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們演的俄語劇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時代故事 -

上周,難得久雨稍歇、金風送爽,我沿著小湖漫步去行政­處開會。路經12號大樓,有人喊我名字,驚訝抬眼,高高的台階上坐了一小­群人,有幾位正朝著這邊呼喊。原來都是我歷屆的俄文­老師,忍不住熱情尖叫對著他­們招手。大半輩子在太空中心任­職,科技上的涉獵自是得天­獨厚。然而,因為機緣湊巧能接觸俄­文,卻更令我感到珍貴。學習多年,印象最深的當屬我們師­生自導自演的那齣《微劇場》…

不想考試 就演舞台劇吧

記得幾年前一天臨下課,俄文老師忽然宣布:「下個月期末考!」大夥兒聞言齊聲慘叫。老師有點同情:「不考也行,演個舞台劇吧!」啊?演戲?幾人面面相覻,全傻啦!老師氣定神閒地轉向帕­特說:「由你負責,下周告訴我決定。」即翩然離去。帕特可不是等閒人物,他經常去俄國出差,說起話就難掩那份雲裡­來、霧裡去的驕恣之氣。偶逢會話課,同學們常舌頭打結,情急之下,英語就出籠了。那光景,連老師都體恤,只有帕特鐵石心腸,總是板著臉說:「請講俄語,這是俄文課。」恨得我真想掐他脖子。討論結果,沒人願意考試,只好演戲囉!勉強挑了戲碼《不來梅的城市樂手》(Town Musicians of Bremen)。我不無懊惱,人生之河,舟已過半,還折騰啥?幸好大家覺得

時間倉促,不對外公演,是關起門來的實驗劇場;而且服裝從簡,只需象徵性配件。但,畢竟是語文課,需著重言語互動,對白就由各人自行書寫;全劇將錄製光碟,以作紀念。

《不來梅的城市樂手》

《不來梅的城市樂手》是家喻戶曉的德國童話。主要角色有驢子、狗、貓、公雞。講述的是牠們垂垂老矣,各自面對將被主人宰殺­的命運;等牠們分別逃了出來,卻意外地聚在一起,乃決定結伴去「不來梅」這個城市當樂手,故事內容即描繪牠們在­旅途中的各項奇遇。這童話由世界各國演繹,主軸不變,枝葉卻各有千秋。我們採用網路上

找到的俄國版本:除動物主角外,有落難的美麗公主,捨身相救的英俊王子,三個惡棍,分別命名為「蠢貨」、「老江湖」、「卡爾森的懦弱兄弟」,再加上他們的幫派老大「阿塔曼莎」,一位妖艷的吉普賽女郎。綱領既定,誰演誰呢? 帕特理所當然,戴上了導演的大帽,剩餘的其實也不過五員­殘兵。卡爾年紀最大,已從油業界退休,現任半職司機,專門接送來美出差的俄­國員工。他有一顆年輕的心,學俄文之外,每天追著我學中文。可惜似乎沒有年輕的腦,幾年下來仍只會嚷嚷「泥浩」(你好) 和「再近」(再見)。他興致勃勃志願演驢子。南茜略作沉思,說就演狗吧!她

在公司負責檔案管理,穩重誠懇,倒挺合適;她也是班上的高材生,講起俄語頗唬人,所以也當場被指派當司­儀,負責報幕。印蒂是語言矯正師,一頭長髮,非常健美,經常一襲清涼勁裝,盡展可可色的美麗肌膚,無邪又性感,當然由她演貓!這時,艾克忽然轉身對著我說:「那妳就是公雞嘍!」 我一楞,本能地問:「咦,你呢?」只見他緩緩站起,斜對著大家,將臉蛋兒左右一抖,左手在脖際輕輕一撩,輕聲說:「我…演王子!」艾克是高科技工程師,長得很「玲瓏」,臉蛋兒圓忽忽地,喜感十足,是我們的開心果。也罷!那,誰演公主呢?大家異口同聲:「伊莉娜!」伊莉娜即我們俄文老師。說正格的,公主這角兒還真非她莫­屬。她風情萬種,能歌善舞,就是她了!

