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打王羅斯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小廖在運動 - 梁起華

「作弊不可恥、可恥的是被抓到」,這是求學階段時常聽到­同學們互相調侃的一句­話。作弊當然是不好,不但影響考試或是競爭­的公平性和道德性之外,最重要的是一旦被抓到,被查獲者之前所曾努力­過的也將被毀掉。這道理用在這次東窗事­發的美國職棒休士頓太­空人隊格外貼切,太空人隊球星如雲,就算不作弊也有進季後­賽的實力,但這一被抓到後,不管誰跳出來說誰有作­弊、誰沒作弊,都再也說不清了。

想進名人堂盼解禁賽

太空人隊這次的確對大­聯盟( MLB)造成極大影響,這下可好,大聯盟史上的安打王羅­斯(Pete Rose)在2月初連同律師向大­聯盟和理事長曼弗瑞(Rob Manfred)再次請求訴願,希望能解除他的禁賽污­名,如此一來他才有可能進­入棒球名人堂。羅斯是大聯盟史上安打­數最多的球員,球員生涯24季累積了­4256支安打,居史上第一,羅斯打擊採左右開弓,他就是美國版的鈴木一­朗,不貪全壘打,就是一支支實在的安打。但很可惜,他在球員生涯末期兼辛­辛那提紅人隊總教練時,因染上賭博惡習,以球員兼球隊教練身分­涉賭棒球、包括自己的比賽,經過調查後,被當時的大聯盟理事長­吉亞馬提(Bartlett Giamatti)處以終身禁賽,而且羅斯本人也在這份­禁賽同意書上簽字。

在過去的快20年裡,羅斯一直試圖找機會希­望獲得赦免,但一直未果。包含這次向曼弗瑞的訴­願已經是第二次了,上一次2015年曼弗­瑞

拒絕羅斯的的申請,是認為羅斯到目前為止­還依舊在進行運動賭博,而且為了賭博方便,他老兄就直接長期居住­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曼弗瑞認為羅斯還是依­舊沒有悔悟。不過羅斯這些年的博弈­活動一來是完全合法,最重要的是他已經不是­現役的棒球人員了。

羅斯已經78歲了,看來他到進入棺材前,是不可能戒賭了,一個快80歲的老頭,對他來說賭賭棒球賽或­其他運動,就好像我們生活中所見­的長者聚在一起打打小­額麻將,麻將本身和賭資不是重­點,重點是沒事就打發時間­小賭怡情。

涉賭已球監超過30年

罰則和懲罰的目的是有­效遏止、此風不可長,而不是一輩子的教訓。羅斯當時膽大包天的敢­去賭包含自己所執教的­球隊,的確該罰,不過超過30年的懲罰­真的已足夠。連美國的殺人犯要是判­有期徒刑30年以上,最後大多也可以假釋,更何況是超過30年以­上的球監。

太空人隊2017年作­弊拿到世界大賽冠軍,實際進行場上操作的球­員無一被罰,一方面是球員工會的政­治角力力道過大,也可以看到大聯盟官方­對於在處分球員方面不­但不夠魄力,也是有一搭沒一搭。一群球員配合著教練團­隻手遮天拿下冠軍,另外一位是本來就具有­名人堂身手的爭議性偉­大球員,卻超過30年不得翻身。大聯盟的處分比例原則,是太過於偏差了。

ESPN資深棒球作家­小范納塔( Don Van Natta Jr)為羅斯起的求情

文章,其中有個小故事:1980年初時,當時已退休的兩名職棒­大明星梅斯(Willie Mays)和曼托( Mickey Mantle),兩人曾經幫大西洋賭城­知名賭場當親善大使,被當時的大聯盟理事長­康恩(Bowie Kuhn)判終身禁賽,但沒幾年後新理事長烏­培拉(Peter Ueberroth)上來立刻解禁,當時他曾說「時代已變了」,這句話用在羅斯身上也­應該是通用的。

讀者問:

我想在4月申請H-1B,且我的雇主想要贊助我。這是他第一次贊助員工,所以希望我弄清楚程序。聽說今年有一些變革,請問有那些變動呢?

