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斯空軍畢典開講:戰勝隱形敵人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雙語新聞 -

●In a symbolic nod to normalcy,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delivered a commenceme­nt address to the U.S. Air Force Academy’s graduating class on Saturday, telling the cadets that by setting off on their mission to defend the nation they“inspire confidence that we will prevail against the invisible enemy in our time as well.”副總統潘斯4月18日­出席空軍學院畢業典禮­發表演說,堪稱(疫情紛擾下難得的)正常象徵,他勉勵畢業生為使命努­力,抵禦國家,同時「激起戰勝隱形敵人的信­心」。

●Pence’s trip, only his second outside Washington in the last six weeks, was aimed at showing that the country is on course to gradually reopening after weeks of the coronaviru­s shutdown.

潘斯此行是他(在3月中到4月中的)六周來,第二次離開華府,顯示封鎖數周的國家逐­漸邁向重啟。

●He spoke at a scaled-down ceremony at the academy, where hundreds of graduating cadets in blue and white dress uniforms sat eight feet apart on the school’s parade field, not in Falcon Stadium as in years past.他在規模大幅縮小的畢­典上演說,數百名畢業生身穿藍白­制服,間隔八呎而座,不若往年在獵鷹體育館­舉行。

●“I know we gather at a time of great challenge in the life of our nation,”Pence said as he began his remarks.潘斯演講伊始說:「我知道,我們在國家面臨最嚴峻­挑戰之際集結。」

●“And while we don’t quite look like the usual graduation at the Air Force Academy, let me tell you, this is an awesome sight. And I wouldn’t be anywhere else but with the 62nd class of the Air Force Academy, the class of 2020.”「雖然這看起來不像正常­的空軍畢典,讓我告訴你,這景致超讚。我哪裡都不去,只會和空軍學院62期­畢業班、2020年畢業班同在。」

●The event usually attracts a big crowd to Falcon Stadium, which has a maximum capacity of more than 46,000.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oke last year.這項活動往往吸引眾人­蒞臨可容納4萬600­0多人的獵鷹體育館,去年的演講者是川普總­統。

●But this year, the pandemic forced the academy to close the ceremony to visitors, including friends and family of the nearly 1,000 graduates, and move it to the Terrazzo, the parade field adjacent to the dormitorie­s.但今年,疫情迫使學院謝絕訪客,包括近1000名畢業­生的親友,典禮移至宿舍旁的戶外­操場舉行。

●Still, the ceremony featured its signature dramatic flyover by the Air Force Thunderbir­ds, which thundered overhead as the graduates threw their hats into the air and burst into cheers.然而,畢典少不了標誌性的空­軍雷鳥戰機飛掠頭頂,與地面上拋擲畢業帽、爆出淚水的畢業生相互­呼應。

●But instead of being able to embrace their fellow graduates, the cadets remained several feet apart and then proceeded to tie on white face masks.本屆畢業生不像學長姐­難掩激動情緒擁抱,而是戴著口罩,間隔數呎的社交距離。

●“You knew your graduation day would be memorable.But did you imagine that your commenceme­nt would take place in mid-April? Or that each of us would have a face mask at the ready? Or that you would march a COVID-compliant eight feet apart to the terrazzo?”asked Barbara Barrett, secretary of the Air Force.空軍部長巴瑞特說:「你們知道你們的畢業日­會被記得,但你們想過4月舉辦畢­典嗎?今天每個人都準備好口­罩,或配合防疫採取間隔八­呎的遊行?」

劇中知己 黃曉明搭尹正

《鬢邊不是海棠紅》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在1930年代的­北平,愛國商人和京劇名伶在­動亂中砥礪前行的勵志­故事。尹正飾演的梨園新魁商­細蕊,為了在北平站穩腳跟、發揚戲曲,他一門心思扎進藝術的­海洋中。黃曉明飾演的新派富商­程鳳台從未看過京劇,偶然間看了他的表演後­被深深打動,因戲結緣的兩人結交,在梨園百態和戰火動亂­中攜手與殘酷命運抗爭。劇中,黃

曉明飾演男主角程鳳台,風衣、黑色禮帽,在劇中不少造型還是很­帥的,十分具有國民時期的特­色,不禁讓人想起他在《上海灘》裡的扮相。尹正則在劇中飾演京劇­名伶,長相十分秀氣穿上京劇­的戲服,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劇中,尹正用一把扇子上演什­麼叫「風情」而不是「風騷」,顛覆了他以往的各種形­象。

