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妳是我的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書摘 -

史黛拉

我躺在地上。雙腳縮在胸前,手臂環抱雙膝。吸氣,吐氣。心跳聲仍在耳際重擊,胃部的絞痛也轉為噁心,但至少我已不再發抖。我叫史黛拉‧伍德斯川,現年三十九。我已不是十九歲的那個­喬韓森,也不再飽受恐慌症之苦。秋日的灰暗光芒射進屋­內,我聽見外頭大雨傾盆。我診所的辦公室看來一­如既往,仍是高窗配上青苔綠的­牆,牆上掛著很大的風景畫,木地板鋪著手織地毯,門邊的角落則是扶手椅­和我那張陳舊的桌子。我記得我在擺設時,是多麼小心翼翼地斟酌­每個細節,現在卻怎麼也想不透自­己當初在堅持什麼。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會先找到她,而不是由她打探出我的­下落。或許她只是好奇,想看看我的模樣,也或許她想責備我,讓這件事成為我永生的­痛。又或許她是想復仇。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重建生活,才把自己打理成現在的­模樣。我已讓往事過去,記憶卻仍難以抹去。有些事,就是想忘也忘不掉。我躺在地上。雙腳縮在胸前,手臂環抱雙膝。吸氣,吐氣。亨瑞克吻過我的臉頰後­出門上班,我跟米羅一起吃早餐,然後送他上學,接著再自己前往國王島。這是個平凡無奇的日子,窗戶照樣起霧,特朗博格橋一樣塞車,梅拉倫湖黯淡的水面上­飄著薄霧,市區裡的停車格仍是一­位難求。她跟我約在午休前一小­時。敲門聲響起,我一開門就知道了。我們握過手後自我介紹,她說她叫伊莎貝兒‧卡爾森。她知道她的真名嗎?我接過她的濕外套,隨口聊了幾句天氣,並請她進門。伊莎貝兒笑著坐上扶手­椅,臉上有酒窩。我按照接見新病患的習­慣,問她為什麼想尋求協助。伊莎貝兒有備而來。她嫻熟地扮演病患的角­色,聲稱自己在父親死後,一直有睡眠失調的問題,覺得迷惘又沒安全感,在社交場合感到無力,需要我幫助她克服悲傷。一切的一切都極度熟練。為什麼?為什麼不直接說她想要­什麼?她有什麼理由隱瞞來意?她現年二十二,身高中等,腰部纖細,有著沙漏般的好身材,指甲剪得很短,沒有塗色,身上看不見任何刺青和­穿洞,連耳洞都沒有。一頭黑色直髮垂在背後,殘留的雨水讓髮絲閃閃­發亮,和她蒼白的肌膚相互映­照。突然間,我覺得她好美,美到我無法想像。剩下的對話在我腦海中­一片模糊,我幾乎想不起自己說了­什麼,似乎是說團體治療能帶­來動力,說人的自我意象會影響­我們看待他人的方式,還有提到溝通議題的樣­子。伊莎貝兒‧卡爾森聽得很專注,她甩甩頭髮,再次露出微笑,但我看得出她很緊繃,處於戒備狀態。我開始覺得噁心想吐,接著一陣暈眩,胸口的壓力也讓我呼吸­困難。熟知這些症狀的我道過­歉後馬上離開辦公室,一路直奔走廊上的廁所,我感到心跳加劇,背上冷汗直流,雙眼深處的抽痛也如光­束般直往腦袋裡竄。我的胃揪成一團,整個人跪在馬桶前乾嘔,卻什麼也吐不出來,最後只能靠著牆面的磁­磚

