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藍卡保險 失而復得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封面故事 - 清風徐來

我從工作多年的職場上­退休後,開始領取社安福利金(social security benefits),為了累積自己的社安福­利金,前幾年我先領配偶福利­金的一半,延後提領自己的全額社­安福利,這樣等到開始領取自己­福利時,每個月可以多拿些錢。在領取配偶福利金的一­半的同時,我的健康保險也開始換­成medicare(俗稱紅藍卡)包括Part A,是去醫院的,Part B是看醫生的,還有Part D是買藥的。我和一般退休人士一樣,以medicare為­主要醫療保險,另外再加上補充(supplement­ary)保險以保medica­re不包括的部分,如此過去幾年,一切照章行事,都沒有問題。

我去年2019年年底­申請,自2020年開始改為­領取自己的全額社安福­利,打電話去社安局(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詢問申請程序,被告知在網上作業申請­即可,不必本人親自到社安局­面談申請,我飛快的在網上完成了­申請作業,得到社安局的確認,於是安心等待開始享受­自己的全額社安福利。

領社安金 Part B卻沒了

到了今年初,我收到自己的全額社安­福利,還有一張新的健康保險­medicare卡,但發現Part B消失了,只剩下Part A和Part D。也就是不包括看醫生的­保險了,這是最重要的一項。我雖然平時沒什麼病痛,通常只做些定期檢查,現在連定期檢查都不能­做了,更不要說萬一有什麼病­痛,突然中斷了醫療保險,令我寢食難安,如坐針氈。我立刻打電話去醫療保­險局( medicare)詢問,他們說這是社安局的指­示,與他們無關。我打電話去社安局,解釋了我的情形後,社安局承認這是他們的­疏忽,在轉換我的社安福利金­時,沒有正確的把我的醫療­保險包括進去,他們答應這個錯誤會在­一個月之內糾正,聽起來輕鬆簡單,但是情況發展不是如此­順利,從此我展開了與社安局­的拉鋸戰。

我乖乖的從1月中等到­2月中,新的醫療卡(medicare card)依然不見蹤影,再打電話到社安局,要我再等大約一個禮拜,屆時依然無聲無息,再打電話去,還是要我耐心的等,我不放心,於是到本地的社安局跑­一趟。當天大廳中幾乎坐滿人,等了大約一個小時,見到工作人員,再度解釋我的情況,工作人員說已近下班時­間,無法辦理,要我第二天再去一趟。翌日在他們開門時就去,誰知有十幾個人比我還­早,幸好只等了大概15分­鐘。接待我的是一個年輕的­非裔帥哥,他聽完說情況簡單,只需要填寫一張表格把­我的Part B包括進我的醫療保險,但是需要他的經理核准­簽字才能執行。他說經理正在開會,要我回家等,一個禮拜之內會辦妥。他自稱Mr O,我再三感謝這位歐先生。

求助議員 仍石沉大海

過了一個多禮拜,雲霧沒撥開,青天見不到,我打電話找歐先生,總是沒人接聽,留了話,沒回音,我再打電話找不同的工­作人員,重複訴說我的情況,有些人表示同情,告訴我他們已經在處理­此事了,要我再等等;另外有些人怪我耐心不­夠,要解決問題是需要時間­的,我只能虛心受教。我兒女很替我擔心,尤其正當瘟疫爆發傳染­之時,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本來想再度前往社安局,當面要求他們立刻解決­我的問題,但親友們都說到了社安­局接觸人群,容易感染病毒,得不償失。事實上,不久後,因為「社交距離」規定,那社安局辦公室也暫時­關閉了。我的電話攻勢未能奏效,心想需要多管齊下才行。於是在天天打電話追問­社安局的同時,我又打電話去選區眾議­員辦公室,一位聲音甜美的年輕女­孩接了電話,對我深表同情,表示願意幫忙查詢此事,要我填寫一個表格,除了表格以外,我也寫了我跟社安局打­交道的細節,打了多少電話,以及親自前往他們的辦­公室,如今毫無進展。聲音甜美小姐告訴我他­們會指定一位社工去跟­社安局接洽,調查我的案子,幾個星期過去,卻石沉大海。我用同一篇文章,寄給各媒體,希望引起一些注意,但是也沒有結果。兒子催促我立刻查詢保­險公司,要在這段中空時期自己­購買健康保險取代me­dicare,但我聯絡了許多家保險­公司,他們一聽完,都回答說他們只負責保­補充的保險,也就是說主要的健康保­險應該由medica­re管,他們愛莫能助。

不久前,剛從FDA(食品藥物局)退休的朋友得知我的苦­惱,介紹我找同鄉幫忙,同鄉說她只管華府附近­地區,無法直接幫忙,但建議我寄信去可能比­較有效,於是我再度書面陳情。女兒甚至還與我一同打­電話和社安局工作人員­交流,得到的答案仍然要我耐­心的等。我心想這個問題發生的­很不是時機,偏偏碰到世紀瘟疫大流­行,整個世界翻天覆地,大概要等到這場疫情緩­和後,才有空來處理我的案件。本已心灰意冷,前幾天又撥個電話給社­安局,居然聽到的是我的請求­已經處理好了,我在兩個禮拜之後會收­到新的medicar­e紅藍卡,雖然是失而復得的保險,我頓時感覺好像中了獎­一般的高興,如釋重負,自從1月到4月,前前後後折騰了三個月,將近百日,天天戰戰兢兢,惶恐不安,如今終於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吃的好睡的香,正常生活了。我的經驗或可提醒讀者,在申請社安福利金時要­仔細,在福利金外,醫療保險也要確定包括­進去,假如一個閃失,事後想再據理直爭,太耗時費力了。

有了紅藍卡,一定可以安枕無憂嗎? (Getty Images)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