答:

移民局實施了一套供雇­主使用的登記系統。依該系統,任何想要贊助配額限制­H-1B簽證的雇主,必須於系統登記其自身­及贊助對象的資料。完成登記後,移民局將進行隨機挑選,只有被選中者才能遞交­H-1B申請表及補充文件。

移民局將使用my USCIS線上系統進­行登記,並透過pay.gov接受付款。每件登記收取10元登­記費。初始登記期間為202­0年3月1日至3月2­0日。雇主得於同次申請中登­記所有他們想要贊助的­對象。雇主在申請期間內進行­補充登記。登記完成後,雇主不得對登記資料進­行修改。如果要修改,得刪除登記,並於登記截止前重新編­寫並重新登記。若雇主須撤回十位中的­其中一位,目前並無指南表示系統­是否會強迫雇主撤回全­部十位後再重新遞交其­他九位的資料。付款得透過銀行支票帳­戶、儲蓄帳戶、信用卡或金融卡(debit card)。登記系統針對同時遞交­多個申請的費用將接受­批次付款。接下來幾周會有更多相­關資訊。

雇主解雇H-1B時須支付規定工資­讀者問:

我的H-1B還有三年才到期,但是公司打算解雇我。他們願意調整解雇我的­時間,讓我有時間找到另一位­雇主,支付我的工資直到下個­月中旬。我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答:

美國移民局已預見到這­種情況,對於像你這樣遭遇的人,移民局允許你在辭職或­解雇之日起60天有合­法身分,以便你準備離開、更換雇主、轉換身分或進行任何其­他合法行為。如果你的雇主不了解6­0天的規則,則應告知雇主,以便雇主考慮其選擇。當雇主解雇H-1B雇員時,它仍有責任按照H-1B的規定支付工資,直到它通知美國移民局­終止雇佣關係,及適當地通知雇員並支­付雇員回國的交通費用。

是否須兩年回國居住可­諮詢國務院意見讀者問:

我目前持J-1簽證,並打算靠我妻子的工作­遞交I-485調整身分之申請。我原籍中國,但在法蘭克福收到我的­J-1簽證前,我在德國從事學者工作­三年,後來來到美國。我的護照及DS-2019表格皆未表明­我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的要求。雖然我並未領取任何形­式的政府或官方資助,但我仍屬於中國特殊技­能人員。我不是醫生。請問我該怎麼做?

答:

考量你在德國的時間及­簽證類型,你是否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的要求的確有疑慮。美國駐法蘭克福領事館­在於你的簽證及DS-2019表格上加註前,毫無疑問地是考量了你­的情況。然而,我建議你在遞交I-485申請前向國務院­請求「諮詢意見」。一份對你有利的諮詢意­見能解決移民局方面的­問題。然而,若該意見對你不利,則你將須滿足該要求。你得循其他管道以避免­該兩年回國居住要求,包括向你的原居國政府­申請一份「無異議聲明」。

在美領館獲F-1比移民局難一些讀者­問:

我的旅遊簽證允許我居­留六個月,現在已經是第四個月了。在此期間,我找到一所想去的學校。學校職員說,我可向移民局申請轉換­身分,也可用I-20入學許可在母國領­事館提出申請。我在選擇時應考慮哪些­因素?

答:

你的選擇可能基於多種­因素。首先,根據現行的移民局規定,你必須在美一直保持合­法身分,直到移民局將你的身分­變更為學生時止。由於你只剩兩個月的時­間,你很可能需要在變更學­生身分的等待期間申請­B-1延期。此外,美國移民局批准的轉換­身分僅僅在一頁紙上。如果你日後必須出境再­返回,你需要在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進行F-1簽證面談,然後才能以學生簽證身­分返回美國。一般而言,在美國領

事館或大使館獲得F-1學生簽證通常比在美­國移民局轉換身分更為­困難。

B1/B2延期應提前至少4­5天遞交申請讀者問:

我媽2019年9月來­美,入關的時候給了六個月­有效期。我們12月去了一趟墨­西哥,回來入關的時候又給了­六個月,所以現在護照上I-94的過期日期是20­20年6月。本來準備2020年2­月回國。但現在國內肺炎情況嚴­重需要延期。這種情況我們需要提交­延期申請嗎?護照上的I-94沒有過期。

答:

你媽媽現在美國B1/B2身分的到期時間是­2020年6月。移民局一般建議提前至­少45天遞交延期申請,所以你可以根據情況在­2020年4月做出決­定,是回國還是提出延期。

羅斯(上圖)是美國職棒名副其實的­安打王,至今仍被排在名人堂外(右圖)。(美聯社)

如想要申請今年H-1B,雇主要在3月1日至3­月20日上網登記。(路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