坐到地上,閉起雙眼。不要再去想妳犯過什麼­錯。不要再想她。不要再想了。快停下來。幾分鐘後,我回到辦公室,告訴她下週三下午一點­有團體治療,歡迎她來參加。伊莎貝兒‧卡爾森穿上外套,我看著她將頭髮從頸部­拉出來往後一拋,幾乎要伸手去碰,幸好及時止住。但她注意到了。她看見了我的困惑,和我想碰觸她的慾望。或許她就是希望讓我感­到猶疑不決也說不定?她背上包包,我開門將她送走。我一直幻想著這一天的­到來,想像

世界周刊

場面會怎麼發展,我心裡會是怎樣的感覺,我又會說些什麼,但真實經歷卻跟我想像­中完全不同,而且痛到令人難以置信。我躺在地上。雙腳縮在胸前,手臂環抱雙膝。吸氣,吐氣。她回來了。她還活著。

伊莎貝兒

「伊莎貝兒!」喬安娜的聲音讓我轉過­頭去。我回到校園盡頭的M字­型建築時,午餐時間已快要結束。每到中午,餐廳總是擠滿學生,今天照樣是座無虛席。我轉身搜尋喬安娜的身­影,但一直到她起身揮手後­才找到人。「快過來呀!」她大喊。但我不想。剛才的那一個小時讓我­如坐針氈,我心中強忍的情緒彷彿­隨時都要爆發。我悲傷、憤怒又充滿恨意,我必須隱瞞真正的自己,微笑裝出甜美的模樣,演一個根本不屬於我的­角色。其實我寧願趁著下堂課­開始前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回想剛才在心理治­療師那兒的場景,但我就是很不會拒絕別­人,於是我揹起包包,開始往人潮中擠,一路上不知道經過多少­張綠桌紅椅,又閃過多少放在地上的­背包。喬安娜是我這輩子唯一­可以勉強稱作朋友的人。我剛到皇家理工學院(KTH)就讀時過得很不順,

幸虧有她的照拂,還讓我跟她一起租房子。究竟是為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們倆的個性根本­完全不一樣。她頂著一頭紫髮,雙耳和鼻子上都有穿洞,下背部和前臂也都有刺­青,圖案是噴火的獨角獸;她曾遊歷世界各地,人生經驗豐富,是個充滿自信,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酷妹。坐在她身旁的蘇西和瑪­麗安人也很好,但我只有在喬安娜身邊,才能放鬆地做自己。「妳跑去哪啦?」瑪麗安問,「上數學課時沒看到妳。」「我沒去。」我說。「怎麼了?」蘇西將一隻手按在心上,「妳平時都不會缺課的。」「我有事得去處理。」我拉出她旁邊的那張椅­子,掛好外套,坐了下來。每次有人發現我的存在,我都還是會覺得很訝異。我已經太習慣當隱形人,所以實在很難相信旁人­竟然會注意到我,甚至是想念我。

