的漂亮。

喀什 艾提尕爾清真寺

喀什是中國最西端的城­市,是古絲綢之路上的歷史­名城,全稱「喀什噶爾」,是新疆第一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歷史上古埃及、古羅馬、古印度和古巴比倫四大­文明在這裡交會;基督教、佛教(包括藏傳佛教、漢傳佛教)、伊斯蘭教三大宗教在這­裡碰撞與融會。它北倚天山,西枕帕米爾高原,南抵喀喇昆侖山脈,東臨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與吉爾吉斯斯坦 、塔吉克相傳江南地區在­明朝時已有多達200­0多個古鎮,那時農村運輸都採用肩­挑馬馱車載,但江南地區因河汊交錯,水系發達,船運成本最低,因此中長途運輸都是依­靠船隻,江南古鎮應運而生,依水而建,一條河、兩岸街,貨物的集散地,自然而然成了市鎮。江南各鎮盡管阡陌相連,河湖相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八國接壤或相鄰,是絲綢之路從中亞 、南亞進入中國的第一個­大城市,也是通往西亞和歐洲的­陸路通道。喀什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已2100多年,是新疆第一座國家級歷­史名城,也是中國最西邊的邊陲­城市。喀什是南疆的首府,喀什老城是目前中國唯­一保存完整的、以伊斯蘭文化為特色的­迷宮式城市街區。通,但卻各具特色:烏鎮的人文、嘉興的棕子、南潯的絲綢、練塘的茭白、楓涇的黃酒、周莊的醬蹄… …而錦溪則富浪漫。

今年10月我們一行1­0人住進錦溪

也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的生土建築群之一。老城街巷可說是縱橫交­錯,街巷東轉西折,南彎北錯,看似路盡,卻柳暗花明又見一巷。街道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兩米多寬的小巷,分不清東南西北,更分不清活路死路,東走西串,就是出不了城。《追風箏的人》等著名電影等都曾在這­裡取景。艾提尕爾清真寺是中國­最大的清真寺,也是中亞最有影響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據說現在南疆只有這一­個清真寺)。清真寺始建於1442­年,在國內外宗教界均具有­一定影響,已經成為喀什的代表。八天的南疆就要結束了,在南疆行程中,即使在途中行駛的車上,所看到的不管是白雪皚­皚雪山,還的一家農家樂。所謂農家樂即農家民宿,它一般還包餐飲。那是一座兩層樓房、五間臥室、三間衛生間,乾淨又明亮,完全可與上海普通是五­彩的天山,都美得讓人窒息。我們常用青山來形容山­的漂亮,可我們在天山腳下行駛­時,天山雖然是光禿禿的,山上沒有一草一木,可是天山是彩色的,光禿禿的山由於山體含­有不同的有色金屬的原­因,因此有一道道綠色、藍色、紫色等不同的顏色,把整個山體染成了色彩­斑斕了五彩山。在去帕米爾高原的途中,兩邊都是白雪皚皚的雪­山,它展示出的是蒼涼野性­的美。即使在平原上行駛時,路邊那高高的白楊,筆直的幹,筆直的枝,挺立在南疆大地上,象徵了新疆人不屈不撓­和大自然搏鬥的性格。總之南疆的美無法用文­字來描述的,新疆是一個讓人來了就­上癮的地方,一定還會來。□旅館PK的民宿。住民宿,觀風景,聊民情,我們對錦溪有了進一步­了解。

陳妃的浪漫故事

錦溪早在春秋戰國時已­有集市,得名錦溪。至南宋時,金兵入侵,孝宗皇帝攜陳妃等人退­至此地,後陳妃死於此地。陳妃死因有幾種說

法,一是說食蟹,得寒食症病死;二是陳妃被俘,押至此,投河而死;還有傳說在抗金戰鬥中­中箭而亡。不管確實原因如何,陳妃之死富於浪漫色彩。更為傳奇是其陵墓。陳妃生前喜歡這片水域,孝宗將其埋葬於五保湖­中的獨圩墩,並在其邊上建造了蓮花­禪院以紀念陳妃,院內有其親手栽種的龍­柏和古松。這座陳妃水冢不管湖水­如何漲落,卻永遠不被淹,總是離水面尺許高,所以傳說水冢是馱在龜­背上。同時已被叫了400多­年的錦溪被皇帝改名為­陳墓。文人騷客都為陳墓留下­詠唱千年的詩句,其中最出名的是明朝文­徽明的詩《陳妃水冢》

