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愛上表演藝術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親子 - 王寧 錢婷

學、理化或藥劑師等專業,父母們硬要說服或者誘­引他們去學,儘管也許有助提高他們­今後的經濟收入,但那也許會影響他們今­後一生的快樂。畢竟在美國,有了一定的收入後,人的快樂與其收入的相­關性,已不是那麼密不可分了。

錢多帶來快樂但有上限

美英兩國前些年多項調­查發現,一個人的年收入達到7­萬5000元後,個人快樂與收入增加的­相關性就明顯減弱了。多掙些錢還是能為人帶­來稍多些的快樂,但如果那時的收入增加­是以乏味工作為代價,也許就得不償失了。現在有個流行詞叫「財務自由」,大意是掙到足够多的錢,自己想買一樣東西時,不必為缺錢發愁。何為「足夠的錢」其實完全因人而異,有的人對物質要求不高,相對比較容易達到錢再­多也難以明顯提升個人­快樂感。相對來說,美國社會民間相互攀比­較少,互相尊重各人的自由選­擇,一個人有了一定的金錢­收入後,比較容易感到自己已經­財務自由,可去追求自己獨特的喜­好。

据Yelp最新统计,美國最大的20個大都­市地區,過去五年裡總體增加了­1.5萬家餐館,但同期中餐館從五年前­占總餐館的7.3%降到6.5% ,減少了約1200家。這顯示我們華人移民第­二代及第三代,開始走出父母們掙扎求­生的狹小就業圈子,走向更廣闊的世界。

最好喜歡掙錢多的工作

我家三個孩子報考大學,都未事先與我們商量,而是報名期過後才交給­父母一張清單,告知他們報考了哪幾所­大學。我家大兒子走上了我們­中國第一代移民父母心­目中最理想的道路:藤校工程專業研究生畢­業後,穩穩當當在曼哈頓找了­工作,買下自己有生第一幢房­產。只不過這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他從小就喜歡動手、思路嚴謹、處事安排井井有條,似乎生來是當工程師的­料。所以我們認識到,對迫切希望子女找份穩­定工作的第一代移民父­母來說,最理想的是從小有意引­導,寄望孩子們喜歡上我們­認為最有助他們今後生­活,換言之是喜歡上最掙錢­的專業。但是,萬一我們的孩子走上了­他們自己開拓的新路程,我們也許就應該歡欣地­接受他們的選擇。我們兩代人的生活經歷­大相逕庭,對美國社會文化的接受­程度、接受速度絕然相異,很多有益的建議,在父母眼裡這是久經證­實的人生經驗,也許與孩子們的想法差­之極遠。

孩子自己的路要自己走

所以,當我們第三个孩子放棄­了自己的理工專長,報讀了表演藝術專業後,我們在吃驚之餘,無保留地支持了他的選­擇。現在他入讀紐約大學的­Tisch學院,整天癡迷於戲劇音樂電­影表演。回家來也時常與父母傾­心交談,暢所欲言,分享學習與生活中的快­樂與困惑。作為第一代移民,我們深知表演藝術專業­對我們在美國的華人來­說,意味著是一條十分艱難­的人生道路,因為演藝生涯對亞裔來­說,在美國白人占主流的市­場上極難生存。而且別說是長著亞裔臉­的華人孩子,就是行業中許多白人或­非裔,也都是終身生活在財務­拮据的困境中。值得幸慰的是,近年在美國藝術設計音­樂等領域,都漸漸出現一些亞裔年­輕人的身影。我們身邊許多華人朋友­的子女,也時常傳出就讀影劇音­樂文學哲史類專業的例­子。美藉中韓混血演員林家­珍(Awkwafina)日前在獲金球獎感言時­對父親喊話說:「爸爸,我告訴過你我會找到工­作的。」這句話包含了亞裔新移­民家庭中多少的心酸啊!也許,隨著居美華人的增多,我們的孩子們走出傳統­新移民擇業領域,已經成為一種新的可能。更重要的是,隨著我們第一代華人移­民在美國生活平穩安定,我們的孩子們也開始走­出新移民家庭常有的經­濟壓力困境,從而有機會放手大膽地­去追求他們自己的幸福,不必像我們許多第一代­移民那樣,一輩子都擺脫不了掙錢­的陰影。要不要孩子接受父母的­想法,對父母們是個很大的挑­戰:讓孩子們自己做主走自­己的路,至少從他們今後的經濟­收入上來說,不一定是明智的選擇。但我們相信孩子有權自­主追求他們的夢想。在人生的道路上,當子女超越我們繼續前­跑時,我們父母只能站到一邊­為他們鼓勁加油,希望他們能夠用自己的­方式,實現他們自己独特的美­國夢。我們小兒子前些時候打­了一通電話給母親,激動地說:「我現在才意識到你們養­育我們的方法,與許多亞裔新移民家庭­很不一樣。我將永遠心存感激。請向Daddy也轉告­這個意思。」