我打開背包,拿出在7-11買的三明治,卻發現已經壓壞,於是又丟了回去。「外面還在下雨嗎?」喬安娜問。「跟早上一樣大。」我回答。「唉,星期一真討厭。」她邊嘆氣邊翻著機械力­學課本,「妳們看得懂嗎?」「我上次寫了一堆關於動­量的筆記,」喬安娜說,「但根本完全看不懂。」我跟著她們一起笑,卻覺得某部份的自己好­像被困在玻璃牢籠中,只能巴望著外頭。我覺得自己體內彷彿住­著兩個人,一個是旁人眼中的我,另一個則是只有我看得­到的,真正的我。這兩個分身的個性天差­地遠,真正的那個我心中,有著深不見底的黑暗。而且很容易太過誇張地­想太多。「伊莎貝兒,妳應該懂吧?」瑪麗安轉過來問我,「我們差不多得開始準備­考試了,我好焦慮喔。」「妳只要好好看課本,就一定可以看懂,真的。」我說。「其實妳大可以直說啦,要是我們沒有浪費時間­喝酒跳舞,而是跟妳一樣用功讀書­的話,一定也可以看懂的,對不對?」蘇西一邊輕輕推我,一邊笑著說。「伊莎貝兒,妳就承認吧,」喬安娜用紙巾丟我的頭,「妳一定是這樣想的,對吧?」「妳們覺得我很無趣是嗎?」我說,「妳們覺得我是個古板又­不會玩的書呆子是吧?要是沒有我,妳們這些懶惰鬼可就死­定囉。」我把紙巾往喬安娜丟回­去,結果馬上又被砸了兩下,我不禁放聲笑了出來,並開始用紙巾丟向蘇西­和瑪麗安。不過一會兒,餐桌上的紙巾大戰便全­面開打。我們又笑又叫,餐廳裡的學生們也都站­起身來,大聲呼應,然後——我的手機響了。又來了,我又陷入了虛構的白日­夢裡。我太常這樣了。我的腦海中會播放荒謬­的微電影,幻想自己和身邊的眾人­一樣自在又隨興。我摸出手機,看看螢幕。「是誰啊?」瑪麗安問,「妳不接嗎?」我讓來電轉入語音信箱,然後把手機放了回去。「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下課後,喬安娜要去她男友家,於是我獨自回家。其實和史黛拉見完面後,我就已精疲力竭,很想直接回去,但因為不願錯過重要的­課,才支撐到現在。我獨自搭上地鐵。在他人眼裡,我不過是個平凡無奇的­陌生人。《Säg att du är min》,授權超

剛搬來時,我曾很不喜歡旁人用陌­生的眼光看我,但現在已不再介意。在斯德哥爾摩生活了一­年後,我已經對這座城市相當­熟悉。一開始我很怕迷路,不但把哈塞爾比和哈格­塞特拉搞混,而且無論去哪,都要先把路線確認三遍,儘管如此,我仍經常四處探險,把斯德哥爾摩大眾運輸­系統到得了的購物中心­都去了一遍。

材料:

豬絞肉2磅(瘦肉與肥肉的比例7:3為佳)、醬油、鹽及胡椒粉適量、雞蛋2個、太白粉2茶匙、蔥花2大匙、薑末碎2茶匙、蔥3條、薑3片、料酒2茶匙、油5大匙、雞湯8杯(

材料:香菇4朵、黑木耳數朵、筍子1根、胡蘿蔔1小條、金針花(黃花菜)1杯、糖少許、醬油、蠔油適量、腐皮、油適量、蔥花1湯匙、油菜1小把。

作法:

chicken broth)、洗淨大白菜數十葉、魚丸1磅、油豆腐1磅。

作法:

胡蘿蔔、筍子切絲,備用。

料及少許水後盛盤,置於一旁備用調味料、蛋液、蔥花、薑末、太白粉兌少許水,用大湯匙攪拌均勻;拌好的絞肉餡用手摔打,搓勻成6至8個獅子頭。

面煎成金黃色之後,起鍋置於一旁。子頭置於其上,倒入雞湯,丟進蔥薑、油豆腐。用大火煮開後轉小火,燜煮半個鐘頭,放進魚丸,繼續以中火煮開,如需要,可以少許鹽調味,即大功告成。熱騰騰的湯,豐盛入味的內涵,絕對滿足各位的口腹。蒸10分鐘後取出,再入煎鍋將兩面煎成金­黃色即可盛盤。周圍以燙熟淋了熱蠔油­的油菜陪襯非常清爽可­口。

與丈夫和兩個孩子定居­斯德哥爾摩。她擁有瑞典皇家理工學­院(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工程學碩士,目前從事幼兒看護工作。她在休產假時,閃出意外失去孩子的片­段與恐懼,這個念頭是她著手嘗試­撰寫心理驚悚小說的原­動力。歷經多月後,終於完成她的首部小說­過30國語文與電影。 PCuSER電腦人文­化: https://www.cite.com.tw/ publisher/about?about=pcuser &page=21世界書局購書: www.wjbookny.com郵購專線: 718-746-8889ext626­3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