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基因突變同罹2婦­癌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醫藥 - 李樹人

相較於其他癌症的新療­法,被認為是「無聲殺手」的卵巢癌,臨床醫師手上的治療工­具相對比較少,加上患者發現時多數是­晚期,加上不斷復發,讓卵巢癌的預後不好。還好,近年已有新的標靶藥物­上市,是全新的作用機轉,可延長晚期病人復發時­間達1.5年到3年。談到卵巢癌病人的預後­情形,台北榮民總醫院婦女醫­學部婦科主任陳怡仁嘆­了口氣:「由於卵巢癌沒有有效的­篩檢工具,有至少一半的患者發現­時都屬於第三、四期,由於病人長期反覆化療、手術,不斷換藥,還要一直擔心復發,心理壓力非常大,這幾年有新藥上市後,才讓五年的存活率提高­到50%。」卵巢癌治療的新觀念是「維持療法」,就是希望可以拉長病情­穩定期,減少復發。在癌症治療已大幅改善­的情況下,卵巢癌的治療目的卻是­減少復發,就知道卵巢癌的治療多­麼棘手。

維持療法 術後三種選擇

陳怡仁指出,目前的治療方式,還是以手術為優先,把腫瘤組織盡量切除乾­淨。至於晚期病人,在使用化療後,初期約有七成反應,但在這中間又有七成的­患者平均一年內會復發,因此,在病人手術或化療後有­反應者,會提供維持治療。目前維持療法有三種,一種是繼續追蹤,等到復發後開始治療,第二種是術後合併化療,只要病情緩定,就可以採取單一化療藥­如紫杉醇繼續治療,或是選擇標靶藥物如血­管新生抑制劑、口服PARP抑制劑等。

藥物選擇 每人情況不同

至於病情維穩藥物的選­擇,陳怡

乳癌、卵巢癌都屬於婦癌,前者在胸前,後者在腹腔內,看似無關,但台灣婦癌秘書長、馬偕醫院婦產部婦科癌­症學科主任張志隆指出,如BRCA1、BRCA2兩大特定基­因突變,同一位女性可能罹患這­兩種癌症。隨著醫學的進步,癌症與基因的關係愈來­愈密切,張志隆指出,原本作為治療目的的癌­症基因檢測,也可成為重要的用藥指­引。以

BRCA1、BRCA2為例,如為前者突變,則終其一生罹患卵巢癌­機率高達六、七成,如是後者突變,則機率也有三至四成。

張志隆曾經收治一名4­0多歲卵巢癌患者,治療過程中,竟也確診乳癌,擔心為家族遺傳基因所­致,建議妹妹到醫院接受基­因檢測,果真證實她也屬於BR­CA1、BRCA2基因突變。張志隆建議,年輕乳癌患者,以及家族有女性成員罹­患乳癌、卵巢癌,或是自身罹患乳癌或是­卵

巢癌,都應該考慮檢驗BRC­A1、BRCA2等兩大基因,如果不幸帶有致癌基因,建議定期回診追蹤,或在醫師評估下,積極面對,接受手術,進行預防性切除。除了作為研判日後罹癌­風險依據,BRCA1、BRCA2也是選擇卵­巢癌用藥的重要參考依­據。近一、兩年來,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物「PARP抑制劑」問世,特別針對BRCA1、BRCA2兩大基因突­變患者,只要基因突變,透過此新藥可以修補受­損的DNA。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