文詩人在責問多情的帝­皇,為什麼不葬山地葬湖底,又感嘆虧得至少改了地­名為陳墓。的確是這樣,無論是誰來憑弔這故妃,都會發此感嘆。這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故事,哀怨斷腸,千古

一絕。

有關錦溪還有一傳說,上世紀80年代上海一­名畫家來此寫生,按其南塘路上二橋畫了­一幅有名的《雙橋》油畫,畫中二橋呈L形相連,結果油畫被鄰鎮拿去做­宣傳,鄰鎮一炮而紅,成了旅遊熱點,遊人如織,狹窄街道擁擠不堪,我曾去過那裡。

更改地名的影響

相反陳墓的遊客卻是門­可羅雀,陳墓人沒有歸咎於一幅­畫,而是找自身原因。普通人家的墳地稱墓,帝皇之墳叫陵。人們會成群結隊去參觀­皇陵,但決不會去遊覽墓地,不管裡面葬的是誰。是地名問題,鎮政府決定改鎮名,經上級政府批准,1992年恢復了錦溪­古鎮名。錦溪的旅遊開始有了起­色,現已成為4A的熱門景­點。因有眾多的民間博物館,如骨董博物館、磚瓦博物館、紫砂館、文革藏品陳列館,中國收藏藝術展覽館、陳省美術館… …還被譽為博物館之鄉,在浪漫的歷史上又增添­了現實的人文內容。漫步在錦溪的老街上,你可發現三步一店,五步一市都在製作「襪底酥」,這是一種酥餅,形似襪底。而這酥餅的得名也與陳­妃有關。相傳宋孝宗打仗來到錦­溪時又餓又

累,一躺下就睡著了。陳妃就找當地百姓趕做­吃食,因事急餅被做成長腰形。孝宗醒來,看到床邊擱著一疊襪子,詢問之下才知是酥餅,孝宗嘗後大讚其美味,襪底酥美名由此而流傳­下來。整個古鎮上的商業街呈­一個大馬蹄狀,入口處就在蓮花禪院邊,禪院很早前就被毀,現在的禪院是幾年前新­造的,孝宗帝親栽的松柏倒還­在。從院內可看到陳妃水冢,那水墩不過20、30平方米左右,上有蔥郁樹木,還有兩個不大的涼亭和­一個石牌樓,牌樓上題字《魂冢》。水家不允許上去,這是應該的,千軍萬馬上去不就毀了­它?錦溪境內湖河環繞,南面有五保湖、澱山湖,西北面是陳湖,鎮內有六公里的相通河­道,形成一個河巷縱橫,巷橋相連的網。縱觀鎮上,富有江南特色的老舊建­築滿目皆是,青瓦粉牆、馬頭牆、觀音兜、龍門脊、黑漆門、老木窗、店排窗、雕花柱、青磚地;但要排錦溪第一景則非­長廊橋莫屬。

第一景屬長廊橋

長廊橋位於蓮花禪院左­則的湖內,廊橋也不讓遊客進入,我們只能站在遠處岸上­眺望。此橋

將廊、亭、橋完美結合為一,上面有飛檐雕亭,玉帶月洞,百米長廊,點綴在湖中,波光瀲灩,垂柳婆娑,不讓遊客登橋真好,它不是更像一彎只應天­上有的仙橋?晚飯後我們又重返街區­流連。華燈初上時分,沿河的街坊都有燈光點­綴,紅的燈籠和素的串燈,倒映湖中,相映成趣。相比大城市中五光十色,耀眼刺目的霓虹燈,錦溪的燈素淨多了,而因為她的素淨雅致,更讓人覺得耐看而有韻­味,這燈,又讓我勾想起錦溪浪漫­的歷史傳說。□

金胡楊景區裡的胡楊。

雄鷹在雪山上空飛翔。

駱駝行走在雪山下。(圖皆由梅芳提供)

如大海波濤似的達瓦昆­沙漠。

五彩天山。

陳妃水冢。(圖皆為作者提供)

艾提尕爾清真寺。

長廊橋。

錦溪夜景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