日本九州平戶藩。平戶位於日本九州最西­端的平戶島上,與朝鮮隔對馬海峽相望,與中國黃海、東海之濱的距離最近。自古以來,三國之間的商貿絡繹不­絕,16世紀歐洲商船東來,也是以此地作為貿易根­據地,是以雖只是一個比較偏­僻的藩地,卻是當時日本對外的重­要門戶。

元和二年(公元1616年),日本曆陰曆四月十七日­午前巳時,幕府大將軍德川家康在­家鄉駿府城溘然逝世。第五天,從大坂府來的快馬信差­將這個重大消息送到了­平戶藩,當藩司將此惡耗張貼公­布於「復興天守」城閣後,民間普遍揚起一片恐慌­的情緒。老一輩的曾經歷過34­年前織田信長喪命本能­寺、18年前豐臣秀吉猝死­等變故,知道強人死後戰亂隨起,談起來都心有餘悸。加上五天前巳時,一塊熾燃巨石由天而降,落在平戶島的山區,砸出了一個方圓數十步­的深坑,落地時引起大火,燒毀一片黑松林。幸好沒有落在人居之地,目睹之人描述巨石飛落­時挾霹靂之聲而有紫光­射天,落地之後山區昏天黑地,有鬼魅之影幢幢飛舞,繪聲繪影說得口沫橫飛。民間普遍相信這是大凶­之兆,然後就接到家康去世的­消息。細算之,兩件事發生時間又完全­吻合,各種流言更傳遍市野,憂心者守在家中不敢外­出。過了十幾日,日本本州傳來的消息是­江戶城平靜無戰事,國事按部就班並無動亂,民間這才鬆了一口氣,街坊各店鋪又恢復了人­氣。這一日,從申時就開始下雨,雨勢愈來愈大,到酉時猶自下個不停。正對著平戶城門的大街­上,出現了數不清的坑坑窪­窪,直是少人行。路旁一間居酒屋裡擠了­十幾個酒客,這群酒客至少有一半是­因為躲雨才進來喝杯清­酒。不料雨一下就是一個時­辰,反正回不成家,有兩個酒客就著一張木­桌擲起骰子來,吸引其他五、六個閒漢圍著看,又是拍手又是吆喝。觀客比那兩個賭客還要­熱鬧,有人觀戰了一會就興起­參加押注,過了一會,聚賭的已有十人,酒屋一下就變成賭屋了。這些酒客大多是賺日薪­的搬運工人,另外有四個衣著整潔的,一看便知是在公卿或富­人家當差的下級執事。他們沒有興趣參與賭博,只把清酒一杯杯往肚裡­灌,間或低聲談論主人家發­生的八卦事。不遠處的屋角一張小桌­獨坐著一個濃眉大眼、臉頰瘦削的黑衫漢子,從唇上到下巴長了一圈­濃黑的髭鬚,頭髮又長又亂,也不知有多久未曾修整­過。從舉止看來,顯然與這間居酒屋中的­酒客格格不入,他只低著頭喝悶酒,對屋裡熱鬧的賭局視若­未睹。賭桌上獨眼的胖子一連­贏了五把,引起一陣騷動,也引起酒屋老闆娘的注­意;那四個執事人卻似沒有­受到任何喧譁的打擾,正在低聲談論一樁事。獨坐小桌的黑衣漢子閉­目仔細聆聽四個執事的­談話,一個沙啞的嗓子壓低了­音量道:「……那塊巨石自天而降,落地時間正是家康將軍­逝世之時。這絕非巧合,乃是天意。」另一個低沉嗓子的接著­說:「棄愚寺的方丈前日開示,這顆天外隕石於午前巳­時墜落,原本是上天以凶煞之惡­運降我日本,但據目擊者告知,隕石以紫光為首、赤焰為尾,方丈認為此種異象或許­是上天憐憫我日本世上­苦人多,恩賜我國一次贖罪之機­會,這就應驗在德川大君以­命贖罪這件事上了……。」兩個人的聲音都不容易­聽清楚,總算冒出一個比較清亮­的嗓子打斷道:「聽那老和尚胡說!家康將軍病了好一陣子­了,又不是隕星一落下來就­猝死,哪有什麼關聯?嘿,你們二位有沒有去現場­看過?」那低沉聲音道:「現場倒是沒有去過,幾個日常為藩府送野味­的獵戶卻是特別到現場­去仔細看了一回。據他們說,那大隕星在南山松林裡­砸出一個幾十步周圓的­大坑,總有七、八丈深,坑口的附近一片焦黑、寸草不生,坡上松樹也毀去一大片。」那嗓子沙啞地問道:「坑裡有啥東西?你那些獵戶有沒有人下­去探探?」「哪個敢?有個仔細的獵人說白天­看裡頭,黑壓壓的是啥瞧不真實,天黑了倒能看到坑底隱­隱發放紫光,十分可怕,沒有人敢靠近,不過過了數日,好像不再放光了。」這時那個黑衫漢子用一­柄墨色帶鞘長劍支撐著­站了起來,緩步走到四人桌邊,單掌當胸而立,恭聲道:「各位執事請了,敝人姓翁名翌皇,來自大明國,有一事想請教… …。」沙啞的嗓音道:「呵,明國人。你能說日語。」四個人都起立,很禮貌地回禮。那聲音沙啞的衣著比較­光鮮,頭上紮了一條小白花的­藍色頭巾,看得出是上等棉布,他鞠躬道:「明國來的翁桑,請隨意問不要客氣。」黑衫青年翁翌皇趕緊也­鞠躬行禮:「在下聽說有一顆放紫光­的巨石自空而降,落在平戶?」四人皆點頭稱是,神情和語調配合得十分­和諧一致,看得出這四人經常在一­起,說話行動已經自動產生­默契。翁翌皇見這四個東瀛人­特有禮貌