京劇題材 佘詩曼很興奮

劇中,佘詩曼出演女主角范湘­兒,她將一開始的隱忍,黑化之後的情緒爆發都­拿捏得十分到位。身穿旗袍的她扮相溫婉、很有氣質。

談及出演《鬢邊不是海棠紅》的緣由,佘詩曼稱2018年正­馬不停蹄地為《延禧攻略》宣傳時,于正邀請她加盟《鬢邊不是海棠紅》。佘詩曼表示,京劇太吸引自己了,「我內心的興奮絕不亞於­第一次穿高跟鞋,終於有機會可以親近京­劇,我懷著躍躍欲試的心情,腦海中浮現一幕幕她的­畫面,方寸舞台間,人生百態顯,符號化的臉譜、精煉的唱詞、唱念坐打……范湘兒讓我有種躁境中­心生清淨的愜意。」該劇由爆款電視劇《延禧攻略》的原班班底製作,京劇大師畢谷雲擔任戲­曲顧問。除了三位主演,杜淳、黃聖依、白冰、遲帥、馬蘇以及資深戲骨金士­傑、米雪也在劇中出演重要­角色。

了商細蕊,我很幸運,也很幸福。」尹正表示,商細蕊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自己的性格:「他比我勇敢。可能同樣一件事,以我之前的性格,即使接受不了,也不太會說出來,但是演完商細蕊之後,我會直接說出來,我覺得這件事不對。商細蕊給了我很多勇氣。」

談表演盡量演出精氣神

尹正沒有京劇基礎,正式開拍前,他每周去戲曲學校上課,跟著名京劇演員牟元笛­學習,臨近開機時還集中訓練­了一段時間。尹正說,「拍攝過程中,牟元笛老師和尹俊老師­來組裡指導我們,畢谷雲老先生也指導過­我。」在他看來,京劇是一門博大精深的­藝術,唱念做打每一樣都需要­傾注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學習,短時間之內不可能掌握­精髓,只能接觸到一些皮毛,但至少要讓觀眾看上去­覺得是好看的,而且沒有大的紕漏。「我能盡量去演好的就是­精氣神,特別是眼神。」尹正坦言,京劇是這次表演

劇中和黃曉明有不少對­手戲。(取材自微博)

裡難度最大的挑戰,專業的服裝造型對表演­幫助很大,「化妝師都是專業的戲曲­化妝老師,他們非常了解每一個角­色的妝面特點。」尹正說,每次京劇造型化妝至少­要2.5個小時,有時候會更久,「京劇造型扮上之後,就覺得鏡子裡的人不是­自己,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拍完這部戲,尹正最大的感受就是:「京劇藝術實在太了不起,希望大家都能通過這部­戲對京劇產生好奇心,去了解京劇。」不過,網友們在稱讚尹正京劇­扮相的同時,也吐槽他卸了妝後顯得­太胖,「像新出鍋的大白饅頭」。尹正對此哭笑不得:「這個角色的特點就是愛­吃,比如上台前需要吃肘子,平時也會吃很多的零食。吃戲非常多,導演還要求每次都要真­吃,而我又是一個易胖體質,所以確實吃胖了一些。」尹正透露,中間自己特意減了肥,但是被戲曲老師阻止了,因為「老師說臉圓一點上妝會­更好看,我就又吃回來了」。

談搭檔黃曉明很照顧我

除了尹正的驚艷表現,黃曉明的「洗潔精式演技」也獲得網友點讚,劇中商細蕊和程鳳台的­知音之情更是打

動了不少人。「我認為他們的相遇是必­然的,是命中注定的。」在尹正看來,商細蕊和程鳳台是互相­成就的關係,「程鳳台覺得商細蕊活成­了他最想活成的樣子,商細蕊也在各個方面得­到程鳳台的幫助。」談及和黃曉明演對手戲,尹正說:「程鳳台這個角色非常適­合他,他演得非常好。他很會照顧人,在現場怕我壓力大,會對我說:『正正你使勁演啊,哥哥托著你。』跟他一起工作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為他會照顧到身邊每­一個人的情緒,他希望大家都開心。」劇中的商細蕊對戲服要­求極其嚴格,會拿著放大鏡仔細檢查­繡工。尹正說,劇組提供的服裝都很專­業,完全經得起「商細蕊般的考察」,很多衣服是蘇繡老師傅­提前半年就開始製作的,「借來的楊貴妃頭面,價值好幾十萬元人民幣,有錢都買不到」。

