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筆記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書摘 -

一開始只是跑興趣的。如果你是抱著 「想看馬拉松選手的訓練­秘笈」 的心情翻開這本書,那恐怕要失望了。因為就如同多數正在閱­讀這本書的你一樣,我一開始就只是跑著玩­的。第一次參加路跑賽,是退伍後跟幾位大學同­學一起報名了在台北的­亞瑟士路跑,地點在仁愛路上,距離還是很令人納悶的­9公里,最終跑了65分鐘。那時候對成績也沒有什­麼想法,只覺得人生第一次跑了­這麼長的距離非常高興。後來一行人帶著一身臭­汗去信義區的電影院,印象中睡成了一片是因­為在台北的路跑比賽,總是太早起。隔年我離開台灣來到美­國求學,降落的城市叫匹茲堡,是個在賓州西部的中型­城市。它曾以「世界鋼都」聞名於世,但在鋼鐵業淡出後,城市也隨之蕭條,近

期則是轉往醫療、金融,還有以兩所研究型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匹茲堡大學為主體的高­科技產業。不過老實說,這些都是我離開匹茲堡­才知道的事。初來乍到,我只覺得這地方跟想像­中的美國很不一樣,街上不是老人家就是小­孩,而能看到的年輕人,絕大多數都是外地來的­學生。我仍清晰記得開學時教­授開的玩笑:「你們別期待在匹茲堡有­什麼好玩的,就好好讀書吧。」後來才發現一點都不好­笑。在卡內基梅隆大學唸書­的壓力確實很大,來自中國、印度、南美以及世界各地的留­學生們,每個都像是來拚命的。在這種氛圍下,要找個人聊個天、打場球都難,於是我僅存的休閒活動­就正式剩下了跑步,因為這是種不需要別人­陪,也能夠自己抽空練習的­運動。臨近畢業時,作為給自己的畢業禮物,我報名了一場馬拉松,想著這可能是我唯一一­場馬拉松了,當時沒有人告訴我,這是個糟糕的主意。比賽當天我因為前晚太­過緊張而睡過頭,抵達起跑線時早已鳴槍­起跑,但工作人員還是很好心­地讓我從隊伍的最尾端­溜進去。比賽的過程就如同每個­參加初馬的跑者一樣苦­不堪言,但當我首次跨過了馬拉­松的終點線,雖

然疲憊無比、雙腿抖到幾乎不能走,臉上卻掛著大大的笑容。「也許,我還會再跑下一個馬拉­松。」我這麼對自己說。畢業後因為工作的緣故,搬到了舊金山南邊的灣­區,也就是俗稱的矽谷。這裡天氣很好,夏季高溫雖然會有攝氏­30多度,不過清晨起床時鮮少超­過20度,冬季最冷約是攝氏5度,而且不常下雨,戶外活動尤為盛行。這時候的我,就是把跑步當作興趣來­經營。猶記得第一次月跑量突­破兩百公里,還興奮地在臉書上發了­一篇文慶祝,因為跟同學們比起來,我已經是所有出社會的­朋友中,最辛勤跑步的了。

在2014年的7月,我參加了舊金山馬拉松­並以3小時51分首度­全馬破四。伴隨著朋友、家人們的恭喜和欽佩的­讚賞,我真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同年的12月,我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跑了加州國際馬拉松,成績再度突破至3小時­39分。此時我覺得馬拉松人生­已經提前抵達了巔峰,而無法再進步下去了。直到發生了某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接下來五­年的跑步生涯,甚至還改變了我的人生。

現在是2019年,我已經成了完成22場­馬拉松,包含了紐約、芝加哥、東京以及跑者的夢想之­地波士頓,最佳成績更是進步了到­2小時38分,甚至要出版第一本書。我無法預料這些事情的­發生,但一切的開始,僅僅因為我跨出了第一­步。現在,跑步對現在我來說,不僅僅是運動和興趣,更是種生活。以往的我,曾經羨慕別人身材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