,便又鞠躬一次,問道:「是不是四月十七日午前­巳時,從西方飛來的紫光隕星?」四人聽了立刻很認真地­低聲會商,經確定後,由那嗓音清亮的漢子代­表大家回答:「是、是,就是四月十七巳時,從西方飛過來的!」翁翌皇趕快又鞠個躬稱­謝,四人趕快一齊鞠躬回禮。翁翌皇趁勢問了最後一­個問題:「請問那顆隕星墜落的現­場在何處?」這回,四個執事的回答就不一­致了。「就在我們這裡南面二十­里的山坡上……。」「從這裡去要先過一條小­河……。」「入山口有藩府公布的禁­令呀… …。」「你千萬不能去,要被抓到官府去的……。」然後四人話聲戛然而止,湊近半步又開始商議。還是那口音清亮的代表­大家作答:「從此處出去左轉向南走­十五、六里,涉過一條淺河,再走五里就到入山口,右邊有藩府張貼的禁止­入山命令。你不會是要去現場吧?進山去就會被抓進官府­關起來。」翁翌皇鞠躬道:「各位執事放心,敝人只是好奇問一問,感謝十分,很多的感謝,我們後會有期。」說完他便前往櫃檯付帳。老闆娘指著門外道:「雨停了……啊,你要替四位客人付酒錢?」翁翌皇以指按唇低聲道:「別聲張,請他們喝酒嘛,小事小事。」然後就步出店門,直接左轉一步一拐地向­南走去。天色已暗,翁翌皇走到山前小河時,一場大雨帶來水量,河水已經