《鬢邊不是海棠紅》前陣子收官,一波三折、高潮不斷的劇情、具有視覺衝擊力的梨園­風貌都引發不錯的話題­關注度,也再次讓「于正劇」進入討論視野。從于式「雷劇」到沸沸揚揚的抄襲案,于正本身早已成為影視­市場極具話題度和爭議­度的人物,所以每一部與于正有關­的劇,都會引發極大關注度。于正劇上檔,熱愛他的觀眾熱情赴約,討厭他的觀眾瘋狂吐槽。這種自身攜帶話題基因­的劇作品牌,可能在瓊瑤劇、金庸劇、海岩劇之後就剩金字招­牌正午陽光和「于正劇」了。這些年,走過了一條「黑紅」道路的于正劇也在慢慢­定位自身。

創作題材鎖定女性觀眾­向

于正2015年之前親­自擔任編劇的劇,比如《最後的格格》、《胭脂雪》、《鎖清秋》、《美人心計》、《宮鎖心玉》等,不是民國「苦情女人」,就是清宮「宮鬥女人」,劇作雖以曲折離奇的劇­情為話題賣點,但創作題材永遠立足於­有收視保證、大眾熟知的安全框架內。《宮》系列就是典型的榨乾一­個題材商業價值的做法。于正的絕大部分劇是女­性觀眾向的,無論定位於什麼年代、何種背景,講的都是苦女人、強女人、青春女性愛恨情仇的故­事,再通過迎合大眾的視聽­審美包裝成華美的產品,十足吸引女性觀眾目光。仔細看會發現,「于正劇」的故事核、創作題材或是作品立意­都有一個大眾司空見慣、耳熟能詳的設定。《宮》系列、「美人」系列自不必說,在當時都是大熱題材。在編劇、製作過大量的宮鬥劇作­為打底後,才有了號稱讓于正強勢­逆襲的《延禧攻略》。

《延禧攻略》2018年播出時清宮­宮鬥戲已走下坡路,但該劇另闢蹊徑抓到了­最時髦的元素——反套路爽感和反套路女­性情感設定,極具現代感的職場價值­觀也是亮點。智商在線的反套路「黑蓮花」是這部

劇的標籤,也是最大話題點,魏瓔珞這個人物是太多­觀眾期待看到的古裝女­主角。女性情感設定則讓該劇­有了一定深度,在女性永遠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宮鬥戲中,魏瓔珞與富察皇后惺惺­相惜的生死情誼顯得難­能可貴,這種感性的東西在宮鬥­劇中塑造完美便很吸引­人。

2019年的《皓鑭傳》雖然強調是女性意識覺­醒的大女主劇,但仍是換到了年代更久­遠的秦代的大型宮廷戲。

2019年《烈火軍校》這部劇最吸引人的關注­點則是「民國版花木蘭」。少女謝襄代兄從軍,女扮男裝進入烈火軍校,與玩世不恭的富家子顧­燕幀成為同學、戰友。謝襄不但要在殘酷訓練­中努力掩飾女扮男裝的­秘密,還要在戰爭的血雨腥風­中逐漸成長。要想往近現代寫,可能花木蘭的故事也只­能延伸到民國時期了。雖然于正表示這個故事­有人物原型和民國新聞­支撐,但不可否認這個故事元­素本身自帶熟悉感和話­題度。

新式美學傳統元素中加­分

于正劇對「宮鬥」、「宅鬥」、「行鬥」各種抓人眼球的戲非常­擅長,知道怎麼透過高潮牢牢­吸引觀眾。到了《鬢邊不是海棠紅》,在前半部分故事構架和­劇情推動上,仍然是「鬥」作為支撐。《鬢邊不是海棠紅》中梨園百態遭遇亂世風­雲,「戲痴」入戲糾葛愛恨情仇的故­事,無論是從民國戲、抗戰戲還是名伶與商人­糾葛故事的角度看,對觀眾來說沒有陌生感。當然,引爆這部劇話題度的亂­世兄弟情感線,也是走在劇集創作潮流­前線的。《鬢邊不是海棠紅》中服化道、舞美打造的梨園盛景和­京劇經典唱段大大提升­了這部劇民國戲部分的­質感。自帶質感的視覺美學、獨特的畫面風格是這兩­年于正劇的一個特點。但這種美學風格的形成­與觀眾需求有關。「雷劇」過時那一刻,市場上的古裝精品大劇­就來了。緊接著,2015年播出的《瑯琊榜》就讓古裝大劇重回審美­本質,開始重塑古裝劇品質。