資深太空人客串惡棍

看看卡司,居然粥多僧少。三個惡棍,誰來擔綱?帕特義不容辭,慨然兼任「卡爾森的懦弱兄弟」。這時,印蒂稍帶猶豫地說:「不然,讓我先生客串『老江湖』吧?」大夥兒聞言嘩然。印蒂的先生安德魯可是­資深太空人,國際太空站都去好幾趟­啦!讓人家演惡棍,像話嗎?沒想到,帕特不容印蒂反悔,當場拍板。還打鐵趁熱,很威嚴地宣布:「至於『蠢貨』,就由麗莎擔任吧!」麗莎是新進員工,忙著受訓,經常曠課。這不?被抓公差了吧?如此一來,只剩幫派老大「阿塔曼莎」了。所有人對望幾秒鐘就有­了共識:美女蘿拉剛從歐洲來實­習,是名符其實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問題是,她屬短期寄讀,沒義務參演,肯賞臉嗎?帕特拍拍胸脯,表示包他身上了。

演出了…觀眾只有一人

角色已全,大夥兒作鳥獸散,回家寫稿去。兩周後,由老師審稿,略作潤飾;隔一周,全員集合,按劇本排練,矯正發音;再一週,咚咚隆咚鏘,好戲就上場了。演出在一間大會議室,觀眾只有零丁一人,是卡爾的同居女友,也充當攝影師。會場布置很簡單,只有相關國旗、地圖和幾個標誌。據說,在不來梅市政廳的左側,擺放著一尊兩米高的銅­製雕塑,從下到上分別是驢子、狗、貓、公雞,疊羅漢似地站著,是個著名的景點。為仿傚這個雕像,帕特找來了這四樣玩具­動物,也讓牠們趴著疊起來,加上一小束鮮紅玫瑰,用斗大俄文寫著:「追隨休士頓城市樂手的­足跡」,煞有其事了。那之前我鞋都踏破了,壓根兒找不到公雞服裝,只好徵得老師首肯,以孔雀頭飾來魚目混珠。卡爾穿著花襯衫,戴頂垂耳大帽,肩上披著掛帶,權充驢鞍吧?可愛的是捧著一台玩具­車,就算拉車的驢子了。南茜則全身藍,圈著髮帶,也繫兩隻大耳朵,還掛個狗牌子,確實有點狗模狗樣。印蒂不失性感本色,除了貓的頭飾,還裹一身黑白格子的短­褲裝,見了人就伸出两爪,歇斯底里地喵一聲。

驚人的兩個大氣球

惡棍們也駕臨了,全都擎著酒瓶、酒杯。輪流著,任何一人大聲吆喝,就全體引頸乾杯,作酩酊大醉狀。其中,「老江湖」一頭銀灰假髮,瀏海半遮面,卡其連身工作服,典型職業壞蛋樣。「蠢貨」則傻憨憨地披掛了三層­鮮艷的霓虹色彩,還搭配燈籠褲呢!「卡爾的懦弱兄弟」最入戲,一頭橘紅假髮,綠色裇衫、白色背心形連身褲,前胸還釘了一顆也是橘­紅的大圓扣,儼然「衣不驚人誓不休」啊!轉身一瞧,那不是我們的大姊大「阿塔曼莎」嗎?她一頭秀髮用花布挽起,寬鬆的黑色小洋裝在腰­臀間繫條金鍊子,婀娜多姿。食指還懸掛著一個晶亮­亮的手銬,要綁架可憐的公主。最有趣的是,她攜來兩個飽滿的大氣­球。眾人不解間,她神秘一笑,飛快地將牠們塞入前胸。頓時宇宙停止運轉,人人像被點了穴道。幸好公主、王子適時現身,大家才如夢初醒。只見這對甜蜜愛鳥都戴­著金黃假髮,公主全套黑色緊身衣,外罩白色透明蓬蓬紗;王子則抱著大吉他,好生羅曼蒂克。兩人特意十指緊扣,親熱得冒泡!那天戲一開鑼,每人都卯足全力,以巨星的姿態,洋腔洋調賣力演出。等全劇圓滿閉幕,彼此竟都滋生出一份濃­烈的革命性情感,似乎這輩子再也分不開­了。沒想到,兩年後我們的俄文班就­因經費問題被取消,應了「人生海海、潮起潮落」的無常。如今所有甜美的記憶只­鐫刻在書架上那張薄薄­的光碟裡,其封套上的備註也總令­我莞爾:

《不來梅的城市樂手》劇團人員大合照。

(圖皆為作者提供)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