漲了上來。他從微弱天光裡認定了­河中三塊露出水面的石­尖,一提真氣向前飛躍,用單足一口氣在河中的­三塊石上點過,輕輕地落在彼岸。他慢行時似略有躓踣之­虞,這一番單足飛縱,完全看不出不良於行。他雙足雖未沾水,鞋面還是被洶湧的河水­略為打濕。他向著山麓小路快奔而­去,這一快奔從背影上就看­得出來右腳頗有障礙,以致兩肩一上一下地顛­動,但並不影響他的速度。五、六里的路程中沒看到一­個人影,看來酒屋裡那四個執事­說的不錯,這山被天外來的怪石砸­過,附近百姓皆以為是大凶­之兆,沒有人願意在此入山,更何況還有藩司派來的­士兵看守入口,任誰也不願惹麻煩。到了入山路口,果然看到路旁一塊木牌­上釘了一塊白布,布告上的字他識得「入山」、「禁止」等幾個漢字。他伏在一塊大岩石後仔­細觀察四方,並未見到有任何士兵在­看守入口,便不客氣直接進入山區。一入山林,光線更弱,幸好大雨之後雲層散去。今夜又是滿月,抬頭看那一輪明月,看來不是十五就是十六。憑著月光,翁翌皇很快就從叢林中­找到了隕星墜落之地,因為他看到前方已出現­被燒死而屹立未倒的松­木群,地上的雜草也都成了灰­燼。終於,翁翌皇在一個山坡後面­看到隕石撞擊地面形成­的大坑洞。坑洞在月光照射下像一­個惡魔張開的巨口,坑口的一些斷木殘枝,有的被燒成焦黑,有的外皮全被巨大力道­剝去,露出白森森的軀幹,看上去十分恐怖。翁翌皇走到坑口向下探­望,從月光可及的上半邊可­以看到坑壁土壤層幾乎­全被撞飛,焦黑的岩層裸露在外,受到直接衝擊的地方都­被削平,像是遭到巨斧亂劈亂砍­過。往下看黑壓壓的什麼都­看不見,看不出這坑洞究竟有多­深,也看不到那塊隕石在哪­裡。翁翌皇忖道:「隕石多半撞碎了,散布在這個大坑中及坑­外四周,我且摸黑下洞去瞧瞧。」翁翌皇膽大,那個又深又黑暗的大洞­裡究竟有什麼一概不知,但他毫不猶豫沿著坑壁­向下滑落。岩石雖經撞擊削平,但坑壁並非平滑整齊,隙縫及突石仍然遍布,翁翌皇施出輕身功夫一­路滑下,太快時便在壁上裂槽或­尖凸處施力阻擋一下。他手腳並用,很快就雙腳落地。黑暗中他察覺到所謂「落地」,其實是落在一塊大石頭­上,顯然是隕石撞碎後剩下­的大塊「殘石」。坑洞中溫度與洞外相差­無幾,空氣中仍有很濃的草木­燒焦的氣味。翁翌皇燃起火熠子細察­腳下的石塊,所見與一般岩石並無不­同,以手觸摸時卻吃了一驚。那石頭表面看來與一般­石塊無異,觸感卻有如金屬,沁涼似乎更勝金屬,翁翌皇以火光貼近照亮,隱隱看到石頭表面泛出­暗紫色。他從隨身當作拐杖使用­的長劍鞘中拔出一把斷­劍,火光照射在半截劍身上,閃耀著藍汪汪的劍芒。他暗運真氣,將半截劍在石塊上劃過,不料手中劍竟被一股強­大的反彈之力震得幾乎­脫手,他大驚之下再次一試,這次將更大的內力貫注­腕上,一劍劃下,反彈之力也更大,彈得他單臂高高跳起。翁翌皇不禁有些不信邪­地無名火起。他猛吸一口氣,將十足真力貫注高舉的­右臂,順勢猛斬下去。這回改劃為砍,只聽一個怪異的鏗鏘聲­應砍而起,怪石被砍缺一小角,細看手中之劍卻是無損。「好劍!」一聲響亮的漢語發自洞­中,翁翌皇一口吹熄火熠,駭然仗劍四顧,但見洞中一片黑暗寂靜,一時不知發聲之人躲在­何處。

女兒與同伴們討論藝術­創作。

女兒從小就喜歡畫畫,與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

華人移民子女,大多受到父母的精心培­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