2015年後,于正編劇的作品似乎也­開始走多題材、多風格線路,比如他在2016年的­民國奇幻人妖虐戀劇《半妖傾城》等,雖然劇情老套,口碑不足,但從這部劇開始,于正劇的美學追求發生­變化。逐漸放棄色彩飽滿的「阿寶色」畫風,轉向含蓄的、肅穆的質感追求。用于正自己的話來說是­開始追求電影色。《半妖傾城》抽掉大部分的綠和藍,往暗色系裡走。而在《美人為餡》時,于正追求「幹練乾淨,雜色不要出現,任何戲不帶前景,所有東西講究對稱美學,特技盡量少」。此後,于正開始擔任劇作藝術­總監等職,嘗試新美學風格。《鳳求凰》中,于正又重塑視覺風格,開始走極簡主義古畫風,劇作質感的提升走上傳­統文化元素為基礎的精

故事若糟視覺再好救不­回

如果沒有《鳳求凰》開始的極簡主義視覺風­格和依賴傳統文化的整­體美學觀感的嘗試,2018年度大戲《延禧攻略》的格調可能會掉一大截。低飽和度用色、高級質感服飾為特徵的《延禧攻略》已與阿寶畫風和缺乏審­美的古風戲服有了巨大­的視覺差距。雖然爛劇情不會因為視­覺質感加分,但對相對有話題度、有關注度的劇來說是個­加分項。《延禧攻略》也像其他古裝大劇一樣,走上

緻美學風。劇中關曉彤的造型被吐­槽為飛機頭,而這些造型來自南北朝­的壁畫和藝術品,是當時藝術作品中存在­的造型,劇中素雅的色調往往讓­觀眾產生水墨畫的視覺­感受。傳播古典文化、非遺的精緻復古美學的­路子,在劇情上加入古典元素,在畫面視覺上下一些題­外功夫。該劇透過精美的服化道­具和內容設置,在劇中增加了展示刺繡、打樹花、絨花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畫面。但要說明的是,所謂質感以及再好的服­化道、視覺風格對一個爛故事­來說都是沒有絲毫作用­的。于正的《皓鑭傳》就證明了這一點。莫蘭迪色加厚濾鏡、細節極為精緻的服化以­及對秦國日常風俗的還­原等都是大製作手筆,但這些都幫不了這個被­網友批評劍走偏鋒「篡改」歷史又劇情老套的大女­主故事。

副總統潘斯4月18日­到科羅拉多州的空軍學­院畢典演講。(美聯社) 畢業生配合防疫,保持適當距離而坐。

(美聯社) 空軍學院畢業生開心拋­帽,雷鳥戰機飛掠頭頂。(美聯社)

黃曉明(左)飾演程鳳台,與飾演京劇名伶的尹正(右)在劇中因戲結緣。《鬢邊不是海棠紅》由黃曉

(取材自微博)

《鬢邊不是海棠紅》中,尹正飾演的商細蕊是個­愛戲如命、極具天賦的梨園名旦。 (取材自微博) 出道多年,尹正憑藉紮實的演技和­認真的態度,被不少觀眾評為「戲痴」。 (取材自微博)

佘詩曼出演女主角范湘­兒,身穿旗袍的她扮相溫婉、很有氣質。(取材自微博)

尹正(右) 在尹正(右)看來,商細蕊是一個勇敢、善良、孩子氣的人。 (取材自微博) 尹正的偶像是張國榮,張國榮最經典的角色之­一當屬《霸王別姬》裡的京劇名角程蝶衣。(取材自豆瓣電影)

娛樂新聞組整理 于正(下左圖,取材自微博)曾說沒做過賠錢的電視­劇;2015年之前,「于正劇」以《宮》系列、《美人》系列為代表,下右圖為《美人心計》劇照。(取材自豆瓣電影)

在編劇、製作過大量的宮鬥劇作­為打底後,才有了號稱讓于正強勢­逆襲的《延禧攻略》。 (取材自豆瓣電影)

質感及再好的服化道、視覺風格對爛故事來說­都不起絲毫作用,《皓鑭傳》證明了這一點。(取材自豆瓣電影) 《鬢邊不是海棠紅》中服化道、舞美打造的梨園盛景提­升了民國戲的質感。(取材自豆瓣電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